|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四十五章黑燈瞎火幹壞事

第七百四十五章黑燈瞎火幹壞事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1 00:14  字數:3394

屋裡黑燈瞎火的,姚澤拿著手電筒到了屋一角的總閘處,故意在上面撥弄幾下,然後姦邪一笑,接著扭頭,裝模做樣的嘆了口氣,對宋楚楚說:「估計是線路燒斷了,今天恐怕沒法修了。」

「啊?」宋楚楚嬌呼一聲,有些鬱悶,捂著嘴道:「那可這麼辦,這麼晚了,黑燈瞎火的我一個人怎麼辦啊?」

姚澤忍住笑,正色的道:「這樣吧,我留在這裡陪你一晚上,等明天再找人修吧。」

宋楚楚的確不敢黑燈瞎火的一個人留在家,就悻悻對姚澤說:「你方便嗎?不行的話我就去住酒店吧。」

「方便方便。」姚澤趕緊道:「有什麼不方便的,有家住幹嗎要去酒店。」

「那……那好吧。」宋楚楚俏臉不自然的紅了紅,只可惜黑暗中姚澤是看不見的。

姚澤陪著宋楚楚找來蠟燭,然後在客廳點燃兩支,借著蠟燭的光線,宋楚楚給姚澤倒了杯茶,然後在他身邊坐下,帶著歉意的笑道:「是不是很無聊啊。」

姚澤搖了搖頭,含笑的望著宋楚楚,輕聲道:「怎麼會無聊,能這麼坐著靜靜的看著你就很開心。」

宋楚楚被姚澤說的臉紅到了耳後根,她帶著笑意的睨了姚澤一眼,頓時風情萬種起來,美眸如春的望著姚澤,聲音軟軟糯糯的說:「我知道你嘴巴甜,不過,這些話還是留著哄小姑娘吧。」

因為是夏天,天氣比較燥熱,宋楚楚輕輕嘆了口氣,蹙了蹙柳眉道:「這天氣太熱了,沒有空調恐怕晚上沒法睡了,還是去酒店吧。」

宋楚楚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姚澤就拉住她的手腕,輕輕往下一拉,就把宋楚楚給拉進了自己懷裡。

「呀,小澤,你幹嘛呢。」宋楚楚在姚澤懷裡掙扎幾下,姚澤卻摟她摟的更緊了,宋楚楚心裡砰砰跳的厲害,不敢再動彈了。

「楚楚姐,我好想你。」姚澤摟住宋楚楚柔軟纖細的腰身,鼻子貪婪的嗅著她身上散發的淡淡清香,心裡一陣火熱。

宋楚楚倒在姚澤懷裡,柔軟富有彈性的臀部壓在了姚澤的小腹上,那柔柔軟軟的感覺馬上讓姚澤小腹處撐起一個搭帳篷來。

宋楚楚敏感的感覺到了姚澤下面硬邦邦的頂在自己雙腿之間,一副蠢蠢欲動的姿態,呼吸變的就有些急促起來,呵氣如蘭的嬌媚道:「小澤,快別鬧。」

姚澤下身試探性的朝著宋楚楚雙腿間輕輕頂了兩下,宋楚楚長時間沒有行房過,身子極為敏感,姚澤只是那麼稍稍那麼捅了兩下,宋楚楚就感覺下身有些泛濫起來,全身也沒了力氣,癱軟在了姚澤懷裡,呼吸變的急促起來。

「小澤……」宋楚楚嫵媚的俏臉紅艷艷的,她輕聲在姚澤耳邊呢喃一聲,那嬌媚的喊聲如同春藥一般使得姚澤血液瞬間沸騰起來,摟住宋楚楚腰身的胳膊緊了緊,然後輕聲喊了句:「楚楚……」

兩人四目相望,情意濃濃,宋楚楚主動的閉上了眼睛,紅唇微微撅起,姚澤會意,嘴唇朝著宋楚楚湊了過去,兩人嘴唇貼在一起,宋楚楚摟住了姚澤的脖子,而姚澤用心的品嘗著宋楚楚香嫩的紅唇,兩人由溫柔的親吻演變成惹火的濕吻,姚澤將宋楚楚推倒在沙發上,然後壓在她身上,將她雙腿抬了起來,撩開她直筒居家裙,露出修長白嫩套裝絲襪的極品美腿。

「楚楚姐……這段時間有沒有想我?」姚澤將宋楚楚的絲襪和內褲一起扯到了腿彎處,然後挺著火熱堅挺的玩意抵在她密林深處,輕聲問道。

宋楚楚雙手緊緊的抓住姚澤的腰身,雪白的貝齒咬住紅唇,茶几上暗黃的燈光照射在她嫵媚的臉蛋上更新嬌媚,她眼神有些迷離的望著姚澤,紅唇接著輕輕張開,呼吸有些急促的低聲呢喃說:「楚楚姐想……想你了,小澤……」

「我也是,想要你了……」

噗~~

「哼……嗯……」姚澤一挺腰身,硬邦邦的下身直接沖入了玉門關,宋楚楚嬌媚的哼唧一聲,修長的雙腿死死的夾住了姚澤的腰身……

一陣瘋狂的纏綿,沙發被姚澤衝撞的發出吱吱吱的聲音,最後在宋楚楚揚著雪白的頸脖,發出高昂的媚叫時,姚澤猛的一挺腰身,接著悶哼一聲,兩人的纏綿進入了尾聲。

高潮過後,兩人緊緊相擁這感受著彼此帶來的快感,過了好一會兒宋楚楚才輕輕吁了口氣,紅著俏臉嬌聲道:「都快被你折騰死了,也不知道輕一點。」

姚澤悻悻笑了笑,望著宋楚楚完事後更加嬌艷的臉蛋,出聲道:「楚楚姐,誰讓你這麼誘人,我想溫柔都溫柔不起來呢。」

「去,下次再這樣看我不收拾你。」說完宋楚楚覺察到自己的語病,唰,俏臉又是一紅,什麼下次呀,自己再想什麼呢!

姚澤接著宋楚楚的話,得意的笑道:「好,下次我一定溫柔的對待楚楚姐。」

「不行,咱們還是得去酒店,出了一身汗,怎麼睡覺呀。」宋楚楚剛才和姚澤瘋狂的做那事,這會兒感覺身上黏糊糊的就想洗個熱水澡。

姚澤神秘的笑了笑,然後走到電閘旁邊,一下子將電閘拉了起來,啪的一聲響,客廳的燈光遽然亮了起來。

「啊?」宋楚楚驚喜的瞪大美眸,不過馬上又反應過來,轉喜為怒,惡狠狠的道:「你故意的!」

姚澤腆著臉笑道:「不這麼做,你怎麼能讓我留下。」

「小流氓。」宋楚楚嬌嗔的瞪了姚澤一眼,然後將裙擺扯了下去,紅著臉朝著卧室跑去。

沒一會兒她拿著睡衣走了出來,朝著浴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