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四十三章劉羽菲的感情

第七百四十三章劉羽菲的感情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0 15:06  字數:3439

張玲剛才聽了姚澤醉酒的話心中的震驚難以言表,頓時有些魂不守舍,一直回到家中,木訥的坐在沙發上,被李淑芬推了一把張玲才回過神。

「咋一副丟了魂的樣子,怎麼啦?」李淑芬也喝了不少酒,這會兒臉有些發燙,就給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發上休息。

「媽,你……你知道剛才姚澤和我說了什麼嗎?」張玲回過神,瞪著眼睛望著李淑芬。

李淑芬笑道:「能說什麼?難道還向你表白不成?瞧你這副模樣!」

張玲端起她媽的茶杯,咕嚕咕嚕的猛灌了一口水,然後抹了嘴唇認真的道:「他和我說,他……他是林鴻德的什麼親戚?具體的我也沒聽清楚。」

「林鴻德,什麼林鴻德啊?」李淑芬一臉茫然的問道。

這是從書房走出來的張愛民聽了妻子的話,不由得笑道:「你喝糊塗了?連林總理都不知道了?」

「啊?」李淑芬怪叫一聲,然後扭頭望著張玲,出聲問道:「剛才姚澤對你說,他是林鴻德的親戚?」

張愛民聽了也跟著湊了過來,「你們在說什麼,什麼林鴻德的親戚?」

張玲就悻悻道:「爸,剛才姚澤醉酒和我說他是林鴻德的什麼親戚,林鴻德啊,那可是遙不可及的人物,怪不得這個姚澤年紀輕輕就能做一市之長,原來有這麼強硬的後台。」

張愛民聽了張玲的話,頓時板著臉斥責道:「胡說八道,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麼?以後這種事情不許隨便說。」斥責完張玲,張愛民皺眉的坐到沙發上,然後一臉嚴肅的低頭沉思。

張玲就輕聲道:「爸,我覺得姚澤說的有可能是真的呢,不都說酒後吐真言嗎?保不齊他就是皇親國戚呢。」

「應該不會。」張愛民搖了搖頭,說:「姚澤是土生土長的江平人,我從來沒聽說過他有什麼中央的親戚,如果真有這樣的背景,在官場上,這種事情根本是瞞不了多久的,應該是醉酒後的胡言吧。」張愛民解釋道,旋即又一臉嚴肅的提醒張玲說:「今天的事情你日後不要再提,把它忘掉,知道嗎?」

張玲悻悻點頭,然後答應一聲。

和妻子聊了幾句,張愛民又回了書房裡,坐在椅子上,想著女兒剛才說的話,心裡暗自揣摩,姚澤是皇親國戚的可能性,最好還是被他給否定掉了。

姚澤的升遷史張愛民再清楚不過了,雖然有一部分的運氣成分和沈江銘給力的運作,但是說來說去他也是看著姚澤一步步爬上來的,似乎根本和燕京那邊掛不上鉤,想來想去,張愛民不由得苦笑一下,自己何必在這裡庸人自擾,姚澤是不是皇親國戚都影響不了自己,搖搖頭,他拿起眼鏡戴了起來,然後低頭去看文件。

……

第二天早上姚澤醒過來的時候感覺身子都快散架了,慢悠悠的坐了起來才發現自己在沙發上睡了一夜,昨天晚上他是怎麼回來的竟然全然不知。

「喝酒誤事,以後可不能這麼隨著性子喝了。」姚澤苦笑的揉了揉酸痛的太陽穴,然後穿上鞋子去洗漱。

向成東一大早就等在姚澤家門口,姚澤推開門時正巧也瞧見張愛民開門,「早啊,張書記。」姚澤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

張愛民笑著道:「早,我還以為你早起起不來了呢。」他朝著姚澤車子往了一眼,繼續笑道:「姚市長,我坐你便車上班,今天司機有事情請假了。」

兩人坐在車中,見姚澤不時的蹙眉揉太陽穴,張愛民就笑問道:「你知道昨天是怎麼回去的嗎?」

姚澤苦笑道:「這個真不知道,該不會是張書記送的吧?」

張愛民笑道:「是我女兒。」

「哦。」姚澤點了點頭,然後笑道:「替我謝謝她。」

「好。」張愛民笑了笑,然後朝著姚澤看了兩眼,試探的問道:「姚市長還記得自己昨晚上說了什麼嗎?」

聽張愛民這麼問,姚澤心裡一突,難道酒後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姚澤心裡有太多的秘密,如果真是把心中的秘密給說了出來,那麼事情可就鬧大了。

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道:「實在是記不得了,張書記,我該不會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胡話吧?」

張愛民笑道:「這倒沒有,我隨便問問,姚市長別放在心上。」

姚澤笑著點頭,心裡卻是有些不好的預感……

下午,姚澤正在辦公室聽取市建設局局長彙報工作進展,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劉羽菲打來的,想來已經是到江平了,有杜局長在,姚澤不好去接聽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杜長明也算是個混跡官場多年的老油條,察言觀色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見姚澤掛了電話,肯定是不想在自己面前接聽,就合上手裡的文件,悻悻笑道:「姚市長您有事就先忙吧,文件裡面詳細的記載了最近一段時間的工作進展以及未來兩個月的發展戰略,請姚市長閑暇是過目一下。」

姚澤含笑的讓杜長明將文件放在辦公桌上,然後又鼓勵杜長明一番,只把杜長明鼓勵的血液沸騰才樂呵呵的離開。

等杜長明走後,姚澤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才將電話又給撥了過去。

電話那頭,劉羽菲接通後輕輕喂了一聲。

姚澤就笑著解釋說:「剛才有人,所有……」

「我知道呢。」劉羽菲語氣輕快的笑著道。

姚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窗戶邊,望著窗邊的仙人掌,笑問道:「到江平了吧?」

劉羽菲輕輕恩了一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