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四十二章醉酒失言

第七百四十二章醉酒失言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0 01:40  字數:3661

天空變的昏沉沉的,淅瀝瀝的小雨一直沒有停,燥熱的天氣因為雨水使得空氣變得有些沉悶起來,車子駛進市委家屬院,姚澤吩咐向成東把車子停在了張愛民的屋門口。

「你下班吧,不用等我了,我今天就住在市委家屬院里,明天早上來接我就行了。」姚澤推開車門,向成東趕緊將雨傘遞給姚澤。

姚澤笑著擺手說:「你用吧,就這兩步路,淋不死人。」正和向成東說著話,另一輛政府車牌的車子開了過來,姚澤站直了身子望去,只見,黨委副書記葉兆國推開車門,含笑的朝姚澤走了過來。

「姚市長,下班了還說和你一起走呢,沒想到你先到了一步。」葉兆國走上前去和姚澤握手,姚澤笑眯眯的裝作不知所以然的道:「你也是來張書記這裡混吃的?」

葉兆國哈哈笑道:「是啊,外面笑著雨呢,姚市長,咱們趕緊進去吧。」

兩人邁著步子朝著張愛民家走去。

客廳里,張愛民的妻子李淑芬給姚澤和葉兆國倒了水之後就去廚房做飯,張愛民則給姚澤和葉兆國遞煙,然後在兩人身邊坐下,笑道:「咱們很難有這種機會這麼閑情的聊天啊。」

葉兆國笑著點頭,將煙給點上,抽了一口後,眯著眼睛道:「整天有忙不完的事情,政府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了,每天都鬧心啊,想要閑下來也不可能閑得下來。」說完,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姚澤,然後笑道:「自從姚市長來了江平,咱們市委市政府扭成一根繩,倒是比以前好了許多,人民內部團結了比什麼都重要。」

葉兆國的話中有話,姚澤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是的,要搞好工作的前提就是人民內部的團結嘛,不團結任何事情都沒法幹下去。」姚澤笑著點頭,然後抿了口茶,將煙點燃,輕輕吸了一口,神色平靜。

姚澤知道葉兆國一直嚮往調動的事情提,不過葉兆國現在沒有說明確姚澤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葉兆國大口大口的抽著煙,見張愛民也沒有往那件事情上提,就偷偷朝著張愛民使了個眼色,張愛民確實笑眯眯的點頭,然後開口道:「姚市長,我想今天叫你過來喝酒的目的以你的能力,應該能夠猜出個十之**吧。」

姚澤將手裡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笑著點頭說:「現在盯著我這個位置的人很多啊。」

葉兆國就尷尬的在一旁咳嗽,任誰有這種機會都不會錯失良機的去爭取一把,他喝了口茶清清嗓子,然後笑著道:「姚市長,無論如何還請你多多幫忙,省委選江平市長很多意見都得聽取你的,我老葉在江平幹了二十多年了,在副書記的位置也幹了十來年了,如今有這個機會當個市長也不為過吧?」

葉兆國說話的時候有些激動,因為沒有關係的緣故,葉兆國已經錯失了幾次升遷的機會,很多沒有他資歷高的人都已經混的比他好,葉兆國做官太過死板,喜歡埋頭干實事,不喜歡搞那些歪門邪道巴結上司的事情,以至於很多機會和他失之交臂。

張愛民輕輕嘆了口氣,心裡暗道葉兆國陳部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後笑眯眯的對葉兆國道:「老葉你別激動,姚市長又沒說不幫你。」

這時候酒菜已經入桌,張愛民就請姚澤和葉兆國過去吃飯。

從廚房裡面出來一個年輕女子,端著一盤才走到桌子這邊,姚澤這次發現廚房裡面不止是張愛民的老婆,還有這位年輕的姑娘,難道是他的女兒?

姚澤正想著,旁邊的張愛民已經笑了起來,然後道:「玲玲,快叫人,這位是你姚……咳咳姚叔叔,那位是葉叔叔。」

張愛民的女兒張玲朝著姚澤望了一眼,見姚澤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大,不由得一愣,父親竟然讓我喊這小子叔叔?

她驚詫望著父親,「爸,他……」

「什麼他啊他的,一點禮貌都沒有,這位是你老爸的同事,姚澤,姚市長,你喊聲叔叔難道還虧了不成。」張愛民沒好氣的笑著介紹。

見張玲一臉的不高興,姚澤就搶著笑道:「各按各的算吧,喜歡怎麼喊就怎麼喊,不強求。」

張玲這次緩和臉色,笑著喊了姚澤一聲哥,然後又扭頭喊了葉兆國一聲叔叔。

張玲長的倒是和她母親李淑芬有幾分相似,可以看出李淑芬年輕的時候長的還不錯,聽張愛民講,李淑芬年輕的時候當過舞蹈老師,五官倒是挺標緻,她女兒張玲皮膚白皙,五官倒是比她母親李淑芬稍微差了一點點,不過,屬於耐看型,相貌還算清秀。

「這孩子啊不懂事,大學學的東西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李淑芬端著一盆湯走了出來,笑眯眯的睨了女兒一眼,然後將湯小心的放在桌子上,解開圍裙道:「你們先吃著,菜已經上齊了,我去洗個手過來陪你們喝幾杯。」

葉兆國在一旁笑道:「嫂子還能喝酒啊?」

張愛民在一旁苦笑道:「能喝著呢,恐怕你都不是她的對手。」

葉兆國笑道:「那我可得悠著點,免得待會兒鑽了座子底。」說完,幾人一起笑了起來。

張玲站在他父親身邊,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姚澤,這傢伙年紀輕輕的怎麼就當上市長了,自己父親也是快五十了才當上市委書記,這差距也太大了吧,難道這小子有很強硬的後台?

見張玲一直注視著自己,姚澤就扭頭笑望著張玲道:「我臉上有髒東西嗎?」說著話就伸手摸了摸臉頰。

張玲聽了臉一紅,然後悻悻笑著搖頭,張愛民就笑著對張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