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三十二章江山與美人的選擇

第七百三十二章江山與美人的選擇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14 17:09  字數:3533

車子緩緩停在了農業部辦公大樓下面,姚澤從車中走了出來,望著頭頂上方紅旗飄飄,心中竟有種說不出的豪氣,心想,也許有一天自己也能在燕京那最神秘且富有權利的地方辦公。

黃文璇隨著姚澤身後鑽出車子,見姚澤仰頭望著紅旗,不由得抿嘴一笑,出聲提醒道:「姚市長,許部長還等著呢,他可是念叨你很久了。」

姚澤回過神,歉意的笑了笑,道:「我還真不希望許部長念叨我,我怕他對我期望越大最後失望也會越大。」

黃文璇輕輕嘆了口氣,道:「姚市長,如果我是你我肯定會選擇留在燕京。」

姚澤撇嘴笑了笑,也不接話,邁著步子朝著辦公大廳走去。

在黃文璇的帶領下,姚澤來到了五樓許莊嚴的辦公室外面。

咚咚咚!

黃文璇輕輕敲了敲許莊嚴辦公室的房門。

裡面傳出許莊嚴中氣十足的聲音:「請進!」

黃文璇伸手輕輕推開房門,含笑的對正低頭辦公的許莊嚴道:「許部長,姚市長來了。」

許莊嚴這才抬頭朝著姚澤笑了笑,然後對黃文璇道:「人事司那邊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你過去看看吧。」

黃文璇點了點頭,然後朝著姚澤笑了笑,經過時,黃文璇輕聲道:「姚市長晚上如果沒什麼安排,我請你吃飯。」

姚澤微微愣了一下,不知黃文璇什麼用意,但見黃文璇認真的望著自己作答,姚澤只好笑著點頭,說:「如果沒事我肯定赴約。」

望著黃文璇出門,許莊嚴樂呵呵的站了起來,然後親切的和姚澤握手,讓姚澤到沙發上做,他親自為姚澤倒了杯茶水,然後坐到姚澤身邊,笑道:「一路舟車勞頓,辛苦你了,原本是打算先給你安排賓館住下,只不過,待會兒有位大人物想要見你,明天他得出國,所以只能安排到這個點來見面。」

許莊嚴嘴裡說出的大人物倒是讓姚澤驚訝了一把,不由得抹汗問道:「許部長,您說的大人物是誰啊?可別把我嚇著。」姚澤和許莊嚴倒是見過幾次面,過年到燕京來還去了許莊嚴家拜年,姚澤倒是覺得許莊嚴對他不錯,沒有上架的架子,倒是像個和藹的長輩,於是乎,姚澤在許莊嚴面前倒是少了初見時的拘謹,說起話來也不那麼見外了。

許莊嚴見姚澤一副怕怕的模樣,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道:「你見過的,何安國副總理,記得你們第一次見面也是在我的辦公室,咱們三人還真是有解不開的緣分吶。」

姚澤初到燕京來開會時倒是在許莊嚴的安排下與何副總理見過一面,只不過那時候姚澤太過緊張,倒是沒和何安國副總理聊出什麼名堂來。

和國家領導人會談,姚澤沒嚇尿就不錯了,更別說去頭腦清醒的談事情。

「許部長,何總理這次找我要談什麼?」姚澤輕輕吁了口氣,仍然有些緊張。

許莊嚴笑了笑,指著姚澤跟前的杯子道:「喝茶,你別緊張啊,又不是沒見過,這麼拘謹做什麼,總理就不是人么?瞧你嚇的!」

「他找你能談什麼,還不得是農改的事情嗎,何總理一直都是非常這個事情,在中央也是第一個支持這次農改的國家領導人,何副總理很看好你啊,你好好表現,以後前途自然不可限量,年輕人,得把握時間才是。」許莊嚴對著姚澤笑了笑,其實是在暗示姚澤很有必要調到農業部來工作。

至少現在,許莊嚴很希望姚澤調過來。

姚澤端起茶杯,微微小抿了口茶水,心中篤定,不就是和副總理談話么,有什麼可緊張的,自己連納蘭初陽、林鴻德那樣的超級大人物都見過,在何副總理面前還有什麼可怕的。

「許部長,其實我明白您的心意,只是我現在還真沒法放下江平,我剛調去江平做市長不足一年,眼看著江平在咱們市委領導班子的帶領下發展的越來越好,我還沒能為江平做多少事情就又要被調走,實在是心有不甘啊。」姚澤輕輕嘆了口氣繼續道:「而且以我如今的資歷,恐怕也沒有資格調到如此重要的農業部擔任什麼要職。」

許莊嚴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苦笑道:「你認為資歷很重要?所謂的資歷不都是一句話的事情,你作為江平市市長,如果想提拔一個鎮長去縣裡做副縣長,只要你用心運作,即便他資歷不夠坐上副縣長的位置,但是在絕對權力的面前,資歷就變的可有可無了。雖然這話我不該對你說,但是,姚澤,現實就是如此,如果你沒有夠強大的後台以及強大的人脈,即便是資歷再高又有什麼用?就比如有些公務員,在單位熬上一輩子,也依然是個普普通通的科員,難道說他的資歷不夠?不,他資歷肯定是夠了,但是卻苦於沒人提拔,只能在機關里苦苦的掙扎……」

以許莊嚴的性子,其實很少會對誰推心置腹的這麼說話,自從幾年前,兒子部隊執行任務身死之後,徐莊嚴更加寡言少語,自從見到姚澤後,那種與身居來的父愛感再次慢慢的充斥心扉,瞧見姚澤,徐莊嚴似乎看見了自己犧牲了的兒子許俊傑。

所以,他對姚澤說話不會像對官場的老油條那樣,說話遮遮掩掩虛虛實實的。

姚澤聽了許莊嚴的話,低頭沉默下來,許莊嚴的話對,若是拿資歷和背景比,資歷確實算不了什麼,就拿自己說,若不是遇到沈江銘、唐順義這些高官,自己也許還在機關里當著名不見經傳的小科員,不知道混到什麼時候去了,自從遇見沈江銘自己仕途的道路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