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二十九章分析案情

第七百二十九章分析案情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13 03:47  字數:3539

工商局局長賀滔受到何萬宗的託付將市警局局長畢康福給約了出來。

江平大酒店的包廂內,何萬宗笑呵呵的將酒給畢康福滿上,然後偷偷朝著賀滔使眼色。

賀滔會意的笑了笑,然後舉起杯子,對畢康福道:「畢局,這杯酒我敬你。」

畢康福就擺手,一臉沉著的道:「先說事兒吧,免得這酒我喝著瘮的慌。」

何萬宗就笑呵呵的道:「確實是有事情想求畢局長……」

「是這樣的……」賀滔接著何萬宗的說道:「這兩天市偵查大隊的白燕妮警官不是在查一件案子么,畢局長知道嗎?」。

「你想害我……」畢康福望著賀滔,然後似乎明白些什麼,立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色有些陰沉了。

賀滔詫異道:「畢局,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我的為人你還不了解,我怎麼會坑你呢!」

「你把我叫過來,難道不是為了白燕妮辦的案子?」畢康福不悅的說道。

賀滔聽畢康福這麼說,頓時就嚴肅起來,趕緊道:「畢局,是不是有什麼情況?給老弟透露透露吧。」

畢康福沒去看賀滔,而是把目光看向何萬宗,道:「這位就是何老闆吧?」

「是是。」何萬宗趕緊笑著點頭,若不是有是求著畢康福,他怎麼會做這種點頭哈腰的事情。

畢康福哼了一聲道:「你自求多福吧,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說完,不管賀滔以及何萬宗獃滯的目光,邁著步子走出了包廂。

「完了,完了……」賀滔一臉的焦急之色:「這下真完了,看畢福劍這種表現,肯定是有大人物插手這件事情了,否則他不會躲我們像躲掃把星……以前我和他關係挺好的,如果放在一般的案子,他一定會賣我點面子給我提供點內幕,現在他所表現的……」賀滔臉色一驚:「啊,該不會是市委的哪個領導盯著這個案子吧?」他瞪著何萬宗道:「你怎麼搞的,一個女人都看不住,這下被你給害死了。」

何萬宗沉著臉悶頭喝了兩口茶水,然後陰森著臉道:「要不,把那個查案的女警給……」何萬宗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你有病吧?!」賀滔氣急,怒聲道:「你腦子是不是出毛病了,即便是被查出來了,大不了坐牢,但是如果殺了警察被抓住那是要殺頭的。」

「那你說該怎麼辦?」何萬宗重重嘆息一聲,不過旋即又道:「應該查不出什麼吧,我沒留下什麼把柄啊,即便那個女人想告我,她總得有證據,她說我性虐待她了,難道我就性虐待她了,現在是講證據的社會。別慌張,咱們可別先自亂了陣腳。」何萬宗安慰賀滔道。

賀滔悶頭喝了口白酒,道:「如果因為這個破事讓我丟了官,我和你沒完。」

……

傍晚,白燕妮的父母從縣裡跑來看白燕妮,原本白燕妮正在賓館裡向李文靜詢問何萬宗具體犯罪的經過,接到她父親白曦易打來的電話,她只好安慰李文靜耐心等待,然後離開賓館到家附近的菜市場買了些菜,然後在小區門口碰到老兩口。

「爸媽,你們怎麼現在跑過來了?」見她爸媽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東西站在小區門口,白燕妮詫異的問道。

「這不,給你帶些乾貨來吃。過年剩下不少呢,你媽怕你嘴饞,就把干雞干鴨全拎了過來。」白曦易笑呵呵的說道。

母親徐蘭桂拎著一個包裹笑道:「要不我和你爸都住在這裡,平時可以照顧你的日常起居,你在市裡工作這麼忙,平時恐怕都吃不好飯吧?」

白燕妮挽著徐蘭桂的手,俏皮的嗔怪說:「媽,我又不是小孩子,別把我說的這麼沒用成么?」

徐蘭桂就點了一下白燕妮的額頭,道:「我還不了解你的性子,一工作起來就不要命了……」

回到家,白燕妮將菜拿進廚房,徐蘭桂要去幫忙,白燕妮笑著將徐蘭桂推了出去,道:「你和爸看會兒電視,我來做飯,很快的。」

徐蘭桂就點了點頭,去了客廳,抓著瓜子磕了起來。

「喂,老頭子,咱女兒一直這麼單著也不是個辦法啊,你說她和那個混蛋離婚之後這麼久了,也不找一個,真是愁死人了。」徐蘭桂想起女兒的婚姻,心裡就犯起了愁。

白曦易看著電視,聽了徐蘭桂的話,沒好氣的瞪了徐蘭桂一眼,低聲道:「你有完沒完,等會兒別在女兒面前提這事。」

「我知道,哎,我也就和你說說,我和她說這個她又該犯了。」兩人正說著話,門鈴響了起來。

徐蘭桂愣了一下,道:「誰呢?老頭子開門去。」

「你去。」白曦易正看著新聞聯播,推了推徐蘭桂讓她去開門。

徐蘭桂就瞪了白曦易一眼,將手裡的瓜子放在茶几上,然後就起身去開門。

「嗨~~」房門打開,姚澤笑眯眯的朝著徐蘭桂繞手,見不是白燕妮,他不由得一愣。

徐蘭桂也是一愣,接著微微蹙眉,端詳的看了姚澤幾眼,覺得有些熟悉……

「伯……母。」姚澤尷尬的老臉一紅,以為白燕妮一個人在家,這才偷偷溜了過來,準備給白燕妮一個驚喜,這驚喜可真是把自己給驚住了。

「你是?」徐蘭桂疑惑的望著眼前這名西裝革履的帥氣年輕人出聲問道。

姚澤撓撓頭道:「以前和白警官去您家吃過飯,我是姚澤……伯母還記得嗎?」。

「姚澤……姚澤……」徐蘭桂嘀咕兩聲,猛的雙眼一亮,驚喜道:「是姚澤啊,記得記得……姚縣長嘛,怎麼會不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