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二十八章性虐待案

第七百二十八章性虐待案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12 12:40  字數:3424

何萬宗萬萬沒想到,警察會這麼快就找上門,也斷定了那個小娘們逃出去後報了警。

望著站在門口,身穿警察制服的漂亮女人,何萬宗臉色帶著笑意的問道:「請問警察同志有何貴幹啊?」

「我是市刑警大隊的白燕妮,有一樁刑事案件需要你配合我們調查一下。」白燕妮掏出證件,伸到何萬宗面前,一臉嚴肅的說道。

何萬宗瞅了一眼白燕妮手中的證件,然後點點頭,別開身子,讓白燕妮和一名男警察進去。

「隨便坐。」何萬宗指著沙發,然後對一名女佣人吩咐道:「去給兩位警官倒茶。」然後笑眯眯的問道:「不知兩位警官有什麼要問的,我可是老實商人,從不做違法亂紀的事情。」

白燕妮坐在沙發上,然後臉色沉著,一絲不苟的道:「做沒做違法亂紀的事情,你說了不算,我算了也不算,得證據說話。」她將手中的本子遞給那名男警察,吩咐道:「小劉,你來做筆錄。」然後扭頭凝視著何萬宗,一字一句的道:「今天有一名自稱是淮源某大學的女學生到警局告你綁架、強姦、**她……」

「這怎麼可能,根本沒有的事情……簡直是污衊!」白燕妮還未說完,何萬宗已經氣憤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一臉的憤怒之色。

「請配合我的工作。」白燕妮冷眼望著何萬宗,道:「那麼我問你,你認識李文靜嗎?」

何萬宗愣了一下,慢慢的坐了回去,心裡有些心虛,到底承不承認認識那小娘們?

「難道認不認還需要想嗎?」白燕妮當警察也有好幾年了,也算是有些辦案經驗,從何萬宗的表現來看,他確實是存在著問題的,雖然不一定能全信那個姑娘的話,但是至少,何萬宗肯定是對那姑娘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否則他臉上不會露出陰晴不定的表情,一個人再如何狡猾,遇到無法確定的事情時,臉上總會露出一些破綻。

「那個……」何萬宗舔了舔舌頭,喉嚨哽咽一下,艱難的說:「我……我認識她!」

「認識就認識,吞吞吐吐幹嗎,心虛啊!」一旁記錄的男警察沒好氣的說道。

何萬宗見佣女端來茶,就笑著轉移話題,道:「來來,兩位警官喝點茶。」

白燕妮擺手道:「不用來。」然後繼續問道:「既然你們認識,那麼請你告訴我,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何萬宗朝著旁邊的女傭使了個眼色,讓她退下去,然後笑了笑,說:「我們是在酒吧認識的,她是酒吧的陪酒女。警官,認識個陪酒女不會犯法吧?」

白燕妮沒理會何萬宗的話,讓男警察做好筆錄,然後又繼續問道:「在酒吧相遇那天,你是不是出了三萬,讓她陪你睡覺?」

何萬宗也不抵賴,心想大不了就是告我個嫖宿,多大的事兒啊,於是點頭道:「是的,我喜歡她。」

「喜歡?」白燕妮冷笑一下:「用金錢買來的交易和喜歡能沾上邊,你只不過是發泄自己的**罷了,何必說的冠冕堂皇。」對待愛情這種問題,許多女人都極為敏感,也包括白燕妮,見何萬宗厚顏無恥的說喜歡那姑娘,白燕妮恨不得將茶几上一杯滾燙的茶水潑他一臉,看他那臉皮怕不怕燙。

「這是我的私生活,警官,您跑題呢。」何萬宗語氣平淡的道。

白燕妮壓制心中對何萬宗的極度厭惡,繼續沉聲問道:「你們發生關係之後,你用迷藥把她迷暈了,然後帶到了江平來,有沒有這事兒?」

何萬宗連忙搖頭:「沒有的事情,可別誣賴我。」

「好,你可以不承認,等我調出你家附近的攝像頭,以及街道附近的監控器,如果那女孩子是從你家跑出來的,那麼你知道是什麼後果……」白燕妮眯著眼睛冷笑的望著何萬宗。

何萬宗聽了臉色一變,「就算她來過我家,也不能證明就是我綁架過來的啊。」

白燕妮目光冷冰冰的道:「那麼你現在又說她來過你家是什麼意思?你說話前後不一,難道是心虛了?」

「這位警官,如果你再這麼一副審犯人的態度對我,我可以拒絕你的詢問。」何萬宗也不是省油的燈,見白燕妮咄咄逼人,冷嘲熱諷頓時來了怒氣。

白燕妮冷哼一聲,然後道:「我需你的房子……」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直接朝著二樓走去,因為來之前,李文靜已經將她被關的房間告訴了白燕妮,只要找到李文靜被關的房間就一定能夠找到蛛絲馬跡。

見白燕妮直接朝著二樓走去,何萬宗臉色一變,心中一突,頓時有些慌了神,竟然忘記收拾那個房間……

「你不能上去!」何萬宗情急之下喝了一聲,然後上前幾步擋住白燕妮:「你們沒有搜查令,憑什麼隨便在我家搜查。」

白燕妮凝視著何萬宗,笑道:「我搜查了么?我說了,只是隨便看看你緊張什麼?」

「請你們馬上出去,我會找我的律師投訴你們的。」何萬宗怒聲道。

白燕妮來之前確實是沒有搜查令,因為她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何萬宗對李文靜有**行為,所以只能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過來看有沒有什麼收穫,到此時,白燕妮收穫頗多,至少以她的經驗判斷,李文靜所講述的都是真事。

「好,我們走。不過,何先生,如果有了新的證據我們就不會再過來,而是要請你去警局坐坐了。」白燕妮朝著男警察使了使眼色,然後朝著屋外走去。

剛走到門口,三個彪形大漢急急忙忙闖了進來,也沒注意道白燕妮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