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二十二章瘋狂的粉絲

第七百二十二章瘋狂的粉絲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09 06:29  字數:3570

見遊客們全部朝著劉羽菲這邊衝來,三名便衣警察趕緊將劉羽菲護在其中,女科員嚇的拿起電話趕緊將事情彙報給宣傳部部長,宣傳部部長得知消息後,臉色一變,吩咐女科員一定要保護好劉羽菲,掛斷電話後又馬上將電話撥到姚澤這裡。

此時姚澤正在和書記張愛民商量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的開幕儀式的具體方案,接到曾長軍部長的電話,他笑了笑,問道:「曾部長有什麼事嗎?」

曾長軍急切的道:「姚市長,不好了。」

姚澤聽曾長軍語氣焦急,臉色嚴肅起來:「怎麼呢?」

曾長軍趕緊道:「劉羽菲小姐在魚梁洲玩的時候被旅客發現了,現在有一大批旅客朝著她們圍了過去,情況緊急,得趕緊採取措施,否則出個什麼意外的話就……」

姚澤當即沉下臉,道:「馬上吩咐市局,調一批警察過去維持現場的持續,我馬上趕到現場。」掛斷曾長軍的電話,姚澤簡略的將事情和張愛民說了一遍,然後急急忙忙的朝著魚梁洲趕去。

「你們三個趕緊護著劉小姐先走。」見人越來越多,那名女科員當機立斷,趕緊吩咐那三名便衣先護著劉羽菲離開。

「劉羽菲……真是劉羽菲……女神,給我簽一個名。」

「哇,劉羽菲,我竟然見到真人了。」

「太漂亮了,簡直比電視上還要漂亮。」

先來的人潮朝著劉羽菲擠了過來,三名便衣艱難的伸開雙手阻擋他們前進。

劉羽菲被護著身後,尷尬的笑了笑,被蘇小菲拉著從側面離開。

「女神,別走啊,給我簽個名…….」突然,一名瘋狂的粉絲掙脫開三名便衣警察的攔截,朝著劉羽菲沖了過去。

瞧見那個人高馬大的傢伙沖了過來,一副要擁抱劉羽菲的姿勢,把劉羽菲俏臉的俏臉一白。

幸虧蘇小菲反應靈敏,擋在了劉羽菲面前,那瘋狂的粉絲沒撲到劉羽菲卻撲到了蘇小菲身上,而劉羽菲因為突如其來的狀況,猛的向後一退,被一塊石頭絆到,穿著運動鞋的腳一下子崴了下去,頓時感覺到腳跟要斷了似的。

嘶!

劉羽菲疼的倒吸一口涼氣,漂亮的柳眉微微蹙到了一起。

蘇小菲一把推開那名男粉絲,見劉羽菲蹙眉,就關切的問道:「羽菲,咋了?」

「腳扭了。」劉羽菲咬咬呀,疼的蹙著眉頭。

「真煩!」蘇小菲見人潮人海的人繼續朝著這邊湧來,而剛才已經錯過了逃離的最佳時期,就抱怨的說:「這個姚澤也真是的,也不知道多派幾個人保護你,這叫什麼事兒嗎。」

劉羽菲輕聲道:「這也不能怪姚市長啊,他怎麼會知道發生這種突然情況。」

女科員被一群衝散之後有拚命的擠了進去,和三名便衣警察一起護著劉羽菲,她怕劉羽菲一個不高興,憤怒的離開江平,到時候領導如果怪責下來她就可得吃不了兜著走,於是安慰的笑道:「劉小姐您別怕,我已經通知領導了,他們馬上派人過來。」

劉羽菲點頭,幾人艱難的朝外面走出,而那三名便衣已經汗流浹背。

剛走到魚梁洲通往市區的大橋邊,突然人群中一名男子舉起手中的一瓶礦泉水朝著劉羽菲這邊砸了過來,風風火火朝這邊趕來的姚澤剛靠近劉羽菲,恰巧瞧見了這一幕,臉色一變,猛的一把將劉羽菲給推開,拿半瓶礦泉水直接砸在了姚澤的後背發出嘭的一聲響。

而正往這邊趕過來的市局局長以及組織部部長曾長軍瞧見姚澤被砸,頓時嚇了一大跳,曾長軍也顧不了自己肥碩的身軀,快步的衝到了姚澤身邊,然後將姚澤和劉羽菲護在身後,這時候市局局長帶著一大批警察朝著這邊趕來,迅速將現場混亂的持續給鎮壓住。

一名便衣剛才瞧見了那名故意扔礦泉水瓶子的男人,見他想乘亂逃離,就上前幾步拽著他的胳膊,然後一扭,將他壓在了地上。

姚市長,你們先離開,我來維持這裡的持續,見警察將姚澤和劉羽菲護在裡面,抹著汗的警察局局長趕緊說道:「車子就在外面,曾部長帶著姚市長先離開吧。」

「好,那就辛苦你了。」

……

好不容易走上了大橋,坐進了準備好的車子,姚澤劉羽菲和蘇小菲坐在後排,曾長軍部長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吩咐司機開車。

等車子平穩的啟動後,劉羽菲將目光看向姚澤,關切的問道:「剛才謝謝你了,你沒事兒吧?」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道:「沒事兒,我皮糙肉厚,沒什麼大不了的。」

「劉小姐,太抱歉了,是我的工作沒做好,讓你受委屈了。」曾長軍扭頭一臉歉疚的對劉羽菲道歉。

劉羽菲笑著搖頭道:「沒事兒,這種事情我經常遇到,已經是家常便飯了,曾部長不要放在心上,作為公眾人物,遇到這種事情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將劉羽菲送回到江平大酒店,曾長軍還有事情要去辦,就率先離開。

姚澤親自將劉羽菲和蘇小菲送到酒店,打開門,劉羽菲笑著邀請道:「進來喝杯茶吧。」她又扭頭看著蘇小菲,道:「小菲,你先去離間裡面,我有事情要和姚市長談。」

蘇小菲疑惑的看了劉羽菲一眼,不過還是點頭進了豪華客房的離間,她不明白劉羽菲和姚澤有什麼好談的,而且總感覺兩人似乎以前就認識似的。

等離間的房門被關上後,劉羽菲一瘸一拐的去給姚澤倒茶,姚澤就問道:「你的腳怎麼了?」

劉羽菲苦笑道:「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