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一十八章怎麼又硬起來了

第七百一十八章怎麼又硬起來了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07 13:38  字數:3621

晚上,市委書記張愛民和市長姚澤正在江平大酒店宴請省里下來視察主管經濟的副省長。

酒過三巡,姚澤電話響了起來,他朝著副省長李恆柱歉意的笑了笑,然後走到一旁,接通電話後輕鬆道:「老李,咋了?有事兒趕緊說,我現在正忙著呢。」

電話那頭,李俊陽把晚上的事情給簡略的說了一邊後,姚澤臉色漸漸陳沉了下來,他低聲責怪道:「胡鬧,這種事情是隨便開玩笑的嗎?怎麼能讓女同志來做著這種事情,我看你們這些大老爺們是越活越回去了。」

李俊陽被姚澤說的老臉一陣臊紅。

姚澤繼續問道:「她沒事兒吧?」

「嗯,沒事兒,就是崴了腳,已經把她給送回去了。」李俊陽輕聲說道。

原本李俊陽想著這件事情要不要瞞著姚澤,仔細尋思,這件事情怎麼可能滿的住呢,與其讓姚澤日後通過別的渠道知道,還不如自己現在親口先告訴他,免得日後他對自己心生不滿。

「嗯,沒事兒就好,我現在正忙著,詳細的晚點再聊。」

掛斷了李俊陽的電話,姚澤心裡一直為白燕妮擔憂,也沒有了在繼續陪酒的心情,就走到張愛民身邊,輕聲和張愛民嘀咕兩句,接著就站了起來,舉起杯子,歉意的道:「李省長,真是抱歉,剛才接到電話,有些事情需要去處理一下,我再敬您一杯,喝了這杯我恐怕得先走了。」

李恆柱含笑的點頭,舉起杯子與姚澤共同一飲而盡,而後道:「沒事,正事要緊嘛,你趕緊去吧,有時間咱們單獨聊一聊。」

姚澤聽了李恆柱的話,微微一愣,見李恆柱滿含深意的對自己微笑,姚澤心裡大概有些明白,就笑著點了點頭,道:「等有時間了,我去省里專門的拜會李省長您。」

走出江平大酒店,姚澤輕輕吁了口氣,司機已經將車子開到了姚澤身邊。

姚澤吩咐司機下車,然後獨自開車朝著白燕妮那裡駛去。

路過藥店,姚澤買了一些治療跌打損傷的中藥,然後又去超市買了些熟食,這才去了白燕妮那裡。

敲著白燕妮的房門,裡面傳出白燕妮嬌柔清脆的聲音:「誰啊!」

大概是受了剛才的影響,白燕妮此時整顆心都還是懸掛在半空中。

「是我!」姚澤笑著答應一聲。

聽見姚澤的聲音,白燕妮趕緊將房門打開,臉上含笑的說:「李叔是不是告訴你了?」

「你怎麼知道?」姚澤笑著走了進去,隨時將房門關上。

白燕妮道:「我剛回家還沒多久呢,你就找了過來,能不是他說的么?」

姚澤將熟食放在小客廳的餐桌上,然後扭頭望著身穿紅色緊身連衣裙的白燕妮,道:「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怎麼就不知道愛惜自己呢?」

白燕妮走了過去,挽住姚澤的隔壁,嬌聲道:「知道啦,我以後注意就是了,別生氣嘛。」

姚澤瞪了白燕妮一眼,然後又輕輕嘆了口氣,溫聲道:「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情,我會多難過嗎!」

白燕妮將臉貼在姚澤胸口,嬌聲道:「對不起啦,我以後肯定不瞎來讓你擔心了。」

姚澤笑了笑,朝著白燕妮嫩白的俏臉捏了一下,道:「還沒吃飯吧,剛才來的路上給你買了好吃的,趕緊來吃。」

白燕妮坐在餐桌上,嬌聲道:「你喂我,我的手現在還在抖呢。」

姚澤笑著道:「讓你還逞能。」說著話在白燕妮身邊坐下,然後拿起筷子給白燕妮夾菜吃。

想起那名英姿颯爽的女軍官,白燕妮就興奮的對姚澤將慕蓉崔楠如何了得的身手,如何制服野豹的手段,姚澤倒是詫異慕蓉崔楠會如此厲害,在燕京酒吧的時候慕蓉崔楠和姚澤喝過一次酒,那一次慕蓉崔楠也出過手,只不過並沒有什麼讓姚澤驚艷的地方。

聽白燕妮講慕蓉崔楠徒手制服奪過散打季軍的野豹,姚澤倒是詫異於一個女人怎麼能練就的如此厲害。

見姚澤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白燕妮就似笑非笑的道:「是不是在想如何泡到那個火辣的女軍官啊?我告訴你,她長的可真夠漂亮的。」她不知道姚澤其實認識慕蓉崔楠。

姚澤不由得苦笑道:「得了吧,一個你就夠讓我操心了,再找個慕蓉崔楠那種女人,我還不得被折磨死啊。」

「你什麼意思呀,感情我跟你在一起就是折磨你?」白燕妮一副佯怒的模樣瞪著姚澤,嫵媚的俏臉顯得特嚴肅,正是這個樣子又讓姚澤覺得異常可愛。

望著白燕妮紅色連衣裙的領口中高高隆起的酥胸,再看看她那嫵媚的小模樣,姚澤只感覺小腹處彷彿有一團烈火正在熊熊的燃燒著。

「那個……燕妮啊,你吃飽了沒?」

白燕妮似乎覺察出姚澤火辣的眼神,就捂住胸口,警惕的問道:「幹啥?」

姚澤嘿嘿笑道:「吃飽了,咱們……」

「不行,我腳疼。」白燕妮趕緊擺手。

姚澤笑了起來:「腳疼和做那事有什麼關係?」

白燕妮惡狠狠的朝著姚澤胳膊咬了一口,嬌聲道:「就是有關係,就是不行。」

「不行也得行,誰讓你穿的這麼誘人……」姚澤一把將白燕妮從椅子上橫抱了起來。

白燕妮嬌呼一聲,一雙白皙的美腿掙扎的亂踢著。

姚澤抱著白燕妮小跑的進了卧室,然後用腳將卧室的房門給關上,一把將白燕妮給扔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白燕妮雙手撐在床上,恨恨的道:「剛把變態給引誘了出來,現在又引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