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一十七章凄慘的故事

第七百一十七章凄慘的故事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07 02:05  字數:4036

「什麼,這混蛋是特種兵?!」畢康福聽完慕蓉崔楠的話後頓時一下子從座椅上躥了起來,暴跳如雷。

「是的,當年的部隊散打大賽中得過季軍。」慕蓉崔楠捧著杯子,淡淡的說道。

一旁坐著的李俊陽就微微皺眉,道:「怪不得一直查不出他的詳細身份,感情是特種兵,這小子反偵察能力及其厲害,現在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麼難抓住他了。」

「不對啊!」李俊陽突然一拍腿,大叫了一聲,然後站了起來,踱步的道:「完了完了。」

畢康福就沒好氣的道:「你咋咋呼呼的幹啥,什麼完了?」

「不行,我得趕緊趕過去,這傢伙太危險了,讓白警官當誘餌簡直是糟糕的辦法。」李俊陽也顧不了辦公室里的金友華和慕蓉崔楠,直接衝出了畢康福的辦公室。

此時,白燕妮已經在前往案發地點,那裡是一條比較少有人經過的街道,幽暗的路燈下有著幾顆楊樹,因為這一片地要被納入政府開發的項目,所以以前的居民全部都搬遷到了別的地方。

等白燕妮到了案發地,李俊陽才通過對講機趕緊喝道:「燕妮,趕緊停止行動,這個人極度危險,這個任務馬上停止。」

白燕妮一身紅色的緊身連衣裙緊緊的包裹著性感的臀部,筆直的美腿不穿絲襪在暗黑的燈光下顯得特別刺眼,黑色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誘人旋律來。

只不過,此時的氣氛並不是那麼好。

白燕妮周圍埋伏著三名隨時準備出手的警察,只不過,面對一面身手矯捷得過散打季軍的特種兵,三個普通的警察能搞定嗎?

「李局長,放心好了,我們這裡有四個人,我不相信我們四個還奈何不了他一個人,再說,我們已經到指定的地方了,試試也無妨嘛,沒事啦。」白燕妮臉色含笑的說道。

李俊陽隱隱有種強烈的不安,坐進車子中後,立馬啟動了車子,然後對著電話裡面大聲喝道:「執行命令,馬上停止行動,白燕妮你馬上給我離開那裡,這是命令。」

白燕妮輕輕嘆了口氣,道:「好吧,我馬上就回來。」

她剛轉身,正準備和那幾名警察匯合時,突然感覺到身後一陣勁風襲來,作為警察的第六感,她根本沒有回頭,直接一個鯉魚打滾,在地上翻滾一圈,接著後面就傳出一個男人的暴怒聲:「騷婊子,老子要宰了你……」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手裡拿著一把寒光匕首,剛才如果不是白燕妮反應迅速,撲倒在地,可能就被那兇殘的男人給抹了脖子。

這男人穿著一件無袖的迷彩體恤,小平頭下面有著一張近乎瘋狂的臉,望著撲倒在地上的白燕妮,瞧見那一雙紅色的高跟鞋,筆直的長腿,緊巴巴的紅色裙子,那男人露出猙獰的笑容。

「敢背叛老子,老子要放了你的血,放了你的血……」男人扭了扭脖子,然後慢慢朝著白燕妮走了過去,手裡握著的匕首在幽暗的路燈下顯得那麼刺眼。

白燕妮一個兒子鯉魚打滾之後已經站了起來,男子朝前進她則慢慢的向後退,纖細的白手慢慢朝著皮包裡面的手槍摸了過去。

耳麥里不停的傳出李俊陽擔憂的詢問聲,但是白燕妮此時卻絲毫不敢大意,這個男人露出的殺機讓白燕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擔憂。

只是一瞬間,白燕妮肌膚上已經浸出一層細小的汗珠來。

「小婊子,你逃,你逃啊,趕緊逃,不逃的話我玩著怎麼過癮……女人沒一個好東西,我要殺,殺,把女人全部殺凈!」

聽了男人的話,白燕妮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電話那頭,李俊陽聽了男人的聲音,頓時猛的一踩油門,朝著白燕妮這邊趕了過來,他在電話中焦急的提醒道:「白燕妮,你趕緊逃,別和他糾纏,你不是他的對手!」

白燕妮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那男人,絲毫不敢放鬆,聽了耳麥中李俊陽的話,白燕妮咬著牙低聲道:「恐怕不容易逃開,只要我一轉身,他馬上就能要了我的命,我現在只能將他拖到小張他們埋伏的射程範圍之內,這邊太暗了,不容易打中。」

「堅持,一定要堅持住,你如果出了事情,我只好以死給姚市長謝罪了。」李俊陽車子急速的賓士在江平的街道上,後面緊緊的跟著一輛軍綠色的軍車。

此時,埋伏在一百米開外的三名警察,瞧見白燕妮那邊的情況,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姓張的警察咬咬牙,道:「要不咱們衝出去,直接一槍斃了他!」

「不行,這邊太黑了,萬一打錯了人,把白警官打中怎麼辦,而且,如果咱們現在衝出去可能會將白警官陷入絕境。」一名年齡稍大,比較老道的老警員趕緊制止。

「小李,你槍法好,有沒有把握擊中?」老警察扭頭低聲對另一名年輕的警察問道。

小李皺了皺眉頭,搖頭說:「天色太黑,而且白警官把那歹徒的身體給擋住了,根本沒法瞄準,在向前走三十米可以一試。」小李掏出槍,瞄準了白燕妮那個方向。

此時,白燕妮美眸緊緊的盯著拿匕首的男子,估摸著距離差不多了,她猛的一轉身,趕緊朝著前面跑去,因為穿著高跟鞋的緣故,她跑起來相當吃力。

那名拿匕首的男子瞧見白燕妮扭身就跑,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如同白燕妮是一直垂死掙扎待在的羔羊一般:「哈哈,跑,快點跑。」拿匕首的男子猙獰的狂笑了兩聲,接著臉色轉冷,快速朝著白燕妮沖了過去。

就在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