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一十一章誰的面子都不給

第七百一十一章誰的面子都不給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04 01:47  字數:3567

周國祥今天早早的就躺在了床上,等著自己妻子洗完澡後準備大幹一番,今天和秦大禹副省長一起出去公幹,見到一個長的漂亮又性感的女招待,那挺翹肥碩的屁股,纖細的小蠻腰,高聳的胸部,撩得周國祥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腦海里全部是那個小**的風騷身影。

晚上回來後,周國祥白天憋的火沒地方可發泄,無奈只得找自己媳婦了。

一番賣力的耕耘後,周國祥無力的癱軟在媳婦肚皮子上,周國祥的媳婦今天倒是頗為滿意周國祥交的作業,笑眯眯的道:「國祥,今天怎麼這麼賣力啊?」

周國祥悻悻笑了笑,道:「我賣力還不好嗎?時間不早了,趕緊睡覺吧。」

周國祥從自己妻子身上爬了下去,剛蓋好被子,準備睡覺,床頭柜上的手機鈴鈴鈴的響了起來,周國祥眯著眼睛將手機拿在手裡,看了看號碼,是陌生的,於是語氣平淡的道:「誰啊?」

「小周啊,我遇到了點事情,趕緊到海雲派出所來救我。」

周國祥聽著電話里的聲音有些熟悉,但是卻又想不起來,對方喊自己小周就讓他有些心生不滿了,自己周國祥跟了秦大禹之後,誰見了自己不尊稱一聲周大秘,這傢伙是說啊,竟然隨口叫自己小周?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吧。

「你是誰啊?」周國祥有些不滿的問道。

「我啊,張應山。」

「張應山?」周國祥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從床上坐了起來,笑眯眯的道:「哦,原來是應山兄弟啊,怎麼了,出啥事兒了啊?」

張應山見周國祥認出自己來,嘴巴里罵罵咧咧的罵著警察局的警察素質如何如何差,如何虐待自己之類的言語,張應山微微蹙眉,就安慰的說:「應山兄弟別急,我馬上就過來。」

掛斷電話,周國祥趕緊傳衣服,她媳婦就不滿的低聲道:「又幹啥去?」

周國祥邊穿衣服邊說:「你別管了,趕緊睡吧,我出去辦點事情。」

……

周國祥風風火火的趕到海雲派出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瞧見一臉惱怒的張應山,也就是姚澤剛才俗稱的金鏈子男人,他趕緊迎了上去,對張應山問道:「應山兄弟沒吃虧吧?」

張應山瞧見周國祥頓時覺得又了靠山,怒氣沖沖的道:「怎麼沒吃虧,這個混蛋動手打我了,我要告他。」張應山用手指著老成的小警察。

周國祥畢竟是副省長的秘書,想事比較周全,自然不喜歡張應山將事情鬧大,對秦大禹造成影響,就低聲道:「應山兄弟,你先別惱怒,我去和這警察談,稍等片刻!」

他走到老成的小警察身邊,笑眯眯的道:「警察同志,我這位朋友范什麼事情了,為什麼要拘留他啊?」

不等小警察開口,周國祥又小聲道:「這位是秦副省長的表弟,事情不易鬧大,該怎麼做你應該懂吧,我看事情就這麼算了吧。」周國祥根本沒有要詳細詢問張應山犯事的原因,也不打算聽小警察如何說,直接開門見山的自報家門。

如果是一般的警察,聽了周國祥的話肯定會犯怵,至少要客氣許多,但是這名老成的小警察是一般人么?

剛才在警車上還警告張應山,即便是省長、書記的面子也不會給,這種口出狂言的人能一般嗎!

「你有病?」小警察突然開口。

周國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那裡半響才回過神來,臉色有些陰沉:「小同志,你怎麼罵人,人民警察就是你這樣的素質嗎?」

小警察鄙視的望著周國祥,冷聲道:「對待什麼樣的人就用什麼樣的素質,剛才的那種話我權利少說,否則連你一起抓了。」

「你……」周國祥氣急,自從給秦副省長做秘書後,那裡受過這種窩囊氣,一個小警察竟敢罵自己有病,而且還敢威脅自己,心裡落差太大的周國祥氣的渾身直哆嗦起來:「好,你很好……」周國祥呼吸明顯變的粗重起來,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就掏出了手機。

電話打到了省局副局長那裡。

過了一會兒,海雲派出所所長嚴鄭明抹著額頭的細碎汗珠子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走進辦公室後,他環繞辦公室一周,瞧見西裝革履的周國祥頓時就笑了起來:「這位是周秘書吧?」他趕緊走了過去和周國祥握手。

周國祥挎著臉點頭,和嚴正明握手後,他不陰不陽的睨了小警察一眼,然後沉聲道:「嚴所長,你們所警察隊伍里,某些警察的素質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啊。」

「是是,周秘說的是,抽時間一定重新整風。」嚴正明悻悻的笑了笑,心裡暗罵周國祥狐假虎威擺什麼領導的架子!

「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嚴正明來之前接到了副局長打來的電話,事情大概的交代清楚了,周國祥自然也知道嚴正明了解情況,就直接出聲詢問。

嚴正明就悻悻笑著有些為難的看向那名小警察:「小盧啊,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嘛,要不咱們就把人給放咯?」嚴正明擺出一副詢問的姿態,這舉動不由得讓周國祥皺起了眉頭,心裡又有些疑惑,一個派出所所長幹嘛要詢問一個小警察的意見。

正疑惑間,小警察盧博然開口道:「這個張應山不止是涉及到辱罵人的行徑,還涉及到了凌辱婦女的嚴重事情,人絕對不能就這麼放了,否則我沒法和當事人交代。」

嚴正明臉上頓時露出了糾結的神色,一邊是副省長的表弟,一邊是省委統戰部部長的小兒子,兩邊都開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