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零八章誤打誤撞

第七百零八章誤打誤撞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02 23:06  字數:3488

車子緩緩的停在了省委省政府大門口,閉目養神的姚澤微微睜開眼睛,推開車門,望著政府辦公大樓正上方紅旗飄飄,心裡輕輕嘆了口氣。

此次江平政府大清洗卻沒有提前上報到省里來,作為省委書記的聶明宏絕對權力受到了威脅,他又怎麼能不惱怒。

這不,事情剛剛結束,聶明宏就打了電話到江平,先是把書記張愛民怒斥一頓,接著又把電話打到姚澤這裡,讓姚澤這個始作俑者立馬去淮源見他。

剛走到省政府辦公廳大門口,姚澤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止住腳步,拿出手機見是唐順義副省長打來的,姚澤趕忙接通,苦笑道:「唐省長,您不會也是來責怪我的吧?」

唐順義在電話裡面哼了一聲,沒好氣的道:「姚澤,你越來越厲害了啊,這麼大的事情都不提前給我透個氣,叫我說你什麼好呢,你知道這件事情的影響有多大嗎!」

姚澤覺得自己做的沒任何問題,聽著唐順義有些氣急敗壞的話,姚澤就沉默下來,悶不吭聲。

唐順義感覺到自己說話太急,就輕輕嘆了口氣,語氣溫和了些:「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影響到中央對我們地方領導的不滿,換屆在即,這件事情導致的後果可能會使得中央直接空降一名省長過來,那麼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付之東流了。在你出任江平市市長時我就和你談過,現在咱們華北省一心求穩,這些事情原本可以等換屆過後再做嘛,你還是太年輕,急功近利,做事考慮不周全啊。」

聽了唐順義的分析,姚澤心裡就是一突:「難道自己的這一舉動會影響到華北省下一屆省委班子的走勢?」

「唐省長,我……」姚澤一時語塞,他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在考慮問題,卻被整個華北政壇的走勢給忽略掉了,這會兒聽了唐順義的分析,姚澤心裡恍惚間似乎嗅到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唐順義見姚澤有些愧疚,就安慰道:「成了,你也別自責,你還年輕,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也沒什麼錯,空降省長的可能性應該不大。」唐順義年前去了燕京一趟,基本上和納蘭家達成了共識,這個省長的位置是非他莫屬的,至於中組部那邊怎麼抉擇就是他們最高層人追鹿的事情了。

見聶明宏的秘書朝著自己走了過來,姚澤和唐順義交代一聲然後掛斷了電話。

那邊,聶明宏的秘書鬍子翔笑眯眯的迎著姚澤道:「姚市長,聶書記在辦公室就看到你了,專門讓我下來接你呢。」

見鬍子翔對自己態度很好,姚澤倒是有些奇怪了,按理說,聶明宏不應該對自己如此客氣才是。

姚澤笑著和鬍子翔握了握手,客氣的道:「煩請胡秘書帶路。」

到了聶明宏的辦公室,鬍子翔將姚澤讓了進去,瞧見姚澤,正戴著眼鏡辦公的聶明宏笑眯眯的放下鋼筆,然後指著對面的沙發,笑道:「姚市長,快請坐。」

鬍子翔給姚澤倒了茶水,然後靜悄悄的退了出去。

姚澤坐在聶明宏對面,手裡捧著杯子,望著一臉笑意的聶明宏,心裡有些打鼓,他怎麼會對自己這麼客氣?

「聶書記,不知您……」姚澤剛開口,聶明宏卻是笑眯眯的擺手道:「待會兒再談事,先喝茶,試試看,這茶葉如何。」

姚澤擠出笑意的點頭,然後輕輕放在嘴唇抿了一口,唇齒留香,低頭看了看茶葉,姚澤笑道:「這是武夷山的極品大紅袍吧?」

聶明宏含笑的點頭:「姚市長年紀輕輕,還懂茶道?」

姚澤苦笑道:「我沒什麼愛好,不過趕巧,喝茶就喜歡喝大紅袍。」

聶明宏道:「這麼說來咱們愛好相同嘛。」他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帶著欣賞的表情道:「姚澤同志,這次江平反貪污行動做的很好,去除了一批黨的大毒瘤,只不過,以後做這種事情之前記得先給省里上報,黨的組織性紀律性還是要遵循的。」

姚澤百思不得其解聶明宏的意圖,姚澤正在思索聶明宏話中的含義時,聶明宏聲音又響了起來:「江平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進展的怎麼樣了?」

姚澤回過神,點頭道:「發展的很順利,預計今年七月份可以全部竣工。」

「嗯,很好。」聶明宏滿意的點了點頭,端起杯子輕輕的抿了口茶,然後有輕輕的將杯子擱在桌前,才繼續道:「姚市長年齡也不小了,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的結婚對象?」

原本是私事的,被聶明宏這麼一問,姚澤倒是有些揣摩出了聶明宏的意思。

姚澤不相信聶明宏會不知道自己和唐順義女兒唐敏之間的關係,在這個時候問自己這種事情,其實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姚澤這次的反貪污行動冥冥之中其實已經動搖了唐順義進軍省長的可能性,這無疑是幫了聶明宏一小把,如果空降一名省長到華北來,那麼比起在華北經營多年的老油條唐順義,空降的那位省長更加好對付一些。

聶明宏對張愛民表現出憤怒的模樣,是因為惱怒張愛民沒有將這件事情提起彙報給自己,而對姚澤的態度又有所不同是因為,姚澤這一步棋有可能讓唐順義產生不滿,兩人之間變的疏遠起來,聶明宏便可以藉助這個機會對姚澤敞開大門,若是姚澤也投入到自己這一邊,那麼聶明宏無疑是掌控了整個江平市。

只可惜,聶明宏小瞧了唐順義的度量,也小瞧了姚澤對唐敏的感情。

「聶書記,其實……我打算今年就把自己的個人問題給解決了,已經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