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零七章纏綿的愛

第七百零七章纏綿的愛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02 00:33  字數:3545

胡靜跟著秦海心一起回國後就直接進了王素雅的公司,國外留學時王素雅學的商務管理,也正好是學以致用了。

此時,姚澤和胡靜安安靜靜的坐在一家茶樓的二樓靠窗戶邊的位置喝著茶。

姚澤低頭抿差,而胡靜則是是不是的喝一口茶然後朝著窗外的人來人往看上一眼。

她今天穿著一套淺灰色的職業套裝,春天剛到就把厚厚的冬裝給換成了稍微薄一點的套群,外套裡面是一件白色襯衣,襯衣將胸前勾勒出鼓鼓的一抹,裙下一雙修長的美腿上套著超薄的肉色絲襪,如果不仔細看就像沒穿襪子似的,她翹著二郎腿隨意搖晃著雙腿的模樣顯得無比誘人。

「胡靜……」兩人默默的喝了一會兒茶,等胡靜一臉好奇之色望著姚澤的時候,姚澤才開口。

「怎麼啦,有什麼就說唄,和我還吞吞吐吐。」胡靜美眸笑望著姚澤輕聲說道。

「對你的承諾我做到了,雖然有些晚了。」姚澤目光溫和的望著胡靜。

胡靜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一愣,手中的茶杯放了下去,疑惑的問道:「姚澤,什麼承諾啊?我沒聽明白。」

姚澤點上一支煙輕輕抽了一口,然後吁了口氣說:「郭濤一家全部進監獄了,當初我說過,會幫你把郭家人扳倒。」

其實胡靜早已經將這個事情給忘記了,只要姚澤能夠原諒自己,胡靜根本不在乎什麼仇恨,胡靜最怕的就是姚澤從此以後不再理自己,當聽到姚澤說郭濤一家進監獄了,胡靜眼眸突然微微泛紅起來,姚澤並沒有將自己給忽略掉,一直想著替自己報仇,他,還是在學校里處處維護自己的姚澤,不是嗎?!

「姚澤……謝謝你!」胡靜眼眸含淚的輕聲道。

姚澤帶著溫和笑意道:「以後徹底將那個人從里腦海中去除,他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

胡靜輕輕點頭,道:「其實我早就將那個噩夢給忘了,只要你對我沒有恨就成了,其他的我什麼都不在乎。」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輕聲說:「我怎麼會恨你,當初如果不是郭濤拿你父親威脅你,你又怎麼會委曲求全的跟著他,至少你死都不願意讓她碰你的身子,這一點就證明了你對我的忠誠,是你受委屈了。」

胡靜聽了姚澤的話,眼淚嘩嘩的往外流了出來,快三年了,兩人終於將所有的芥蒂全部給消除了,胡靜俏臉上掛著淚珠的端起茶杯,然後帶著幸福笑意的輕聲道:「姚澤,謝謝你,以茶代酒敬你。」

姚澤笑著端起茶杯:「咱們之間不用說謝字。」

當天晚上,姚澤偷偷去了胡靜住的私人公寓,姚澤很久沒有碰過胡靜了,郭家的事情徹底給解決了,姚澤也絕對完成了對胡靜的承諾,這才有臉去坦然的面對胡靜。

兩人在客廳喝了許多酒,胡靜和姚澤酒量差不多,兩人一直喝的快要趴桌子底了才罷休。

姚澤醉眼迷離的拍了拍趴在酒桌上的胡靜,含糊不清的道:「小靜,進……進卧室睡,小心……小心著涼。」

胡靜嗚咽一聲,緩緩抬起頭,俏臉紅的發燙,她帶著迷離的眼神望著姚澤,嬌聲道:「你抱我進去。」說著話,胡靜張開雙臂,撅著嘴巴的模樣極其可愛。

姚澤喝著酒氣了站了起來,笑眯眯的走到胡靜身邊,點頭道:「成,我……我抱你。」

他一隻手放在胡靜的腰間,另一隻手放在胡靜的腿彎,一把將胡靜給橫抱了起來,一步三晃的朝著卧室走去。

橘黃的燈光照的卧室暖暖的,姚澤輕輕將穿著制服套裙的胡靜放在床上,望著胡靜帶著羞意的表情,姚澤感覺自己呼吸變得沉重起來。

他在床邊坐下,然後俯下身子,望著胡靜性感紅唇,輕聲道:「小靜,把舌頭伸出來,我要吃……」

胡靜羞澀的咬了咬出,還是聽話的慢慢將粉嫩的香舌給伸了出來。

望著胡靜粉嫩帶著水澤的小舌,姚澤喉嚨哽咽一下,然後輕輕含住了那柔軟的一抹,輕輕吸允起來,胡靜雙手輕輕攔住姚澤的腰身,熱浪的回應著,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兩條舌頭瘋狂的纏綿著,吸允著,彷彿要將彼此融入自己的身體似的。

一陣狂吻,直到兩人感覺呼吸有些困難時才停了下來。

姚澤捧著胡靜緋紅的臉頰,輕聲道:「我們是不是很久沒有親熱了。」

胡靜含羞的輕輕恩了一聲。

「有多久了?」姚澤笑眯眯的問道。

胡靜輕睨了姚澤一眼,嬌啐道:「我怎麼記得。」

姚澤將手放到了胡靜的大腿上,隔著薄薄的絲襪輕輕撫摸起來,胡靜身子敏感的緊緊的綳直,柳眉輕輕蹙了起來。

當姚澤將手探進她裙子裡面,觸摸到大腿內側時,胡靜突然呀的嬌呼一聲:「好癢,別鬧。」

姚澤沒有理會胡靜,輕輕將手放在了胡靜最**的部位,然後在上面來回摩擦去來。

「嗯……」胡靜感受到下面一陣酥麻的快感襲來,一個沒忍住,嬌媚的哼唧一聲,見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胡靜羞的恨不得鑽進地縫去。

「姚澤,你比上學那會兒壞多了。」胡靜咬咬唇,一副羞澀的媚意表露了出來。

姚澤悻悻笑了笑,道:「我怎麼就變壞了?」

胡靜含羞帶怒的嬌聲道:「以前……以前你才不會這麼撩撥我呢。」

姚澤笑道:「那你是喜歡現在的我還是以前的我。」

胡靜揚起俏臉道:「當然是以前的。」

「好啊,敢嫌棄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姚澤一個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