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九章替罪羔羊

第六百九十九章替罪羔羊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25 14:43  字數:3675

坐進車中,姚澤眉頭緊鎖,陳勇知道姚澤此時正在氣頭上,就從荷包里掏出煙來遞給姚澤一支,點上煙吸了一口,姚澤吁了口氣,對陳勇說道:「陳部長,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陳勇年齡在五十之間,這些年在江平一直擔任著宣傳部部長的職務,是沈江銘最信任的親信,沈江銘走後,陳勇自然而然的站在了姚澤的陣營,他為官倒是比較圓滑,這麼些年倒是沒和誰結下過梁子,也正是因為他的謹慎小心,導致他做事情縮手縮腳,以至於數十年來一直沒有挪動過位置。

陳勇屬於比較容易滿足的類型,他覺得如今的地位已經算是光宗耀祖了,沒必要再去和別人爭個你死我活,官場鬥爭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走出一步就會深陷困境,他看過無數在爾虞我詐中落馬的官員,所以他的一貫做事風格就是求穩。

聽了姚澤的問話,陳勇也給自己點上一支煙,眯著眼睛抽了一口,然後小心翼翼的道:「這件事情恐怕有些複雜,如果查下去肯定要牽扯出一批官員。」

姚澤點頭道:「那你覺得查還是不查?」

姚澤都已經問到這個份上了,陳勇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姚澤問話的意思,姚澤剛才表現的那麼惱怒明顯就是要查下去的,陳勇就順著姚澤的意思說道:「我覺得查,自然要查的,不過,姚市長覺得呢?」

「那就查吧。」姚澤沉著的臉露出笑來,說道。

陳勇問道:「該怎麼個查發?」

「先去石春梅家中,詳細了解情況再做安排。」

和向成東聯繫後,陳勇的司機將車子開到了縣城的一個小胡同,這裡的放在看上去很破敗,全是一些磚瓦房,石春梅放在被拆之後沒了落腳的地方,只好先租在這裡住下。

說起石春梅的丈夫,石春梅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姚市長,你說說現在是舊社會嗎?還有沒有王法了?這麼個做法咱們老百姓那裡還有安全可言?他們的行為簡直是比土匪還土匪。」石春梅將姚澤和陳勇領進屋中後給談起這件事情便是滿臉的怒容。

姚澤輕聲道:「石大姐消消氣,如果你所說的都是真的,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不過,咱們說話也不能以偏概全嘛,舊社會那裡比的上現在,石大姐要對咱們黨有信心,畢竟害群之馬肯定是會有的,但卻是極少的,不管如何,你的公道我一定幫你討回來。」

「謝謝姚市長,我剛才有些激動了所以亂說話,您別介意。」石春梅悻悻的道。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事兒,石大姐遇到這種事情抱怨也是人之常情嘛,如果不抱怨那還不正常了。」姚澤打著哈哈道:「石大姐,你把事情的經過仔仔細細的將給我聽一遍,然後我看看怎麼幫你。」

石春梅含淚的點了點頭,然後開始講述她家的悲慘經歷……

聽完石春梅的敘述,一旁的向成東氣的只咬牙。

姚澤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和陳勇對視一眼後,扭頭對石春梅問道:「石大姐你住的地方安不安全?」

石春梅點頭道:「這裡除了你們幾個人,沒別人知道了。」

「那就好。這件事情牽扯的比較廣,最近你還是少出門吧,這件事情徹底的查清楚可能需要一些時日,在沒將事情解決之前,石大姐還是注意點比較好。」姚澤吩咐的道。

「那……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石春梅連忙問道。

姚澤笑道:「你什麼都不用做,等消息便是了,呃,你可能需要要配合檢查人員錄一下口供,到時候我會聯繫你的,你現在就安心的在家裡等消息吧。」

石春梅憂鬱的道:「可是我丈夫還躺在醫院,我要去照顧他啊。」

姚澤想了想,說道:「要不你就搬到醫院去住吧,這幾天暫時委屈你一下,這件事情查起來肯定會有人要狗急跳牆,我擔心會有人對你造成威脅。」

「你是說……他們會殺人滅口?」石春梅身子哆嗦了一下,瞪大眼睛道。

姚澤一臉平靜的笑了笑,道:「沒那麼嚴重,小心駛得萬年船嘛,你現在就把東西收拾一下搬到醫院去和你丈夫住在一起,照顧他也方便。」

「好的,好的,我馬上就來收拾東西。」

將石春梅送到醫院,買了些水果看望了她丈夫以後,姚澤走出病房,掏出手機把電話打給了湯山縣警局局長李俊陽,當年在鎮上任職時姚澤任副鎮長李俊陽任鎮派出所所長兩人共同牽扯到一件命案中,若不是姚澤發現證據將案子破了,現在李俊陽可能連官職都保不住,那件案子之後兩人的關係倒是不錯,姚澤在湯山縣的酒吧一直是李俊陽在暗中幫助照料著。

此時,李俊陽正在訓斥一名做錯事的小警察,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氣喘吁吁的拿起手機,見是姚澤打來的,於是瞪著那名垂頭喪氣的小警察,怒聲道:「你小子先死出去,晚點再收拾你。」

小警察答應一聲,鬱悶的走出辦公室順手將辦公室的房門給帶上,李俊陽這才如同變臉一般,沉著的老臉露出笑意來:「姚市長,是不是來湯山了?」

姚澤苦笑道:「連你都知道了……」旋即他表情正色的道:「老李,現在沒時間和你閑扯篇,你拍兩名警察同志到縣中心醫院來,這裡有個案子需要處理。」他走到一旁,壓低了聲音,輕聲道:「送你一個大機遇,這個案子如果破了我可以想辦法把你調到市裡去。」

「真的?」李俊陽聽了姚澤的話,頓時興奮的瞪大了眼睛喝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