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五章調戲與英雄救美

第六百九十五章調戲與英雄救美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23 20:55  字數:3515

李文燦正壓在陳娜娜身上準備行勾起之事時,身上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他停下接陳娜娜襯衣扣子的手,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的接通,微微喘氣的問道:「誰啊?」

電話那頭,郭義達坐在書房的皮椅上,沉著臉道:「李台長,是我義達。」

「哦,郭部長啊,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兒嗎?」李文燦有些不悅,有什麼事情明天不能說嗎?非得抽著自己行歡的時候打擾自己,真是不會做人。

郭義達聽出了李文燦語氣中的不耐煩,也沒放在心上,直接對李文燦道:「李台長,姚澤今天來省里了。」

李文燦一時沒反應過來,道:「他來不來干我屁事?」

郭義達道:「你不覺得很巧嗎?我剛把消息透露給你,他便從江平趕到了淮源,李台長你得提防著這傢伙,他陰的很啊,別陰溝裡翻船了。」

「沒事兒,這裡是淮源,又不是他江平,他能怎麼著我?」李文燦一臉的不以為然。

郭義達原本想提醒李文燦,這幾天小心一些,別著了姚澤的道,他知道李文燦勾搭上了台里的一個小主播,想要提醒他最近幾天別去找這女人,但是到嘴巴的話郭義達又給吞了回去,這麼**裸的提醒李文燦心裡會有想法不說,還會對自己心生不滿,畢竟誰都不願意自己的私事被發現。

「多謝郭部長關心,放心好了,他奈何不了我。」

掛斷郭義達的電話,李文燦冷靜下來,微微蹙了蹙眉,尋思著姚澤是不是為了門衛老頭摔死一事來的,如果是為了這件事情,他接下來會怎麼做。

身邊的陳娜娜將手放在了李文燦的胸口,將他從沉思中拉了回來,美人當前,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笑眯眯的摟著陳娜娜再次朝著他身上撲了過去。

……

另一邊,姚澤剛洗完澡便接到了向成東打來的電話,聽完向成東的彙報,姚澤尋思一會兒,然後道:「既然李台長那邊不好下手咱們就從那個主播那裡著手。」

「怎麼辦?」向成東問道。

姚澤笑了笑,道:「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向成東看了一眼旁邊的笑傲天,更加疑惑起來。

姚澤點點頭:「你這麼著,等陳娜娜下班之後……」

……

為了拖住李文燦,第二天姚澤請劉春龍出面,晚上宴請李文燦,希望他手中得到的消息暫時先不用播出去,用什麼事情大家可以商量解決。

李文燦猶豫之後點頭答應,他不急於一時將新聞給播出去,倒是想看看這個年輕的江平市長能耍什麼花招。

地點仍然定在了共享國際大酒店,李文燦和劉春龍趕過來的時候姚澤已經等在包廂中了,在劉春龍的引見下,姚澤和李文燦笑著握手。

「真是沒想到,江平市長如此年輕啊,哈哈。」李文燦鬆開姚澤的手,笑眯眯的打量著姚澤。

姚澤笑道:「請李台長吃飯不容易啊,還得請劉台長出面才行。」姚澤讓兩人就坐,並吩咐服務員上菜。

「姚市長今天請我過來有什麼事情嗎?」李文燦問道。

姚澤道:「既然李台長開門見山了,那我也不藏著掖著,我希望李台長能夠停止播報江平門衛摔死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們江平內部意見解決,對方的家屬也滿意我們的賠償,所以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李台長能夠放棄將此事播出去,我們江平政府一定會感激李台長的。」

李文燦聽了姚澤的話,一臉為難的道:「干我們這一行的必須要有職業操守,有人提供給我們真實可靠的新聞我們就應該將事情播報出去,而且這件事情每個人都有知情權,如果我守了別人的材料,卻沒有將事情播報出去,那我成什麼人了,別人還以為我收了你們江平政府什麼好處,將事情給壓下去了,那我不是冤枉死了。」

聽了李文燦的話,姚澤暗罵一句老狐狸,這種敷衍的話也好意思說出來,姚澤笑了笑,見菜上齊,讓女服務員退了出去,然後親自給李文燦和劉春龍倒上酒,然後道:「李台長嚴重了,事情其實很簡單的,你只要將此事壓下去就成了,這件事情對於您來說,連舉手之勞都不算,何必如此較勁,這件事情肯定是不能播出去,這樣會影響到我們江平的安寧與團結,咱們政府和出事放已經達成了共識,所以完全沒有播報出去的必要,出事方家屬也不願意這件事情被播出去。李台長總不能不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吧?」

李文燦眯著眼睛抿了口酒,然後笑眯眯的望著姚澤道:「姚市長,您覺得這是我應該考慮的事情嗎?我的職責只是播值得播的新聞,只要是真實的,我都有權利播出去,其他的不再我的考慮範疇之內。」

姚澤聽了李文燦的話,頓時臉色少有不悅,一旁的劉春龍見了,頓時就笑眯眯的道:「李台長,我看你啊何必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你不將此事播出去,江平政府就欠了你一個大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李文燦臉色沉了下來,望著劉春龍,道:「劉台長,你在電視台也幹了不少年了,難道還不知道咱們新聞工作者的宗旨?你貴為省台副台長,卻說出這種話來,你說你應不應該?」

劉春龍沒想到李文燦如此厚臉皮和自己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頓時臉色變的極為難看起來,他沒去看李文燦,只是皺著眉頭將杯子端了起來,氣悶的喝了一大口白酒,不再言語。

氣氛一時之間便的有些緊張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