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四章私會情人

第六百九十四章私會情人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22 23:31  字數:3818

走出共享國際酒店,一陣冷颼颼的風吹的姚澤渾身只起雞皮疙瘩,他立起外套的衣領,快步走回車中,輕輕吁了口氣,嘴中全是白酒的味道。

默默的坐在車中,回想起劉春龍剛才說的話,姚澤陷入了沉思之中。

李文燦年齡和劉春龍差不多大,為人做事謹慎小心,劉春龍盯了他好幾年,硬是沒發現他一點不法的事情,但是李文燦有一個毛病劉春龍是知道的,那就是好色!

好色幾乎是每個男人的通病,這一點姚澤也不能免俗,想起劉春龍說李文燦好色的毛病,姚澤只有尷尬的笑了笑,心想,那個男人他媽的不好色?

劉春龍也是那李文燦沒辦法,不過他給了姚澤一個建議,可以從李文燦好色這一點入手,只要能抓住李文燦這個把柄,那麼李文燦只有乖乖就範。

可是該如何去抓他的把柄呢?

姚澤原本打算去和李文燦台長坦誠不公的談一次,但是劉春龍直接否定了姚澤的想法,事情已經很清楚,是有人故意讓江平難看,既然李文燦答應了那個人將事情抖露出去,那麼一定是拿了那個人的好處或者是那人的好友,所以,姚澤如果去和他好說好商量必然是浪費時間也商量不出個結果的。

如果今天晚上沒法震住李文燦,那麼明天省電視台可能就要把門衛老頭摔死的消息播報出去。

正想的入神,車窗玻璃被敲了一下,姚澤抬起頭見是向成東就將車門打開,讓向成東坐了進來,「哥,有什麼急事嗎?」

姚澤剛才從酒店出來就打了向成東的電話,打算讓向成東偷偷去查一下李文燦,如果能夠查出他和他情婦之間的關係,那麼事情就好辦了。

向成東不是第一次為姚澤辦這種事情,聽了姚澤的話,向成東點頭道:「哥你放心,只要那老小子真有情婦,我肯定把查出來。」

姚澤點了點頭,把從劉春龍那裡得到的李文燦的地址交給向成東,然後讓向成東去盯著李文燦,非常時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官場就是如此,想要安然的混下去,左右逢源和不擇手段是必須擁有的技能。

和向成東分開後,姚澤在共享國際酒店開了房間等向成東的消息。

……

李文燦下班之後直接回了家,他今天早上接到江平組織部部長郭義達打來的電話,讓他播報一則消息,李文燦聽了好友郭義達的敘述之後就有些猶豫,「這種事情播報出去對你也沒什麼好處吧?何必做無謂的事情?這種故意抹黑政府的事情若是被發現了,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

郭義達說:「這些消息都是真實的,播報出去你也不算違紀,等你播出之後我會好好犒勞你的,咱們都是老朋友了,兄弟這個忙你都不肯幫?」

李文燦猶豫不決,郭義達就咬牙道:「我給你一個安心丸,出了任何事情我一個人扛著,然後我會另外給你五十萬的酬勞費。」

李文燦聽了郭義達的話,頓時就有些心動了,不過他有些想不通的地方,就問道:「義達啊,你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情透露出去?這件事情從任何方面看你都得不到什麼好處啊?」

郭義達眯著眼睛道:「你知道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是誰負責的嗎?」不等李文燦開口,郭義達自問自答的道:「是姚澤,他和我是不死不休的,能有這麼個整治他的機會我怎麼可能錯過。」

李文燦倒是不知道郭義達和姚澤有什麼矛盾,郭義達不說李文燦也懶得問,只是點頭答應下來,反正這種事情自己只是舉手之勞,只要郭義達提供的材料是真實的,自己播出去了大不了就是得罪江平的領導幹部罷了,自己一個省領導還看他江平領導的臉色不成!

「成,這件事情我幫你,最遲後天一定讓消息播出去。」李文燦一番計較之後答應了下來。

回到家中,李文燦一臉疲憊的將公文包遞給妻子,換上拖鞋後就坐在沙發上悶頭抽煙,自從勾搭上省台一個年輕漂亮的主播以後,李文燦越來越嫌棄自己的媳婦,當年和他媳婦結婚也是因為她有一個有些全是的老爹,如今她父親早就內退了,幫不上自己什麼忙,李文燦便開始嫌棄自己的妻子了,在那漂亮的主播那裡,李文燦感覺有煥發了青春似的。

「文燦,過來吃飯吧,今天給你熬了烏雞湯,看你這段時間的臉上不怎麼好,是不是工作太累啊?」妻子王秀慧將一大碗烏雞湯端到了餐桌,然後帶著笑意的多李文燦道。

李文燦面無表情的恩了一聲,然後將煙屁股塞進煙灰缸,走到餐桌也不和王秀慧說話,低頭就去吃飯。

王秀慧眼神有些黯然的看了李文燦一眼,心裡頗為不舒服。

自從她父親從省組織部退下去以後,李文燦越發的瞧自己不順眼,不管自己怎麼去討好他都是白搭,人家根本不領情。

「對了,晚上我還有些事情要去辦公室處理,應該會忙到很晚,晚上你別等我了,忙完了我就在辦公室躺一會兒得了。」李文燦越想妻子的不好就越想去找他的小情人,想到小情人雪白的肌膚苗條的身材李文燦就感覺喉嚨有些發熱。

「怎麼沒事兒就加班啊?這段時間你都加多少次班了,事情可以交給下面的人處理嘛,何必要親力親為,身體拖垮了怎麼辦。」王文慧有些抱怨的道。

「你以為我當台長了就可以輕鬆下來,你不知道那個劉春龍盯我盯的有多緊,自己你父親幫我爭取到台長的位置之後,那混蛋一直對我懷恨在心,巴不得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