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一章落紅

第六百九十一章落紅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21 23:00  字數:3588

屋外冷風瑟瑟,屋內溫暖如春。

兩人親熱一陣子後,林蕊馨紅著臉推開姚澤,笑道:「我去洗澡。」

姚澤拉住林蕊馨的手,笑著說:「我們一起吧。」

「那可不行。」林蕊馨甩開姚澤咯咯笑著跑進浴室,然後將門從裡面反鎖住。

浴室的門是玻璃磨砂的,裡面的燈光打開從外面可以看清裡面的所有動作,林蕊馨黑色的影子投射在磨砂玻璃門上,瞧見她躬著腰上脫下裙子的場景,姚澤感覺自己鼻子里呼出的氣息都是熱騰騰的。

他趕緊將視線轉移,然後使自己放鬆下來,隨手舀起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浴室的房門才被打開,只見林蕊馨衣著完整的站在浴室門口,一頭烏黑的秀髮已經被她盤起了精緻的髮型。

「幹啥呢,洗了澡還穿這麼整齊?」姚澤放下手中的雜誌,笑眯眯的問道。

林蕊馨被水蒸氣蒸騰的小臉紅撲撲的,看上去煞是可愛嬌嫩,她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睨了姚澤一眼,嬌聲挑眉道:「怕你晚上睡不著,所以我決定和衣而眠。」

姚澤苦笑道:「就知道你這丫頭片子沒安好心,把你哥撩出火了再給你哥澆一盆子冷水。」他惡狠狠的瞪了林蕊馨一眼,然後舀著浴巾朝浴室走去。

等姚澤洗完澡出來,林蕊馨已經躺在了柔軟的席夢思大床上,室內的燈管也被她給關上,只留了床頭柜上的一盞幽暗的燈管。

姚澤擦了擦短髮上的水漬,笑著道:「這是什麼情況?」

林蕊馨將頭捂在被子里,瓮聲道:「睡吧,我困了。」

姚澤將毛巾扔在沙發上,然後走到床邊掀開被子,鑽了進去,躺在林蕊馨旁邊,低頭望去,林蕊馨果然是穿著整齊的躺在被窩裡。

黑色的皮短裙,黑色的襪褲,上身白色才襯衣,全都穿的整整齊齊的。

「喂,你還真穿著衣服睡啊?不難受么?」姚澤苦笑道。

林蕊馨扭過身子,望著姚澤,笑道:「我怕我脫了衣服你會難受……」

姚澤沒好氣的道:「那我還得感謝你咯?」

林蕊馨咯咯笑著摟住了姚澤的脖子,將頭靠在姚澤懷裡,嬌聲道:「這種感覺真好,很溫暖。」她閉著眼睛,呼出的熱氣打在姚澤的胸口讓姚澤好不難受。

姚澤順手將浴巾給扯了下去,只穿著內褲抱住林蕊馨,雙手放在了林蕊馨柔軟的腰身上,林蕊馨動彈了一下,在姚澤耳邊輕聲呢喃道:「哥,我和你開玩笑呢,你想要就要吧,我不後悔,只不過,你得輕點,我怕疼。」

姚澤抱著林蕊馨沒有吭聲,過了好一會兒,林蕊馨以為姚澤無動於衷,神經放鬆下來的時候,姚澤卻突然將手伸到了林蕊馨的皮裙之上,輕輕在林蕊馨的臀部上摸了起來。

林蕊馨的心再度緊張起來,她緊緊的摟住了姚澤,呼吸變的粗重起來。

姚澤輕聲在她耳邊道:「別緊張,不會很疼的。」這句話說出來,說明了姚澤接下來要乾的事情。

他慢慢將手伸進了林蕊馨的皮裙之中,隔著黑色褲襪,輕輕在她股溝的位置磨蹭起來,一股酥麻的感覺襲遍全身,林蕊馨身子不由得緊繃起來,「哥,我怕。」黑暗中,林蕊馨聲音帶著哭腔的道。

姚澤低沉湊到林蕊馨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溫聲道:「別怕,哥保證你不疼。」

「可是……可是聽我們寢室的女生說,第一次會很疼呢。」林蕊馨嬌聲道。

姚澤苦笑道:「只是一瞬間的疼痛,不過很快就會好起來,其實很舒服的。」

林蕊馨輕輕恩了一聲,不再吭聲了,閉上眼睛,雙腿纏住了姚澤的大腿。

襪褲在姚澤的大腿處磨蹭著,讓姚澤下身一馬變的硬邦邦起來。

姚澤伸手握住林蕊馨的小腳,隔著襪子把玩起來,不足一握的美足讓姚澤愛不釋手,好一陣子姚澤才慢慢的扯下了林蕊馨的襪褲和內褲,露出那挺翹白嫩的圓潤臀部和修長的大白腿來,姚澤沒有將林蕊馨的褲襪全部扯下去,只是將她一隻腿的襪子扯了下去,方便她活動,另一隻腿上面的褲襪依然套在腿上。

皮裙被姚澤掀到了腰間,望著林蕊馨那未被開啟的私人領地中粉嫩的一抹,姚澤只感覺自己心臟不知加快跳動了多少倍。

安靜的客房中,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姚澤粗重的呼吸。

林蕊馨見姚澤盯著自己那個地方看,頓時羞的趕緊用雙手護住,然後嗔怪的嬌聲道:「不許看那裡。」

「很美!」姚澤由衷的笑了起來。

「才不是,那地方有什麼美的,女孩子都不是一樣嘛。」林蕊馨羞澀的道。

姚澤笑道:「當然是有區別的,有些女人下面看上去黑黢黢的,看了就沒有興趣,而蕊馨你的,一看便是粉嫩嫩的,如同剛成熟的水蜜桃一般,是一般女人能比的么?」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林蕊馨羞澀的閉上眼睛,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自己馬上就要成為姚澤哥的女人了,林蕊馨心裡喜滋滋的想著。

「蕊馨,你準備好了沒?」姚澤握住自己的堅挺,對準了位置,然後提醒的問道。

林蕊馨咬了咬唇,微微點頭。

姚澤將自己下身抵在了林蕊馨的私處,這輕輕的一觸碰,惹得林蕊馨身子敏感的緊緊的綳直,雙腿直挺挺的伸直。

「一會兒就好了,別怕。」姚澤輕輕在門徑出摩擦幾下,見水漬充足,便慢慢的挺直了姚澤一寸寸的朝著裡面擠了進去。

開始林蕊馨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