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章舌頭伸進去才算親吻

第六百九十章舌頭伸進去才算親吻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21 00:32  字數:3430

深夜,瑟瑟的寒風呼呼的刮著,一輛綠色越野車子以飛馳的速度朝著燕京郊外的方向開了去,在黑夜拖出一條長長的影子來。

一直將車子開到了燕京郊外的墓場,車子才急剎車的停了下來。

慕蓉崔楠推開車門從車裡走了出來,手裡握著一瓶白酒,目光有些傷痛的朝著墓地走去。

在一名身穿軍裝的年輕士兵的墓碑前面墓場崔楠停住了腳步,然後望著墓碑上的男人,輕輕嘆了口氣,道:「俊傑,又是一年過去了,可是我的傷痛一點都沒減輕,當初,你為什麼要捨棄自己的命來救我,現在讓我和的如此疼苦,還不如當初一槍來個了解。」

慕蓉崔楠對著墓碑喃喃自語一陣,然後扭開白酒的瓶蓋,臉色露出一絲笑意道:「帶了你最愛的二鍋頭,真不知道你為什麼喜歡喝這種酒,太烈了,每次和你喝這種酒都感覺心臟要著火似的。」

她對著嘴灌了一口白酒,將剩下的白酒一股腦的倒在了墓碑前,然後輕輕吁了口氣,道:「不知道你在下面會不會很孤獨,我的心卻在你走之後孤單了五年了,我父親給我介紹過幾次都被我拒絕了,你在我面前倒下的場景一直映在我的腦海,怎麼都揮之不去,我沒辦法再去接受別的男人,俊傑,我這樣做對嗎?」

慕蓉崔楠迷茫的望著墓碑,目光變的有些渙散起來,腦海中彷彿又呈現了當初的那個痛徹心扉的場景。

五年前的一個夜晚,慕蓉崔楠和許俊傑接到上級的命令狙殺竊取國家機密的外國間諜,兩人追殺了那名間接一天一夜,眼看著就要過三八線了,慕蓉崔楠心裡極為著急,怕間諜將國家機密給帶了回去,急於抓住那名間諜的慕蓉崔楠迷了心竅,中了敵人的圈套,被那間諜給活捉了。

當是的許俊傑是慕蓉崔楠的組長,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國安,做搭檔已經有三年了,不管是什麼任務都是兩人一起執行,長此以往,兩人日久生情,很快就私定了終生,準備再干一年便退出國安,結婚生子,可惜天意弄人,就在追殺間諜的那次任務重,慕蓉崔楠被間諜抓住,許俊傑為了救慕蓉崔楠,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慕蓉崔楠的身子,那顆子彈穿過了許俊傑的眉心,許俊傑當場死亡,就在許俊傑被殺的同時,慕蓉崔楠將槍瞄準了間諜,子彈同一時間穿進了間諜的心臟,間諜被擊斃了,國家機密也保住了,可惜許俊傑卻永遠的沉睡了過去。

自那件事情以後,慕蓉崔楠心痛了很久,她一直責怪自己太衝動,身手太差,才導致許俊傑無辜慘死,心裡的自怨越積越深,慕蓉崔楠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只有用魔鬼式的訓練來發泄,讓自己不去想別的事情。

她不敢停下來,只要停下訓練,腦海裡面一直回放許俊傑被打中眉心的場景。

就這麼自虐式的訓練了五年,如今的慕蓉崔楠已經當上了國安部的副部長,身手在整個國安部幾乎是無人能敵的,也是那件事情讓慕蓉崔楠變的冷漠、沉默寡言起來。

「馬上又要執行任務了,等下次執行完任務我再來看你。」慕蓉崔楠躬身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慘然一笑,輕聲道:「說不定哪次任務失敗了我就可以下來陪你了。」

「等我死了,咱們埋在一起。」慕蓉崔楠一滴眼淚流了下來,她抹了抹眼淚,朝著墓碑上的照片笑了笑,輕聲道:「走了。」

一身軍衣有著絕美容顏的慕蓉崔楠轉過身去,孤獨的朝著墓地外走去,路旁兩側幽暗的燈光將她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她的背影是那麼孤寂和凄涼……

……

「飽啦飽啦,不能再吃了,再吃就該撐死了。」林蕊馨將剩下的一半炸雞推到姚澤面前,笑眯眯的道:「哥,你也吃一點吧。」

姚澤笑道:「我可吃不下。」

「那就先放在這裡吧,我去洗澡啦。」林蕊馨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整理了一下黑色的斷皮裙,笑眯眯的道。

姚澤鬱悶道:「你今晚又打算留在這裡睡?」

林蕊馨撇嘴道:「當然。」

姚澤能夠想像昨晚自己受的折磨,抱著林蕊馨睡又不敢去隨便碰她,林蕊馨還是不是的故意朝著姚澤敏感的位置蹭上幾下,姚澤飽受精神和**的折磨,一晚上幾乎都在失眠,抱著美人卻不敢去佔有,這種痛苦是可以想想的,「丫頭,咱們打個商量怎麼樣?」

「商量啥啊?」林蕊馨笑嘻嘻的問道。

姚澤鬱悶的道:「今晚咱們就別睡一起了吧,我在隔壁給你開個房間。」

「那可不行。」林蕊馨連連搖頭。

姚澤佯怒的道:「你想幹嘛?都這麼大的姑娘了,好意思和我一起睡?」

「我願意!」林蕊馨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

姚澤咬牙切齒的道:「小心我一個把持不住就把你那個啥了……」

「你對我那個啥唄,我不怪你。」林蕊馨挑了挑眉,朝著姚澤拋了個媚眼。

林蕊馨大學畢業以後脫離了當初的青澀,成熟的身子和漂亮的臉蛋確實有著無比誘惑男人的潛力,讓姚澤鬱悶的是,自己本不想招惹林蕊馨,可是林蕊馨卻一副自投羅網,非得招惹姚澤的架勢,動不動就故意誘惑姚澤一把,對於這件事情,林蕊馨是樂此不彼。

姚澤如今是真分不出林蕊馨是覺得好玩,故意耍自己,還是真想對自己獻身。

「別鬧了,我去給你開房間去。」姚澤說著話,就要出門。

「你敢!」林蕊馨踱著叫,嬌聲道。

姚澤止住腳步,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