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九章爭奪女人

第六百七十九章爭奪女人 (1/3)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14 02:58  字數:5779

「我們那裡表示愛情的花是紅玫瑰,當然越多越好。」我嚮往的說著,如果真有我說的那樣子的求婚,婚禮,得讓多少人羨慕至死啊。

老十幫我把外袍去掉說:「皇阿瑪的意思本來就是保密,我跟皇阿瑪說了,他說回宮的時候給他補禮就可以了,常遠也是知道的,這就行了,我本來想告訴十三弟的,怕他受刺激,嘿嘿。」這小子太壞了。

他把包袱打開,裡面居然全是些胭脂水粉,我好奇的看著他:「你幹嗎啊?唱戲啊?」

我一拍腦門:「壞了壞了,補禮,老公,皇阿瑪笀禮我都忘了個乾淨,再加上這次的事情,我欠他可欠多了啊。」

早上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我下床來活動了下筋骨,昨天晚上睡的好舒服,打了個哈欠,看著他提了個小包袱進來。

他讓我下了馬,然後進到裡面牽了一匹白馬出來,走到我的面前,單膝跪下,舀起我的右手,在我的無名脂上套上一枚鑽戒,我看克拉數大到現在人看到眼睛突出來吧。

早上醒來的時候,他還在睡著,看著他的睡顏,讓我不禁想到昨天晚上的巫山**,吃吃的笑了起來。

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今天晚上好好睡覺,等咱們真正洞房時,我要好好的疼愛你,我的福晉。」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他的話就想是咒語一樣。

激情過後他摟著我,輕輕的親著我說:「在你們家那裡,男的是怎麼向女的求婚的啊?」

這晚上他是真的好好把我疼了個夠,一次次讓我雲里霧裡不知道身在何處,他卻樂此不疲,真懷疑他是不是吃了什麼禁藥。

往後的日子,我是以十福晉的身份過的,不用回宮也離開京城遠些,才不怕什麼呢,他帶著我到處的遊山玩水。

我奇怪的看著他,他笑著說:「這座宅子是皇阿瑪賞給你的,這離京城並不遠,如果你喜歡的話,咱們可以住這邊,現在這兒沒有下人,一切都得咱們自己動手了。別那樣子看著我了,這些布置是我問了常遠的,我今天讓他來了,可是他說怕看咱們大婚,他傷心就沒來。」

下午他帶著我在周圍好好的轉了轉,這小院的位置怕是在常遠家的上游吧,遠山近水都很熟悉,晚上回來的時候,小福從宮裡給我們送來的酒和菜就走了。

「不幹嗎你摟我這麼使勁兒,不怕勒死我啊。」他覺得我現在的樣子獃獃的。

他好像聽到我的笑起,翻身把我摟住,喃喃的說:「不想起,再睡會兒嘛,閉上眼睛,再睡會兒。」

老十笑著給他一拳,他也笑了起來,轉身回房去了,老十坐在我邊上看著我。

我壞笑著說:「你去照下鏡子,這是我給你的章,我的專屬章。」

他走到蒲團前,跪了下去,拉著我跪在他身邊,鄭重的磕了三個響頭:「額娘,這個是你的兒媳婦,兒子今天帶她來看看您,過一段得空了,兒子也會帶她去您陵上看看的。你看她好看嗎?兒子愛她愛的不行,你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兒子和她可以一直美滿的生活。」

我任他在我臉上描來畫去,反正不好看再洗了就是了,看他那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偷笑的樣子,我也覺得好笑。

他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我:「你是哪個星球來的啊?在咱們那兒結了還能離呢,況且這會兒三妻四妾正常的不行,你還說他快結婚了怎麼怎麼滴,你回你的星球去吧,地球很危險。」

他笑起來:「平時上駟監養著它,這會兒出出力是應該的,呵呵,不過它算是咱們的媒人哦,早年我讓你騎它也是看它會不會接受你,沒想到真的接受了,那時候我就在想我一定一定要娶到你。」

他把我抱進了這個宅子,不大,簡單的小四合院,可是一切都很精緻,正房牆上掛著大紅喜字,紅紅的龍鳳蠟燭,牆上也掛了很多玫瑰花籃,地上灑著玫瑰花瓣。

紅燭下,我靜坐在床上,老十是步驟走全的坐在我邊上,把我們的衣角拴在了一起,和我喝著交杯酒,他臉上眼裡全是笑意,而我現在感覺眼前全是粉紅色的。

我累了坐在他邊上,喝著他遞過來的水:「是啊,十四弟算是我從小看大的,他對我是親情多些,我說不清十三弟,可是應該死心了吧,他都快結婚了。」

「睡不著就不睡了。」他說完又撐在我身上,看著我:「寶寶,你真的比來的時候好看了呢,真的。」

他一直笑笑的看著我:「那要什麼花呢?」說著把光光的我拉回懷裡蓋好被子。

這安排好,我用力的點著頭,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宅子離常遠那小別野不是太遠,這倒不錯,成遠鄰了。

我沒好氣的說:「屁女子無才便是德,我夠無才的了,皇阿瑪前天過來轉還讓我回去當差呢,我就是一苦力命,唉。」

他喝了口茶,長舒口氣:「我看你倒樂得接受啊,老十關著你不讓別的男人看你,皇上這樣子你不又能自由啦?不過說到這個,那個十三阿哥我看對你不死心啊,十四阿哥好像好些了,我感覺他把你當兄弟更多些。」

我一聽來了精神:「我告訴你哦,我一直有個夢想,不對應該是很多女孩子的夢想,有一位白馬王子可以舀著鑽戒,然後帶我去一個有很多花的山谷里,向我求婚。」我在床上跟他學著那種單膝下跪的禮。

「哈哈哈哈,一會兒又精神了睡不著了,別呵了。」

常遠看老十回來起身:「十阿哥,你最好當心點兒吧,這孩子腦袋讓門擠到了,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