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四章同床共枕

第六百七十四章同床共枕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11 06:12  字數:3701

幽暗的病房中,納蘭德輕輕握住納蘭冰旋有些冰冷的手,沉默了好久,他輕輕嘆了口氣,帶著懺悔的表情道:「冰旋,我這個爹確實沒當好啊,當年,如果我大度一點,原諒了你母親犯下的錯誤,也不至於讓你成了沒娘的孩子,一直懷恨我到現在,爹真的好後悔,這麼多年來爹一直對你心生愧疚,是爹讓你受了這麼多苦,如果你真這麼躺著,永遠不醒過來,以後爹可怎麼辦啊。」

「冰旋,對於當年你母親的事情,你完全是不知情的,我也不知如何向你開口,如果……如果你母親當年不背著我做出那種事情,也不會落的投河自盡的下場,我想原諒她來著,只是她恐怕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我對她已經夠好了,她卻還是背叛了我……」納蘭德握住納蘭冰旋的手,在納蘭冰旋身邊喃喃自語。

「你爹我這輩子過的何嘗不辛苦,作為納蘭家的兒郎,承擔著家族的興衰責任,幾十年的艱苦奮鬥,即便是混到了自己理想的位置,可是卻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做了那麼多努力,又有什麼用呢?」

「冰旋啊,你快點好起來,爹不能失去你……」

高檔別墅樓中,劉羽菲停好車子剛走進屋,別墅客廳的水晶燈突然被打開,亮堂的光線刺的劉羽菲微微眯起了眼睛。

「這麼晚了,還出去喝酒?」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看著劉羽菲沒什麼表情的問道。

劉羽菲有些緊張的捏緊自己的手提包,點了點頭,道:「喝朋友出去聚了聚。」

「什麼朋友?」男人出手問道。

劉羽菲敷衍的道:「幾個普通朋友。」官場之財色誘人674

「納蘭家的小子吧?」男人突然道。

劉羽菲詫異的道:「乾爹,你跟蹤我?」

劉羽菲的乾爹搖了搖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笑道:「想知道你的行蹤,還需要跟蹤嗎?那你也太小瞧你乾爹了。那小子和你說什麼了?」他對劉羽菲問道。

劉羽菲裝作一副不知情的說道:「納蘭離的堂姐差點被人害死,乾爹,你知道這個事情嗎?」

「哦,是嗎?」劉羽菲的乾爹笑了笑,道:「她怎麼樣了?」

劉羽菲知道她乾爹問的納蘭冰旋,就出聲道:「好像是搶救過來了,可是,好像永遠都醒不過來了,真不知道誰這麼狠心,對這麼漂亮的女人下毒手。」

劉羽菲的乾爹冷哼一聲,道:「無毒不丈夫,你一個女孩子家知道什麼。」旋即,他繼續道:「以後多和納蘭家走動,有什麼消息要毫不隱瞞的告訴我,知道嗎?」

劉羽菲心裡有些反感這種做法,不過她還是裝作很愉悅的答應下來。

劉羽菲的乾爹這才滿意的點頭,道:「去休息吧,以後別這麼晚回家,外面比較『亂』,女孩子很容易出事的。」

「知道了,乾爹。」劉羽菲在心裡暗自鬆了口氣,然後朝著自己卧室走去。

「成植物人了,也好,只是她手裡的東西千萬不要落到了納蘭家手中才是。」男人暗自嘀咕起來。

……

「消息打聽的怎麼樣了?」納蘭初陽的四合院中已經堆滿的積雪,納蘭初陽坐在裝有暖氣的卧房,出聲對納蘭錦問道。

納蘭錦將車禍時從納蘭冰旋手裡找到的u盤放在了納蘭初陽旁邊,然後苦笑的道:「人已經確定了。」

「哦?」納蘭初陽『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問道:「林家小子現在在什麼地方?」官場之財色誘人674

納蘭錦道:「其實您已經見過他一次。」

「見過一次?」納蘭初陽更加疑『惑』了,「到底是誰,你別賣關子了。」

「姚澤啊,以前來燕京時和冰旋一起來過的那小子,小離現在便是跟著他在江平混呢。」納蘭錦笑著解釋道。

「是他!」納蘭初陽有些不敢相信,他聽了納蘭錦的話,也是苦笑起來,「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啊,如果冰旋知道她自己一直找的人就在身邊,不知道是作何感想。」

想到躺在醫院如植物人一般的孫女,納蘭初陽深深的嘆了口氣,道:「要不把冰旋轉到美國去試試,說不定以美國的醫療技術,能夠治好冰旋呢?」

納蘭錦苦笑道:「父親,你不是一直不相信老美的任何東西嗎?」

納蘭初陽道:「討厭是討厭,不過他們的科技確實領先與我們國家,這是不爭的事實,為了我孫女,我願意相信老美的技術一次。」

納蘭錦搖頭道:「冰旋住的醫院是什麼水平您還不知道?那是給國家領導人看病的醫院,裡面全是國家一流的專家醫師,他們都解決不了的問題,送到美國去就能給解決了?」

「也是。」納蘭初陽嘆了口氣,眼神有些擔憂的道:「這種事情只能靠冰旋自己了,希望她能夠早點醒過來。」

「爸,你說咱們要把姚澤真實的身份告訴林家嗎?」納蘭錦出聲問道。

納蘭初陽思索了一下,搖頭道:「暫時先別告訴林家,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也不清楚,最好是了解了當年的情況再做決定,這也是抱著對姚澤負責的態度,畢竟,他願不願意讓林家人知道他也是個未知數。」

「那成,我在暗中調查一下當年的事情……」

……

宋楚楚一個人將一瓶紅酒給喝的一乾二淨,屋內的熱氣將她嫵媚的俏臉蒸騰的緋紅不已,這也有酒精的效果,她將空杯子放在一旁,表情變的有些『迷』離起來,顯然是喝的有些醉意了,不過意識還算清醒,「來,咱再喝。」

姚澤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