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二章宋楚楚最後的防線

第六百七十二章宋楚楚最後的防線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11 04:38  字數:3905

敲門聲讓宋楚楚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出聲問道:「誰啊?」

姚澤在門外苦笑道:「楚楚姐,是我。」

宋楚楚將房門打開,然後疑惑的問道:「怎麼又回來了?」

姚澤攤手道:「車子打不燃了,走不了。」

宋楚楚一臉懷疑的表情,姚澤再次苦笑道:「我至於用這種方法騙你么?」

「那怎麼辦啊?」宋楚楚出聲問道。

姚澤頭髮上沾滿了雪花,他用手抹了一把頭髮,然後道:「要不就在這裡對付一晚上吧?」

宋楚楚猶豫了一下,輕輕嗯了一聲,此時她確實很孤單,她在心裡默默的想,就一晚上,讓他留在這裡一晚上吧。

「進來吧,趕緊洗個熱水澡,免得感冒。」宋楚楚側身讓姚澤進去。

兩人單獨在一起相處,突然感覺有些曖昧的氣氛,宋楚楚心裡有些心虛的不敢去看姚澤,她扭過頭去,咬了咬唇,然後輕聲道:「我去給你放熱水。」

姚澤點頭答應一聲,然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過了一會兒,宋楚楚從浴室出來,拿出一套浴巾給姚澤,道:「這是你沈叔叔的,你將就一下。」

姚澤接過浴巾笑了笑,然後轉身去了浴室。

外面的天空依然白雪飄舞,宋楚楚將卧室的暖氣打開,然後去廚房炒了兩個小菜,又將酒櫃的紅酒給開了一旁,兩個高腳杯各倒了半杯。

等姚澤洗完澡出來,宋楚楚招手道:「小澤,過來陪我喝一杯。」

姚澤笑道:「這會兒怎麼想著要喝酒,晚上讓你喝你都不喝呢。」

宋楚楚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柔聲道:「突然想喝了。」

姚澤似乎感覺到宋楚楚情緒不怎麼好,就走到餐桌,輕聲問道:「怎麼,有心事?」

宋楚楚擠出笑意,搖頭道:「沒有的事情,你別多想。」

「來,咱們喝酒。」她將一杯紅酒遞給姚澤。

姚澤接過後,晃了晃酒杯,笑道:「我還是喝白酒吧,這玩意我不喜歡。」

宋楚楚起身去酒櫃給姚澤拿來白酒,給姚澤倒上,又把姚澤那杯紅酒倒進自己的杯中。

望著一滿杯紅酒,宋楚楚輕輕嘆了口氣,道:「時間過的真快,人生已經過半了,感覺自己什麼好的回憶都沒留下。」

姚澤默默的抿了口酒,然後說道:「什麼才算美好的回憶?」

宋楚楚一臉神往的表情道:「和愛的人在一起,無時無刻都是美好的回憶。」

姚澤端起杯子,然後望著宋楚楚,輕聲問道:「你現在是什麼感覺?算的上美好嗎?」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俏臉微微一紅,紅潤的嘴唇動了動,然後輕輕嘆了口氣,對姚澤道:「不許和我這麼說話。」

姚澤一杯白酒一口喝下一半,然後吁了口氣,表情有些苦悶。

宋楚楚蹙了蹙柳眉,輕聲道:「別喝那麼急,傷身子。」

姚澤道:「楚楚姐,何必為難自己,只要你願意,我可以一直陪著你的。」

宋楚楚搖了搖頭,道:「我們的身份註定了我們不可能在一起,小澤,難道你還看不清形式嗎?楚楚姐不想害了你。」

姚澤擺手道:「我沒覺得你害我,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等你。」

宋楚楚嘆了口氣,帶著責怪的語氣道:「你這樣會讓我很為難的。」

姚澤道:「難道我們真的變成陌路了你才開心?」

宋楚楚默然無語,端起杯子抿了口酒,心裡想著,如果真和姚澤成為了陌路,那麼以後自己會不會很難受……

她確實是喜歡上了姚澤,這一點她欺騙不了自己的內心,但是,她和姚澤的身份關係不容她愛上姚澤,沈江銘在的時候宋楚楚還能暫時忘掉這些,等沈江銘去世了,只剩她獨自一人的時候她總是會胡思亂想。

有一次晚上做夢,夢到自己一狠心,真和姚澤在一起了,但是結局卻是因為兩人在一起了,姚澤受到了道德的譴責,以至於丟了官,甚至還遭人唾罵,一度低沉下去。

這個夢醒來後宋楚楚心裡難受了很久,她生怕夢境成真,所以她更加的不敢和姚澤接觸了,以至於好一段時間,姚澤給她打電話她都當做沒看見。

「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心嗎?」姚澤見宋楚楚有些出神,輕聲說道。

宋楚楚回過神,嘆氣道:「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你也不要和我說,咱們……一直都是朋友,不是嗎?」

「朋友?」姚澤笑了笑,心裡感覺撥涼撥涼的,「是,我們是朋友。」

姚澤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然後起身道:「走了。」

宋楚楚愣了一下,趕忙問道:「這麼晚了,你去哪?」

姚澤沒有回話,起身朝外面走,宋楚楚趕緊跟著站了起來,「別耍小孩子脾氣,你回來。」

姚澤站在門口換鞋子的時候,宋楚楚攆了過來,拉住姚澤的胳膊,嬌聲道:「別走,喝了這麼多酒,我不放心。」

「我沒喝醉。」姚澤吁了口氣,擺手道。

宋楚楚一把抱住了姚澤的胳膊,帶著祈求的語氣嬌聲道:「別走,算姐求你了,就今晚……」

姚澤微微一愣,從來沒見宋楚楚如此低落的和自己說話,在姚澤心中,宋楚楚一直是個很堅強的女人,即便是沈江銘去世那會兒宋楚楚在外人面前依然表現的很堅強,這一刻姚澤突然感覺宋楚楚突然變的很脆弱,似乎一碰就會碎了一般。

他怕失去宋楚楚,在宋楚楚抱住他胳膊的時候,他的手輕輕一拉,將宋楚楚拉到自己懷中,然後緊緊的摟住了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