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六十八章一場雪,一場事故

第六百六十八章一場雪,一場事故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08 23:40  字數:3515

除夕過後的第二天,終於迎來了冬至的第一場雪,早晨推開窗戶,窗外已經是銀裝素裹,被白雪所覆蓋的世界。即可找到本站

秦海心躺在被窩裡,瞧見姚澤打開窗戶,就笑眯眯的問道:「是不是下雪了?」

姚澤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笑道:「是啊,下雪了,好多年沒有下過這麼大的學,目測雪的厚度可以到小腿了。」最近這些年由於各方面的污染,導致全球氣候升溫,這種大雪很久沒有見到過了。

姚澤依稀記得,還是上小學時曾經下的雪到過小腿,之後很多年都只是象徵性的下了一點小學。

「真下雪了嗎?」秦海心掀開被子,從被窩裡鑽了出來,只穿著單薄的睡衣就跑到窗戶邊上來看雪景。

姚澤苦笑道:「小心著涼了。」

秦海心望著窗外一望不到邊的白茫茫一片,興奮的拉著姚澤道:「趕緊洗漱,我們下去玩雪去。」

「……」姚澤道:「都多大的人了,玩什麼雪啊,太冷,我不去。」

秦海心拉著姚澤的胳膊,撅著嘴撒嬌般的搖晃著姚澤的胳膊道:「老公,去嘛,陪我玩一會兒,這段時間在家裡快無聊死了。」

最近秦海心整日的和姚澤膩在一起,倒是和姚澤關係更加親密了,心情好時就會學著小姑娘的模樣給姚澤撒嬌。

姚澤苦笑不已的道:「都是孩子他娘了,還和小孩子一般。」姚澤捏了捏秦海心的鼻子,笑道:「今天可不行,我得去張書記家拜年,這段時間可能會有很多人去我市委那邊的家串門,我可能需要搬到市委家屬院那邊住幾天。」

「好吧,工作重要。」秦海心放開姚澤的胳膊,笑道:「我待會兒喊胡靜陪我逛街去,回江平以後都還沒去商場逛過呢。」

「去吧,好好的逛一下。雪大,就別開車了。」

……

姚澤開著車子去市委家屬院,路上給唐順義打了個拜年電話,一陣寒暄,唐順義的電話被唐敏給搶了去,她小跑的進了卧室,倒在床上,帶著幽怨的語氣道:「姚澤,我想你了。」

姚澤笑了笑,由於路滑,不由得放慢了車速,小心翼翼的開著車子,然後對著電話里的唐敏笑著道:「等忙完事情,過幾天我就去省里看你去。」

唐敏趴在床上,笑眯眯的道:「姚澤,要不我去江平找你吧,你父親不是回來了嗎,我是不是要去給你父親拜個年?」

姚澤怕唐敏去江平見到自己的兒子和秦海心受不了這種刺激,於是趕緊道:「還是不要過來了,最近幾天雪大,高速都被封路了,等雪小了我去看你吧,我父親那邊我會替你說的。」

唐敏想了想也是,這麼大的學高速也走不成,於是就點頭道:「那我在淮源等你哦。」

姚澤車子開到市委家屬院門口時車子突然拋錨了,無奈只好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守門的門衛見了姚澤,趕緊從門衛房走了出來,搓了搓手,咧嘴笑道:「姚市長,新年快樂啊,這車子怎麼了?」

姚澤笑了笑,道:「可能是拋錨了吧。」

門衛笑道:「要不我幫您看看?」

姚澤道:「你會修車?」

門衛將自己腦袋上的厚軍帽給扯了下來,笑道:「年輕的時候學過修車,如果不是什麼大問題,應該可以修好。」

姚澤拍了拍門衛的肩膀,道:「那就拜託你了,如果修好了就開到我家門口,我去張書記那裡坐坐。」

「好的,您先忙,先忙。」門衛趕緊點頭,能夠幫助市長,他心裡興奮不已。

深一腳淺一腳踩著咯咯作響的雪,皮鞋上沾了不上雪漬,他走到張愛民家門口,跺了跺腳上的雪,真要敲門時,房門被張愛民打開,只見郭義達笑眯眯的從裡面走了出來,連忙道:「張書記您別送了,您忙著。」他一扭頭,瞧見門口的姚澤,先是一愣,接著反應過來,朝著姚澤笑了笑,連一句客氣話都沒說,轉身就走。

郭義達的侄子因為涉及到魚梁洲旅遊開發賄賂官員的事情被姚澤親自給關了進去,郭義達向姚澤求情卻被姚澤給拒絕了,由此,郭義達便更加懷恨姚澤了。

姚澤也沒打算給郭義達面子,雖然郭義達是市委組織部部長,明面上是幫著自己的,但是誰知道他會不會在關鍵時刻調轉槍頭對付自己,姚澤和郭家的仇怨不是一天兩天,得罪了郭義達姚澤還真不放在心上,對付郭義達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姚澤沒理會郭義達的態度,望著郭義達離開,笑眯眯的對張愛民道:「這郭部長對我意見大的很啊。」

張愛民笑了笑,道:「姚市長,快進來,裡面說話。」

姚澤換上鞋子後,走進屋裡,暖和讓他有些冰冷的身子緩和了一些,張愛民讓妻子給姚澤泡了一杯大紅袍,然後又客氣的給姚澤遞煙,笑道:「姚市長的父親應該回來了吧,當初我在江平做副市長的時候可是和你父親吃過幾次飯,他是咱們江平有名的企業家啊。」

「啥企業家啊,小打小鬧。」姚澤笑了笑,道:「張書記過來可好?」

張愛民笑著道:「能有什麼好不好的,家裡也沒什麼老人了,兒子也在國外沒回來,過年就我和我妻子兩個人過,冷清的很啊。」

「這樣啊,早知道是這個樣子,昨天應該請張書記去我們家過年才對。」

張愛民笑著擺手道:「還是算了吧,你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一次,我這外人去了多掃興啊,我可沒那麼不開眼,哈哈。」

姚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