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六十六章脫離危險

第六百六十六章脫離危險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07 03:03  字數:3499

夜色朦朧,一名遮住面部的男子,腳步輕盈的在一棟別墅門口停了下來,他輕輕敲了敲房門,沒一會兒一個撐著拐杖的老年人將房門打開,瞧見男子,他沉聲道:「進來。」

蒙面男子走了進去後,將面罩扯了下來,帶著歉意的表情道:「乾爹,對不起,東西我沒拿到。」

那老年人不悅的道:「你連一個女人都對付不了?」

男子趕緊解釋道:「本來東西是可以唾手可得,誰想到納蘭德那個老東西一直派人暗中保護納蘭冰旋,所以錯失的搶奪的最好時機,不過,納蘭冰旋也活不了了,沒事兒的乾爹。」

「什麼?」老者瞪大眼睛提高分辨的道:「你把納蘭冰旋給殺了?」

「恐怕還沒死,不過,即便是不死也殘廢了。」

啪!

老者起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男子的臉上,「廢物,我只是讓你去搶東西,又不是讓你去殺她,你知不知你這麼做會給我帶來多大的麻煩,以納蘭家的勢力,想要追查出你只是時間的問題。」

「乾爹,那可這麼辦啊?」男子捂著臉問道。

老者沉吟片刻,當機立斷道:「你先去國外躲一陣子,等風頭過了再回來,我沒讓你回來之前你千萬不要偷偷跑回來知道嗎?」

「好,乾爹,我聽你的。」男子答應一聲,接著又問道:「可是,林蓓蕾那邊怎麼解釋?」此人正是林蓓蕾如今的男朋友,陳鋒。

「她那邊你隨便找個借口,就說去國外出差,不要讓她產生懷疑,她可是我手裡的一顆好棋子,我以後還得拿她來對付林家。」

「我知道了乾爹,明天天一亮我立馬就啟程。」

兩人談話的時候,躲在別墅遠處角落的一名漂亮姑娘聽了兩人的對話微微蹙了蹙眉,「這個陳鋒膽子也太大了,竟然連納蘭家的小姐都敢刺殺,聽芳然說,那個納蘭冰旋和姚澤是朋友,乾爹讓我接近姚澤又是為了什麼目的?

「難道……」

女孩想的正入神,突然被人捂住了嘴巴。

她嚇的魂飛魄散,剛要掙扎時,耳邊傳來女子軟軟糯糯的聲音:「羽菲,是媽媽。」

偷聽老者談話的女子便是劉羽菲了。

劉羽菲聽見母親的聲音,微微吁了口氣,低聲道:「媽,你想嚇死我啊。」

劉羽菲的母親王蘭芝趕緊拉著女兒去了他的房間,然後將房門反鎖,用手指戳了劉羽菲額頭一下,不悅的責怪道:「大半夜不睡覺偷聽你乾爹談話,你不想活了,以你乾爹的性子,若是讓他發現了,他能饒過你?」

劉羽菲表情有些嚴肅的道:「媽,我總感覺乾爹做的事情可能會很恐怖,我們不要攪合到那的事情好不好,我們自己單獨搬出去住吧。」

「晚了。」王蘭芝嘆了口氣道:「如果我們現在提出搬出去住,他會毫不猶豫的將我們給滅口了。」

劉羽菲神色有些黯然,「我不想被他利用,乾爹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溫柔慈祥的乾爹了,他讓我感到顫慄。」

王蘭芝嘆了口氣,摸了摸劉羽菲的頭髮,道:「女兒啊,以後有機會你就去國外吧,去了國外不要回來了,你乾爹的勢力不至於能影響到國外,但是如果在國內千萬不要打這種主意,我可不想失去你。」

劉羽菲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到時候我們一起走。」

王蘭芝道:「我年紀大了,還能去什麼地方,你如果能逃走就逃走吧,不用管我,以後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千萬不要受他的威脅,我老了,死就死了,但是如果連累了你,我死都不會瞑目的,知道嗎。」

劉羽菲道:「不管怎麼樣,我一定不會丟下母親,我一定會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

納蘭初陽已經很久沒有離開過四合院,聽說納蘭冰旋出事,納蘭初陽趕緊趕去軍區醫院,此時,納蘭錦和納蘭離也趕了過來。

「爸,你怎麼來了?」納蘭德眼眶仍然泛著紅,見自己父親撐著拐杖走進了搶救室,趕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納蘭初陽沉著臉,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能不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納蘭德嘆了口氣,道:「還在搶救,也不知道會不會……」

「不會有事的。」納蘭初陽深深呼了口氣,然後冷著臉問道:「有沒有找到兇手?」

納蘭德搖頭道:「還沒有,不過,我一定會儘管將兇手繩之以法的。」

納蘭初陽道:「有人竟敢傷害我納蘭家的人,是不是看我很久沒出來了就認為我納蘭家不行了!」

納蘭初陽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氣急敗壞了,聽到納蘭冰旋出事的時候,他差點沒暈過去。

又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急救室的房門被他推開,胡主任摘下了面罩,輕輕嘆了口氣。

納蘭初陽瞪大了眼睛,撐著拐杖的手有些顫抖的問道:「怎麼,我孫女她……」

胡主任面露愧疚之色,道:「人是救活了,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可是……」

「可是什麼?」納蘭德怒聲問道。

胡主任道:「可是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就看她的造化了。」

納蘭錦在一旁問道:「最長需要多久醒來?」

胡主任吁了口氣,朝著納蘭初陽和納蘭德看了一眼,悻悻道:「最長可能是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永遠也醒不過來?」納蘭德嘴裡嘀咕一句,表情有些木訥起來,眼淚忍不住的嘩嘩流了出來,都說軍營里的男人鐵打的漢子,納蘭德已經很多年沒有流過眼淚了,即便是當年中了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