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六十四章離真相越來越近

第六百六十四章離真相越來越近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06 00:38  字數:3470

吃過晚飯,納蘭初陽將納蘭冰旋留了下來,整個房間中就只剩爺孫兩人,納蘭初陽笑眯眯的道:「冰旋啊,給爺爺泡壺茶過來,咱們聊聊。」

納蘭冰旋點點頭,將納蘭初陽珍藏的好茶葉拿了出來,用瓷器茶壺泡了壺茶,端了過去,然後坐在納蘭初陽身邊,靜靜的等著納蘭初陽的問話。

「冰旋啊,最近有沒有什麼眉目?」納蘭初陽抿了口茶後,望著納蘭冰旋笑著問道。

納蘭冰旋眼神有些黯然的搖頭,「依然沒什麼頭緒,我能夠感覺到他人一定還在江平市,可是江平那麼大,要找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納蘭初陽輕輕拍了拍納蘭冰旋的手背,慈祥的笑著道:「別心急,一定會找到了,這麼多年的苦苦等待足以可以感動上蒼了,只是時候未到罷了,相信爺爺,總有一天你們能夠相逢的。」

納蘭冰旋笑了笑,點頭嗯了一聲。

納蘭初陽繼續道:「那個叫姚澤的小子現在不是江平的市長嗎,跟他說說,讓他幫忙找,有『政府』官方幫忙找人更容易找到。」

納蘭冰旋道:「年後我打算去江平,然後再想想辦法。」

納蘭初陽點了點頭,然後道:「冰旋啊,你還太年輕,很多事情想不通,其實你根本沒必要在林萬山那邊下工夫,他肯定不會是害死自己侄子的兇手。」官場之財色誘人664

「為什麼?」納蘭冰旋疑『惑』不解的望著納蘭初陽,問道。

納蘭初陽喝了口茶,笑眯眯的道:「因為動機不足啊,根本就是沒有動機,他失心瘋嗎?為什麼要害死自己的侄子?更何況林家和我們納蘭家一樣,第三代就那麼一個兒子,他又怎麼可能親手把林家的香火給滅掉。」

納蘭冰旋沉思起來,想了想,覺得有道理,不過當年她親眼瞧見林萬山將林繼揚從二樓樓梯推了下去。

「爺爺,可是我當年親眼看見林萬山迫害林繼揚的過程。」

納蘭初陽嘆了口氣道:「有些事情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大家族之間有著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許當初林萬山那麼做只是迫於形勢,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林萬山肯定不會有意還自己的親侄子。」

「那您的意思,林萬山那邊沒必要下工夫了?」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初陽道:「林萬山那邊如果能找到線索當然好,但是這種幾率太小了,林萬山是不會把當年發生的事情告訴你,裡面可能牽扯到太多東西,導致林萬山不得不對自己侄子下手,他一定是有苦衷的,當年林鴻德為了爭奪總理一職,得罪了太多權貴,也有一些權貴因為他而遭到打壓,也許可能是林家招惹的人太多,遭到別人的報復……」納蘭初陽這些日子也在不停的考慮林家的這些事情,希望能夠幫到自己這個苦命的孫女,想來想去,納蘭初陽斷定林萬山當初只是迫於形勢才親手將自己侄子給從樓上推了下去,造成死亡的假象,只不過是為了躲避些什麼。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初陽道:「等。」

「這種情況發展下去,相信很快當年的事情會再次爆發,那個時候林繼揚一定會出現的。還記得你去找證據時,被謀殺的人嗎?」

納蘭冰旋輕輕點頭,幾個月前納蘭冰旋去了當年送走林繼揚的司機家中,可惜歹徒在納蘭冰旋前一步將那名司機個謀殺了,導致線索就此中斷。

納蘭初陽見納蘭冰旋點頭,就道:「那人雖然被謀殺了,證據也被搶走了,不過我相信只要用心去找,肯定還會找到蛛絲馬跡的。」

納蘭冰旋道:「我再去一趟那人的家中?」

納蘭初陽點頭道:「仔細去找找,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一個人如果要留下證據或者線索,不一定就只是記在本子上,說不定還有其他留下來的隱藏線索,這就靠你自己去發現了。」

……官場之財色誘人664

根據納蘭初陽的提示,第二天一早納蘭冰旋再次去了天津市,找到了陳忠明的妻子李玉珍,納蘭冰旋敲響李玉珍家門時,她正在訓著自己兒子陳翔宇不該貪玩不做暑假作業,見那名漂亮的姑娘再次拜訪,李玉珍趕緊讓納蘭冰旋進來,然後鋝了鋝額間散『亂』的頭髮,笑了笑,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您應該是納蘭姑娘吧?」

納蘭冰旋點了點頭,將自己買的水果放在茶几上,輕聲道:「又要打擾你了。」

李玉珍擺手道:「沒事兒,你有什麼事情儘管問便是,我也希望快點找到殺害我老公的兇手,這個人一天不伏法我就寢食難安。」

納蘭冰旋點了點頭,然後問道:「還記得你丈夫被兇手搶走的筆記本嗎?」

「嗯,記得,怎麼呢?」李玉珍點頭,然後問道。

納蘭冰旋就問道:「你丈夫除了記在筆記本上,還有可能記在別的什麼地方嗎?」

李玉珍低頭沉思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帶著歉意的道:「我對他的事情不了解,以前問他,他總說讓我別管他的事情,說有些事情涉及到太大,不能隨便透『露』出去,否則會惹來殺身之禍,自那以後我再也沒問過他的事情。」

「那個筆記本上一定是記錄了當年發生的事情,卻沒想到被兇手給搶走了。」納蘭冰旋表情有些失望的輕輕嘆了口氣。

陳忠明的兒子陳翔宇是一名高三的學生,算的上是大孩子了,聽了母親和這位漂亮姐姐的對話,陳翔宇猶豫了一下,然後道:「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