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六十章逼走調查小組

第六百六十章逼走調查小組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1-04 03:14  字數:3692

高檔的西餐廳中,服務員為范朝陽和陳小曼倒上紅酒後離開,陳小曼望著范朝陽帥氣的臉,笑道:「我真的很想你以前的女朋友?」

范朝陽點頭,道:「非常像。」

「有她的照片嗎?我想看看。」

范朝陽歉意的笑了笑,道:「怕睹物思人,所以沒帶在身邊。」

「噢。」陳小曼理解的點頭,然後端起高腳杯,笑道:「你很帥,以後會找到一個很好的女朋友。」

范朝陽和陳小曼碰了一下杯子,然後嘆氣道:「我始終忘不了她,你和她太像了,如果你沒結婚……」

「喝酒。」陳小曼打斷了范朝陽的話,鮮紅的嘴唇含住高腳杯杯口,輕輕抿了口紅酒。

范朝陽再次將飾品盒拿了出來,然後道:「可以接受我這份禮物嗎?」

「為什麼要送給我?」陳小曼笑問道。

范朝陽道:「因為這樣飾品是我買給我女朋友的,可惜沒能親自為她戴上。」

「能和我講講你和你女朋友的事情嗎?」陳小曼有些痴迷的望著眼前這個帥氣而又痴情的男人,語氣溫柔的問道。

范朝陽點了點頭,憑著自己的想像,給陳小曼勾勒了一場悲傷又感人的愛情故事……

……

江平市,市委書記辦公室,張愛民接到了法院打來的電話,因為這個案子涉及到省里的官員,法院院長做不了主,所以上報到了張愛民那裡,「你是說沈市長的妻子將省紀委的胡主任告上了法庭?」

法院院長出聲道:「對,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所以想請示一下張書記。」

「她告胡主任的理由充分嗎?」張愛民沉吟一下,然後問道。

法院院長點頭道:「按照正常程序是可以將胡主任告上法庭的。」

「那就這麼辦吧,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不能因為他是省里的領導咱們就徇私枉法吧,一定要公平正義知道嗎?」張愛民吩咐的說道。

電話那頭,法院院長趕緊點頭答應下來,只要張愛民發話了,他才敢安心的傳呼胡億龍。

胡億龍原本是來江平調查姚澤的事情,誰知道卻牽扯到了自己身上,背了官司,惹了麻煩,當下他趕緊給省紀委書記黃中陽打了電話,把他現在的處境告訴了黃中陽,黃中原聽後責怪了胡億龍做事太魯莽了,讓他先等消息,不要亂了陣腳。

掛斷胡億龍的電話,黃中陽馬上給省委書記陳光明打了個電話。

此時陳光明正在視察淮源市的一家大型企業,接到黃中陽的電話,估摸著是說江平的事情,於是他讓陪他的人先等一等,他走到了一旁去將電話接通後,道:「黃書記有什麼消息嗎?」

黃中陽嘆了口氣,道:「事情變的有些複雜了。」

「噢?」陳光明道:「怎麼個複雜法?」

「是這樣的……」

聽了黃中陽的敘述,陳光明微微蹙眉,沉聲道:「沈江銘本來就是個老狐狸了,沒想到他媳婦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竟然來了個倒打一耙,真夠聰明的,想擾亂紀委小組的心,從而讓姚澤有拖時間的機會……」

掛斷黃中陽的電話,陪他陳光明來視察的秦大禹走到了陳光明身邊,出聲問道:「陳書記,出什麼事嗎?」他在那邊見陳光明眉頭蹙到了一起,就忍不住過來詢問。

陳光明道:「那個紀委的胡億龍真是個廢物,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到頭來還被一個女人給吭了。」他沉著臉撥通張愛民的電話。

張愛民瞧見是陳光明打來的,知道他的目的,張愛民沉思了片刻,才接通,帶著笑的說道:「陳書記,您有什麼指示嗎?」

陳光明開門見山的道:「省紀委胡主任的事情你知道嗎?」

張愛民道:「嗯,已經聽說了,胡主任也真夠大意的,在紀委幹了這麼多年,還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大晚上的跑到沈市長家中,去查他妻子,沈江銘去世後,家裡就她那麼一個女人,胡主任一個大老爺們,半夜跑別人家去,還對人家進行污衊,人身攻擊,幹這種事情他也太糊塗了吧。」張愛民故意將這些話說給陳光明聽,就是想堵陳光明的嘴,讓他知道胡億龍確實侵犯了宋楚楚的人身權利。

陳光明聽了張愛民的話,請哼了一聲,然後道:「張書記我打電話來是讓你去解決這件事情,不是聽你發牢騷,這件事情你看著辦吧,不要把事情鬧大了,最好是能夠私了。」

張愛民一副為難的語氣道:「哎,陳書記這可不好辦啊,人家宋楚楚是鐵了心的要告胡主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我們公然袒護胡主任事情一旦鬧大了,我怕到時候不好收場啊。」

「那你的意思是讓胡主任上法庭?」陳光明有些不悅了,帶著責備的語氣道。

張愛民苦笑道:「陳書記,要不我再去想想辦法?」

陳光明點頭道:「胡主任是省里派來調查姚市長的調查組小組長,你們若是把他給抓了,不是打省里領導幹部的臉嘛,這件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一個女人而已,還能發出什麼浪花來。」

掛斷陳光明的電話,張愛民露出一抹滿含深意的微笑,他雙手捧著自己的茶杯,低聲笑道:「看來這次姚澤是有驚無險啊。」

胡億龍也知道宋楚楚是故意為難自己,目的就是想讓自己沒法繼續查下去,不過,他來江平的時候是受了秦大禹的委託,如果這點事情都辦不好,還灰溜溜的跑回去,胡億龍覺得就沒臉再見秦大禹了。

他寧願去法庭也不願意妥協,姚澤的事情無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