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五十章宋楚楚的心思

第六百五十章宋楚楚的心思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30 20:51  字數:3872

自從姚澤從哥倫布回來以後一直忙著魚梁洲開發的項目,倒是還沒和宋楚楚見過面,沈江銘去世也有一段時間了,估『摸』著宋楚楚現在的心情也該比前段時間好了很多,於是就拿出電話打給了宋楚楚。

此時,宋楚楚正在自己的美容會所裡面打掃衛生,聽到電話鈴聲,她放下手中的掃帚,然後將茶几上的手機拿了起來,見是姚澤打過來的,宋楚楚神情變的有些複雜,她接通後,輕輕喂一聲,語氣有些生疏的對姚澤問道:「小澤,有什麼事嗎?」

此時到了下班的點,姚澤夾著公文包走出辦公室,將房門帶上,出聲對宋楚楚問道:「楚楚姐,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去找你。」

宋楚楚咬了咬唇,輕聲道:「你找我幹嗎?」

姚澤微微一愣,頓時覺得宋楚楚語氣有些怪,就趕緊問道:「姐,你咋啦?」

宋楚楚知道自己語氣有些僵硬,輕輕吁了口氣,然後低聲道:「沒事兒,我好著呢,你不用來看我,免得招惹是非。」

「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怪我這段時間沒來找你?」姚澤出聲問道。

宋楚楚鋝了鋝額頭的劉海,輕聲道:「沒有的事情,你不要多想,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我好著呢。」

「楚楚姐,你……」官場之財色誘人650

「我真沒事兒!」

姚澤在電話中沉默半響,然後有些生氣的將電話給掛斷了。

宋楚楚聽著電話里的忙音,眼眶一紅,苦澀的笑了笑,咬著唇,低頭繼續掃地,眼淚卻忍不住的從美眸中嘩嘩流了出來,心裡感覺很委屈。

自從沈江銘去世以後,宋楚楚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對姚澤,即便是沈江銘把自己託付給了姚澤,但是宋楚楚依然過不去心中那道坎,她心裡是有姚澤的,但是卻不知道如何面對姚澤。

她沒有愛過沈江銘,年齡的差距使她真的無法喜歡上沈江銘,她這輩子心裡就喜歡了一個人,那便是姚澤了。

可惜,天意弄人,按照輩分,姚澤應該喊自己阿姨才對。

兩人之間的這種輩分關係使得宋楚楚無法跨越心裡的那道坎。

宋楚楚打掃好會所辦公室的衛生後,就提著自己的皮包離開會所,剛走到門口,就瞧見姚澤從車中走了出來,宋楚楚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去關門。

「楚楚姐,剛才對不起了,我不該掛你的電話……」姚澤走到宋楚楚身邊,帶著歉意的道。

宋楚楚眼眶一紅,沒去看姚澤,將會所的玻璃門給鎖上後,望著姚澤擠出笑意的道:「沒事,幹嗎要給阿姨道歉,你又沒做錯什麼!」

「阿姨?」姚澤詫異的望著宋楚楚,「你不是一直喜歡讓我喊你姐嗎?」

宋楚楚扭過頭去,不敢讓姚澤看到自己的表情,道:「還是喊阿姨更合適。」

姚澤聽宋楚楚如此說,頓時就明白她心中所想,原來她一直還邁不過那個坎,沈江銘去世之後她心裡似乎變的更加矛盾起來了。

「楚楚……」姚澤直接喊著宋楚楚的名字,柔聲道:「別胡思『亂』想,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許你離開我的視線。」

宋楚楚搖頭道:「我自己能夠照顧好自己的,小澤,你別在這裡逗留時間太久,我怕別人看見對你影響不好,你趕緊走吧。」官場之財色誘人650

姚澤道:「我不怕。」

「可是我怕,我怕我害你了,還記得我說過的嗎,我希望你坐到省長的位置去,這不是隨口說說的。」宋楚楚帶著祈求之『色』的道:「小澤,阿姨求你了,你趕緊走吧,讓我自己靜一靜好嗎。」

姚澤輕輕嘆息一聲,然後道:「我送你回去吧。」

「我自己回去。」宋楚楚道。

姚澤堅持要送宋楚楚回家:「我把你送到你家門口,我不進屋就是了。」

宋楚楚拗不過姚澤,在這繁華地帶,她還真怕有人認出姚澤來,於是只好點頭答應下來,跟著姚澤進了他的車。

兩人上車後不知道的是在美容會所右側的一個角落裡,正有一個照相機對著兩人一陣狂拍……

坐在車中,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一直快到宋楚楚小區門口的時候,宋楚楚才將目光從窗外移了回來,扭頭望著姚澤,輕聲道:「現在已經有孩子了,以後可得管住自己才是。」

姚澤聽了宋楚楚的話,微微一愣,旋即又醒悟,劉曉嵐和宋楚楚關係如此親密,不可能不把在哥倫布發生的事情告訴宋楚楚,姚澤當即釋然,悻悻笑了笑,道:「你已經知道了啊!」

宋楚楚輕輕點頭,道:「一定要好好對人家母子,海心那姑娘能夠不要名分的給你生孩子足見她對你的情義。」

「嗯,我知道,我不會辜負她的……」姚澤說到這裡目光真摯的望著宋楚楚,輕聲道:「還有你。」

「小澤……」宋楚楚俏臉一紅,心裡狂跳不已,她趕緊扭過頭去,使自己心情平復下來,語氣淡淡的道:「別胡說,我是你阿姨!」

「不,你不是!」姚澤糾正道:「沈叔叔在的時候,按照輩分你名譽上是我阿姨,可是現在沈叔叔已經去了,夫妻關係自然就沒有了,而且你年齡也比我大不了多少,說你是我阿姨,誰信?」

「謬論。」宋楚楚被姚澤說的語窮,輕輕哼了一聲,道:「你別胡思『亂』想了,好好的工作,你在哥倫布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秦大禹的兒子雖然不是直接被你害死的,可是間接的和你有關,我想秦大禹一定不會就這麼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