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四十九章劉曉嵐想要孩子了

第六百四十九章劉曉嵐想要孩子了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30 02:35  字數:3396

周三,姚澤從魚梁洲旅遊開發區視察回來,剛進辦公室坐下,電話便響了起來,是書記張愛民打的,姚澤接通後笑問道:「張書記有什麼事嗎?你是不是從窗子口看見我了,我這剛從工地回來,屁股還沒捂熱呢,你電話就打了過來。」

張愛民笑了笑,然後道:「我已經給你打幾遍電話了,一直沒打通。」

姚澤這才想起來,自己的手機給忘在辦公室了,「張書記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嗎?」。

張愛民道:「秦永昌的案子恐怕有些麻煩啊。」

姚澤不解的問道:「怎麼個麻煩法?他襲擊我的罪名已經坐實了啊。」

張愛民苦笑道:「關鍵是,現在咱們的省委書記介入進來了,事情恐怕有些麻煩了。」

「張書記不管省委怎麼要求,反正我是不同意放人,這麼惡劣的行為,說放就放那還有什麼王法。」姚澤沉著臉說道。

張愛民道:「這樣吧,你先到我這裡來一趟,咱們聊聊,這件事情恐怕真有些棘手。」

姚澤答應一聲,將電話掛斷,然後起身去了張愛民的辦公室。

張愛民見姚澤走了進來,就起身笑著道:「過來坐。」他把姚澤引到沙發上坐,然後跟著在姚澤身邊坐下,朝著姚澤打量兩眼後,問道:「魚梁洲開發的事情進展怎麼樣?」

姚澤給張愛民遞過去一支煙,然後點頭道:「進展還不錯,雖然沒有省里的那個總工程師,不過,依然沒什麼影響。」

張愛民笑了笑,然後對姚澤道:「省委派下來的總工程師被咱們江平給關了起來,現在副省長的兒子又在咱們江平被抓,省委那邊有些不高興了啊。」張愛民隱晦的提醒姚澤,說的是省委其實就是特指省委書記和副省長秦大禹。

「省委那邊不高興我也沒辦法,總不能范了法咱們還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那咱們還怎麼去治理江平,怎麼搞經濟了,我是堅決反對放人的。」姚澤點上煙,悶頭抽了一口,不悅的說道。

如果將秦永昌給放了,指不定那小子在出什麼幺蛾子來對付自己,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姚市長啊,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還是太年輕了,沒法考慮到那麼多事情,省委書記是千萬開罪不得的,否則以後你的仕途之路很難繼續走下去,只要他還在華北一天,你就別想有好日子過,我和你說的這麼透徹只是希望你不要意氣用事,你還年輕,以後的路還長著,忍一時之氣免百日之災啊。」張愛民語重心長的對姚澤說道。

「張書記你不用勸我,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妥協的,省委書記要記恨我就讓他去記恨吧,原則問題是不能動搖的,明明是犯罪了,如果我們因為強權就將人給放了,那就沒必要當江平的父母官了。」姚澤這話說的有些過激了,將張愛民說的老臉一陣通紅,他是勸說姚澤放人的,姚澤卻說這種行為沒資格做江平的父母官,張愛民又怎能不尷尬,只覺得姚澤年齡太小,心思和城府確實太淺了,也沒將姚澤的話放在心上。

等姚澤離開辦公室後,張愛民撥通了省委書記陳光明的電話,表情顯得有些勉強,他是希望姚澤能夠配合自己把放給放了,這樣他沒事也不會給江平帶來麻煩,誰知道姚澤脾氣太倔,根本聽不進去。

「喂,是陳書記嗎?我是愛民。」電話那頭接通後,張愛民帶著笑意的說道。

陳光明年齡五十多歲,看上去倒是蠻年輕,一定是包養的好,他此時正在辦公室,手裡拿著電話和張愛民通話,眼睛朝著他對面沙發上的一個男人看了看,然後笑道:「張書記啊,我給你說的事情你辦的怎麼樣了?」

張愛民在電話那頭微微蹙眉,然後心裡嘆息一聲,只希望姚澤自求多福了,「事情有些難辦啊,姚市長不打算放人……」

陳光明聽了張愛民的話,眉頭微微一蹙,半響才沉聲道:「這件事情我知道了。」說完他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張愛民聽著電話里的忙音,輕輕嘆了口氣,匹自呢喃道:「姚澤恐怕真要惹麻煩了。」

省委書記辦公室,陳光明掛斷張愛民的電話後對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道:「姚澤這小子腦袋大的很啊,看來是想和我們省委省政府較勁啊。竟然敢不放人!」

那人聽了陳光明帶著怒氣的話,心裡暗自高興,嘴上添油加醋的道:「姚澤太放肆了,竟然敢連陳書記的話都不聽了,自以為這兩年仕途走的平坦了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不給他一點教訓他是不知道厲害啊。」

「哦,大禹有什麼妙招?」陳光明將目光看向秦大禹問道。

秦大禹笑道:「聽說這小子在生活上不檢點的很,和許多女人有染,只要抓住他這個把柄,看他還怎麼囂張。」

「有證據沒有?」陳光明出聲問道。

秦大禹道:「陳書記給我一些時間,我去找證據去。」

「成,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不過,你必須記住,我們時時刻刻都是一條線上的人,我希望你不要脫離了隊伍,否則……」

「陳書記放心好了,不會的。」秦大禹趕緊說道:「明年唐順義毫無懸念的當上省長之後我也就接替了他的常務副省長的職務,到時候我一定會站在陳書記這邊,唐省長的女兒和姚澤那小子似乎馬上要訂親了,所以……」

「哦,還有這種事情?」陳光明一挑眉頭,有些詫異。

「是啊,這件事情一般人都還不知道。估摸著明年就會公開了。」

「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