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四十四章不再穿裙子的納蘭冰

第六百四十四章不再穿裙子的納蘭冰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25 06:21  字數:3868

張愛民將秦永昌在江平襲擊姚澤的事情報告給了副省長秦大禹,電話中秦大禹沉默半響,然後語氣冷漠而又平淡的回復道:「公事公辦,這種事情不用向我彙報,沒有誰能走特權。」說完,秦大禹直接將張愛民的電話給掛斷。

張愛民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笑了笑,低聲自語道:「看來秦大禹準備讓他唯一的兒子受點苦啊。」

秦永林在哥倫布被警方擊斃的事情已經在整個華北省傳開,而姚澤也成為了眾人談論的焦點,事情圍繞這秦永林以及姚澤展開,各種流言蜚語絡繹不絕的如雨後春筍的傳了出去。

錦繡別墅區,姚澤和王素雅相對而坐,王素雅美眸直視著姚澤,怎麼也不敢相信姚澤所說的話,「你說你有孩子了?」王素雅感覺有些荒謬。

姚澤心虛的點頭,道:「這件事情說來有些話長看,容我慢慢給你講吧。」姚澤耐下心來,從和秦海心相識,到秦海心去湯山縣投資時約姚澤吃飯,用迷藥把姚澤迷倒之後把第一次獻給姚澤的事情全部都毫無保留的講了出來。

王素雅聽了只覺得更加荒唐,就出聲問道:「怎麼說的好像你是受害者似的?你說人家女孩子強姦了你?」王素雅對姚澤有些無奈的道。

姚澤老臉有些燥紅,悻悻笑了笑,繼續道:「其實她也是有難言之隱,在約我吃飯之前她已經知道自己要嫁給香港的一個傻子,可能是不想讓自己的第一次被傻子佔有,所以……」

「我懂了,她是對你有好感所以才會主動獻身吧。」王素雅若有所思的說道。

姚澤悻悻笑了笑,沒有出聲,但是卻默認了。

「這麼說來我有侄子了?」王素雅絕美的俏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姚澤望著王素雅精緻的臉龐,小心翼翼的問道:「姐,你不生氣嗎?」

王素雅輕輕睨了姚澤一眼,道:「生氣有用嗎?生米都已經做成熟飯了,更何況孩子都生下來了,這件事情你告訴父親沒?」

姚澤悻悻笑道:「還沒呢,姐,要不你幫我說吧,我怕老頭子沒完沒了的罵我。」

「怎麼說話呢。」王素雅睨了姚澤一眼,然後抿嘴一笑,道:「敢做不敢面對啊?最近幾天估摸著爸就該回來了,要不你給他一個驚喜?」

「驚喜?」姚澤苦笑道:「我看是驚嚇吧,姐,你就幫幫我,你去把這事告訴咱爸,讓他心裡有個做爺爺的準備。」

王素雅輕輕嗯了一聲道:「抽時間我告訴她。」她看了看牆壁上的石英鐘,然後起身道:「時候不早了,休息去吧。」

姚澤跟著王素雅身上站了起來,輕輕從後面摟住王素雅纖細的腰肢,在她耳邊呵著氣的輕聲問道:「姐,咱們啥時候也生個小寶寶啊?」

王素雅耳根子一陣痒痒,不由得扭了一下頭,輕輕掙扎兩下,然後帶著佯怒嬌羞的道:「不許胡鬧,趕緊放開我。」

「那你告訴我什麼時候……」姚澤死皮賴臉的問道。

王素雅帶著羞意的鋝了鋝劉海的秀髮,輕聲道:「早就說過了,這些事情的前途是你能夠當上省部級根部,否則……」

王素雅第一次如小女生般調皮的朝著姚澤腰間的嫩肉掐了一下,抿嘴一笑,道:「別胡思亂想了,趕緊休息,最近你是非多,說不定有得你傷腦筋。」

可不是嘛,姚澤想起最近這幾天各種關於秦永林和自己版本的事情,姚澤只感覺頭疼的厲害。

望著王素雅倩影的靚影,姚澤低聲苦笑道:「省部級,還得多久呢?」

姚澤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海中一直回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竟然有些失眠,前幾天柳嫣和阮妍妍從這裡搬了出去,獨自租了房子居住,現在和李美蓮共同管理秦海心的公司。

如果嫂子還在這裡多好,失眠了可以找她溫存一番,還可以讓她陪著聊聊天,想起嫂子柳嫣,姚澤只感覺她命運多磨,心想以後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她受苦了。

死胡思亂想間一直到了下半夜姚澤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

「小澤……」

「媽?」

在一個黑暗的空間里,到處都是迷迷糊糊的,姚澤彷彿看見了自己母親的聲音,她正在對著自己露出慈祥的微笑。

不知怎麼得,她的笑臉慢慢變的沮喪起來,接著低聲哭泣。

「媽,您怎麼呢?」姚澤想要上去擁抱自己的母親卻撲了個空。

「小澤,要為你父親報仇……他死的冤枉啊……」

「媽,媽……媽……」姚澤母親的身影越來越模糊直到消失在姚澤面前。

「媽,你別走……別走。」

「小澤,小澤醒醒啊。」耳邊傳來一聲清脆軟糯的聲音,姚澤眼睛含著淚水微微張開眼睛,視線變的亮堂起來。

「是姐啊。」姚澤望著床前的王素雅,笑了笑,感覺到嗓子疼的厲害,姚澤咳嗽一聲,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王素雅伸手拿掉敷在姚澤額頭上的毛巾,關切的問道:「你發燒了,剛才喂你喝了退燒的葯,又給你敷了一下,有沒有好一點?」

姚澤喉嚨哽咽一下,輕輕點頭:「我身體一直很好啊,怎麼突然發燒了。」

王素雅輕聲責怪道:「都這麼大的人了還亂踢被子,肯定是晚上沒蓋好被子造成的。」

姚澤笑了笑,對王素雅道:「姐,我剛才做了個夢。」

王素雅輕聲道:「是不是夢見母親了?」

姚澤點頭問道:「你怎麼知道?」

王素雅笑了笑,輕聲道:「剛才你一直說著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