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三十七章可怕的報復心

第六百三十七章可怕的報復心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21 00:46  字數:3421

劉曉嵐陪著宋楚楚散心結束後,陪著宋楚楚到江平住了兩天,剛回到省城的家中脫下外套還沒來的急坐下,就接到了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劉曉嵐帶著疑惑的表情接通,輕輕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沉默一陣子,正當劉曉嵐要掛電話的時候,電話裡面突然出聲了:「是我!」

「秦永林?」劉曉嵐俏臉寒了下來,責聲問道:「為什麼還要打給我?」

「我只是想和你復婚,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不會再辜負你。」秦永林在電話裡面語氣帶著祈求的說道。

劉曉嵐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可能,我們之間這輩子都不可能了,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掛了。」

「劉曉嵐,你要想清楚,你不為自己想想也得為姚澤想想吧?」劉曉嵐徹底將秦永林心裡的幻想破滅,不由得提高了嗓門,陰著臉對著劉曉嵐喝道。

「姚澤很好,不需要你操心。」劉曉嵐冷笑道。

「是嗎?」秦永林笑了起來:「你知道姚澤現在在什麼地方嗎?」

劉曉嵐微微一愣,感覺到了不好的預感,沒有做聲。

秦永林笑了起來,「他現在在哥倫布,以公事出國的理由來找他的情人,現在他情人在我手裡,而且還懷了他的孩子,你說我如果讓他去跳河自殺來換取那母子的命,你說他會不會跳呢?我不是很了解他,要不你幫我預測一下!」

「秦永林,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無恥,原本我只是覺得你人品有問題,還算有救,現在看來我真是瞎了眼,你這種人就不該活在世上,禽獸!」劉曉嵐聽完情緒激動的對著電話裡面的秦永林怒聲罵了起來。

「對,我是禽獸,我禽獸也是被你和姚澤逼的,你給我戴綠帽子也就算了,你還敢和我離婚,你憑什麼?以我的身份和擁有的資產,那點配不上你,劉曉嵐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主動要求和我複合,否則……」

劉曉嵐俏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秦永林你想都別想,就是死我也不會和你複合,因為你讓我感到噁心。」

秦永林在電話裡面露出讓人心悸的笑聲,使得劉曉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待秦永林笑聲止住,他眯著眼睛咬牙切齒道:「那就別怪我了,我會把所有的仇恨都報復在姚澤身上,看著吧,我會讓他備受煎熬的慢慢死掉。」

電話發出嘟嘟的忙音,劉曉嵐心情有些緊張起來,趕緊打通了姚澤的電話,此時劉曉嵐這邊的白天是姚澤那邊的夜晚,他正在和張作甫玩著心裡戰術,讓人最忌憚和恐懼的不是即將要面臨的怒罵、毒打,而是一種讓你揣摩不透的陰森感,張作甫猜想姚澤一定會挑明對自己的不滿,去給秦大禹副省長打了小報告,讓他意外的是,姚澤不但沒有責怪他反而還給他倒水喝,這就讓他有些吃不透姚澤的心思了,心裡叫苦不迭,麻痹的,這傢伙年紀不大,人咋就這麼陰險呢?

姚澤就是和張作甫默默的喝著茶,也不說話,張作甫心虛也不敢主動開口,兩人就這麼坐著喝了十幾分的茶,直到姚澤電話響了起來,才打破沉默。

見是劉曉嵐打來的,姚澤對著張作甫笑了笑,道:「張部長啊,沒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張作甫放下茶杯,擠出笑意的趕忙點頭道:「姚市長也早點休息。」說完,他逃似的離開了姚澤的房間,到外面他才感到自己後背全是冷汗,沒有了房間的暖氣,張作甫不由得打了個哆嗉,趕緊回了自己房間。

姚澤接通劉曉嵐的電話,笑道:「回淮源了吧?」

劉曉嵐沒回答姚澤,直接問道:「你現在在哥倫布?」

姚澤微微一愣,笑容僵硬住,正色道:「誰告訴你的?」

「秦永林已經把事情告訴我了,姚澤你是怎麼想的?」劉曉嵐問道。

姚澤道:「我現在還不知道,剛來這邊,還沒安頓好,我的身份在這邊受到限制,只能待在這邊一個星期,所以在這一個星期內我一定姚澤找到秦永林,否則……」

劉曉嵐俏臉上露出擔憂的道:「我過來幫你吧。」

「別,你過來事情會變的更加複雜。」姚澤趕緊阻止道。

劉曉嵐道:「你知道秦永林打電話說了什麼嗎?」

「什麼?」姚澤疑惑的問道。

「他拿這事威脅我和他和好。」

「無恥的混蛋!」姚澤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然後說:「曉嵐姐,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要妥協,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讓你做違背自己內心的事情。」

劉曉嵐感動的點頭,然後嬌聲道:「姚澤,我是這麼想的,他不是想和我和好嗎,我就去你那邊幫你把他引出來,自然就能找到那個女孩子的位置了。」劉曉嵐還不知被秦永林抓的秦海心叫什麼名字。

姚澤聽了皺眉斷然拒絕道:「不行,這樣太讓你冒險了,絕對不行,曉嵐姐,你要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一點都不比誰差,我絕對不能讓你有一點威脅。」

劉曉嵐抿嘴笑了笑,道:「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要幫你,因為你值得我這麼做,好啦,就這麼定了,到時候你好好保護我不就成了。」

這一夜姚澤輾轉反側,沒有一點睡意,大概是凌晨時候,姚澤越想心裡越煩悶,從床上坐起來抽了支煙,然後望著落地窗外高樓聳立的大樓以及一些招牌閃爍的霓虹燈光,心裡擔憂著秦海心現在有沒有什麼事情,一陣輕微的敲門聲打斷了姚澤的胡亂猜想。

「誰?」姚澤光著腳丫踩在地攤上,到了門口,輕聲問道。

「姚澤,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