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三十五章秦海心的危機

第六百三十五章秦海心的危機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19 23:42  字數:3668

兩人靜靜的坐在小咖啡館,姚澤沒有再說話,胡靜靜靜的坐在她身邊,有些拘謹的望著姚澤,默默的陪著他,等他問話。

胡靜到美國留學錢是姚澤出的,而且每個月姚澤都會吩咐人定期給胡靜打生活費,姚澤越是這樣對她,她越是感覺自己曾經的行為是這麼的自私,她和姚澤提過,不讓姚澤再打生活費,她自己可以半工半讀的,可是姚澤沒同意,依然是準時每個月往胡靜卡里打錢,胡靜心裡心底決心,如果姚澤讓她留在身邊,胡靜即便是不要名分也會跟著,不為感恩,而是為了愛,不管是大學的時候還是如今,胡靜一直愛著姚澤。

過了一會兒姚澤才停下攪拌咖啡的手,抬頭看了胡靜一眼,擠出笑意的問道:「過的好嗎?」

胡靜眼眶微微紅了一下,而後咬了咬唇,目光勇敢的直視著姚澤,含笑的點頭,「我過的很好,謝謝你給我的幫助。」

姚澤笑道:「幫你就等於幫我自己,因為,你是我的!」姚澤這句話一說完,胡靜不知怎麼得,心裡一酸,一個沒忍住眼眶中晶瑩的淚水流了下來。

「哭啥啊,來擦擦,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姚澤給胡靜遞了張紙,然後笑道:「等畢業了就回去吧,以後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你了。」

胡靜擦拭著眼淚,輕輕點頭,「我聽你的。」

姚澤吁了口氣,然後道:「我們來說說海心的事情吧,我這次能來這邊也是以工作的緣由出的國,耽擱不了太多時間,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現在抓走海心和她母親的人已經確定了,就是副省長的大兒子秦永林,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他。」

胡靜紅著眼眶,正色的望著姚澤,道:「可是哥倫布這麼大,我們想找一個人就像大海撈針,短期內根本找不到啊。」

姚澤思索一下,道:「你知道海心住在哪個醫院嗎?」

胡靜趕緊點頭道:「我去過一次,我帶你去。」

幾人坐車來了秦海心所住的那所醫院,下車後姚澤讓向成東和笑傲天在車裡等著,他則和胡靜去了醫院裡面。

胡靜領著姚澤來了秦海心居住的病房,推開門,病房裡面收拾的很乾凈,被褥以及被子都疊的很整齊,這時候一名戴著口罩的護士走了進來,望著姚澤和胡靜,用英文問道:「有什麼能幫你們的嗎?」

胡靜就開口道:「請問這裡住著的孕婦人去哪裡了?」

「你是說秦小姐嗎?」護士小姐取下面罩,問道。

胡靜趕忙點頭,「你知道她的去向嗎?」姚澤在一旁不由得苦笑,胡靜是關心則亂,一個小護士又怎麼會知道這些。

不過讓姚澤詫異的時,這名護士竟然點了點頭,道:「秦小姐和她母親走的很急,我來巡查病房的時候見她們在收拾東西,就問了她們要去什麼地方,秦小姐說有些急事必須出院,連出院手續都沒辦就走了,我跟著她們追了出去,瞧見兩三個男人用車子把他們接走了。」

姚澤一聽,頓時臉色變了變,急忙問道:「你看清那些男人的長相沒?」

護士小姐思索一下,點頭道:「看清為首的一人好像是個華人,和你們長的很像,應該是個東方人。」

「你為什麼不攔住他們?」姚澤臉冷了下來,「你們醫院難道就這麼讓病人讓人給帶走了?」

護士聽出了話的意思,頓時臉色就是一變,「難道那個男人不是秦小姐的先生?」

姚澤沉著臉道:「你們院長人呢?我要找你們院長!」

護士一聽急了,「這位先生這事和我沒關係啊,你別告訴我們院長,否則我會被處罰的。」

姚澤道:「我不是要告你的狀,我只是希望見一見你們院長,然後和他商量一些事情。」

「真的不是告我的狀?」護士問道。

胡靜氣的直跺腳,嬌聲道:「趕緊帶路,人命關天!」

護士連忙點頭,「你們跟我來。」她快步走出病房,然後帶著姚澤和胡靜去院長辦公室,敲響院長的門,護士推開門,輕聲道:「院長先生,有兩位病人家屬想找你商量一些事情。」

院長詹姆斯正在看著電腦新聞,瞧見醫院的小護士帶著兩個東方人走了進來,就有些不悅的道:「怎麼這麼沒規矩,他們預約了嗎,就把人隨便帶到我這裡來,你的上司是誰?真是太不像話了。」

小護士一聽頓時急了,姚澤確實擺手將護士給推開了一些,道:「放心好了,我會和你們院長說清楚的,這件事情和你沒關係,你先出去吧。」

護士感覺的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悻悻的吐了吐舌頭,走了出去,然後將房門關上。

「小夥子。我很忙,有什麼事情快說吧。」詹姆斯自始至終就沒怎麼正眼看姚澤一眼,眼睛一直盯著電腦屏幕低聲道。

胡靜見了頓時就有些生氣,「院子先生,這就是你們醫院的待客之道?」

「客,客在哪裡?」詹姆斯抬頭笑了笑,攤手問道。

姚澤示意胡靜不要出聲,然後對詹姆斯道:「院子先生,我想我需要你的幫助。」

詹姆斯朝著姚澤打量兩眼,然後問道:「我為什麼要幫你?」

「因為我的妻子在你們醫院失蹤了,如果追究責任你們醫院脫不了干係。」姚澤冷著臉道。

詹姆斯一聽,頓時微微蹙眉,道:「小夥子,你可不要胡說,我們醫院什麼時候有病人失蹤了?」

姚澤自顧自的坐在了詹姆斯辦公室的沙發上,然後道:「剛才那個小護士就是負責我妻子病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