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三十一章與美蓮阿姨玩不同的

第六百三十一章與美蓮阿姨玩不同的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17 22:43  字數:3608

黑暗中,只有淡淡的月光從窗戶中照射進來,散在李美蓮卧室的大床上然後傾灑在她白嫩的肌膚之上,顯得她那如嬰的肌膚更加潔白如玉,充斥著象牙白的色澤,此時姚澤抱著李美蓮兩條順滑的大腿拚命的開荒著肥沃的土地。

一陣交鋒之後,姚澤停下了動作,微微喘息一口,然後對媚眼迷離的李美蓮笑道:「咱換個姿勢唄,總是這個姿勢多沒意思!」

李美蓮雙手捂著成熟嫵媚的俏臉,羞的不敢去看姚澤。

姚澤見李美蓮不吭聲,頓時就將李美蓮給摟了起來,然後吩咐的讓她雙手扶牆撅起挺翹的臀部,姚澤便伸手在她優美弧線的臀部上揉了兩把,然後將她的臀部扶正,舉著氣勢洶洶的玩意再次從後面進入。

噗!

「嗯!」姚澤悶哼一聲,只感覺小腹處一陣舒爽,李美蓮身體的柔軟濕潤以及緊裹讓姚澤差點沒忍住一瀉千里了。

「美蓮阿姨,你的臀部真美!」姚澤一邊揉著李美蓮的圓潤翹臀一邊賣力的挺著腰身。

李美蓮則雙手扶著牆,一頭烏黑的秀傾斜而下擋住了她嫵媚迷離的俏臉,她低頭咬唇,喉嚨中出哼唧的聲音,聽了姚澤讚賞她臀部的話,李美蓮羞的厲害,不由得扭了兩下腰身,低聲嬌喘道:「不許你說!」

「哈哈,我不說,那你喜歡現在這種姿勢么?」姚澤邪惡的笑了笑,親了兩下她光滑的後背,出聲問道。

李美蓮被姚澤猛烈的**刺激的揚起了脖子,柳眉微微蹙起,然抿嘴直搖頭。

「不喜歡?」姚澤將李美蓮推到在了床上,然後從上面壓了下去,進入到李美蓮的身體,接著吩咐李美蓮夾住自己的腰身,然後姚澤雙手托住李美蓮的後背,一下子將李美蓮從床上抱了起來。

姚澤站著而李美蓮則是雙腿緊緊的夾住姚澤的腰身雙手摟住了姚澤的脖子,俏臉埋在了姚澤的肩膀之上。

「如果你一直說不喜歡,那咱們就把所有的姿勢都用一遍,直到你喜歡為止……」

「不要?不要會死的!」

「會被乾死么?」

「小流氓,我是你阿姨,不許你這麼說!」

「阿姨怎麼呢,不也是在和我滾床單么?嘿嘿」

李美蓮在姚澤猛烈的抽送下開始開始香汗淋淋起來,她身子變的敏感的厲害,姚澤沒一下都似乎撞擊到了她的靈魂深處,身子酥麻引起喉嚨里不是的出嗚咽的嬌媚呻吟,沒有了再去和姚澤介面的心思。

兩人這一夜可謂拼了命的抵死纏綿,從床上到床下,再到窗戶邊、衣櫃旁,卧室中各個角落都留下了兩人戰爭的痕迹……

……

燕京,一家幽靜而又裝修奢華的咖啡廳,納蘭冰旋依然是坐在一個靠窗戶的位置,目光怔怔的望著窗外幽靜的小湖,直到一輛紅色奧迪停在了外面她的視線內她才收回目光,望著一眼蕾絲連衣裙打扮的林蓓蕾,然後收回了目光。

林蓓蕾裡面穿著的是黑色蕾絲連衣裙,外面套著一件薄薄的紅色短款風衣,肩上挎著黑色皮包,瞧見納蘭冰旋,她微微一笑,然後朝著納蘭冰旋的位置走了過去,取下了墨鏡,嬌聲道:「久等了,納蘭小姐。」

納蘭冰旋聲音沒什麼變化,淡然道:「我也才來沒多久。」

林蓓蕾坐了下去,然後點了一杯藍山咖啡將菜單遞還給了女服務員,對著納蘭冰旋笑道:「你的借款我已經收到了,謝謝啦。」

納蘭冰旋搖頭道:「不用謝我,我們是有交易的。」納蘭冰旋提醒道:「借給你五千萬,但是你得給我需要的消息,否則……」納蘭冰旋目光冰冷的看了林蓓蕾一眼,繼續道:「我希望你能用心的幫我,畢竟他也是你堂哥!」

林蓓蕾趕忙點頭,然後說道:「放心好了,只要打探到消息我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納蘭冰旋攪拌著杯里的咖啡,輕聲問道:「最近幾天你父親那邊有沒有動靜?」

林蓓蕾猶豫了一下,然後悻悻的問道:「倒是沒什麼動靜,不過,我有一定弄不明白,你為什麼讓我監視我父親?難道你懷疑他?」

納蘭冰旋望著窗外,道:「至少他有嫌疑。」

「這怎麼可能,你一定弄錯了,那可是他的親侄子,他怎麼可能……」

「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一定的,也許有些人為了金錢、權利而喪失本性。」

「好,我最近幫你仔細的盯著點。不過,我仍然不相信我父親會害他親侄子。」林蓓蕾說著話,手機響了起來,見到來電號碼,林蓓蕾起身對納蘭冰旋笑道:「抱歉,我去接個電話。」

納蘭冰旋點頭,然後道:「你去吧,我也該走了。別忘記你該做的事情。」納蘭冰旋先林蓓蕾一步起身,然後離開了咖啡館。

納蘭冰旋走了,林蓓蕾則又重新坐了回去,接通電話,道:「錢已經到賬了,你收到沒?」

電話那頭一個男人的聲音帶著興奮的語氣道:「已經收到了,謝謝你了蓓蕾。」

林蓓蕾笑了笑,說:「我們之間還用說謝么,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是在公司嗎,我去找你!」

電話那頭的男子,趕緊說道:「我沒在公司,現在已經出去了,去外面半點事情。」

「好吧,那你晚上有時間么?晚上咱們一起吃飯。」林蓓蕾道。

電話中的男子說道:「成,晚上如果沒什麼事情咱們一起出去吃飯。」

掛斷電話,男子將車子停在了一幢別墅門口,從後車鏡裡面看了看後面有沒有人,待確定了之後他才扶了扶金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