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六百二十二章年輕的阿姨

六百二十二章年輕的阿姨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23:47  字數:3372

姚澤和唐順義坐在沙發上聊天,唐敏則在一旁倒茶水,這時房門被敲響,唐敏就疑惑道:「這個時候了會是誰啊?」

唐順義哼了一聲,沒好氣的道:「能有誰,還不是你二叔,最近交了個女朋友,說是帶來見個面。」

「啊?二叔……叫女朋友了?」唐敏無法想像他二叔都五十這麼多年沒找過女人,怎麼就突然找了個女人。

「愣著幹啥,去開門啊。」唐順義提醒道。

唐敏回過神點頭放下茶杯忙跑去開門,房門被打開,唐敏見了二叔唐萬山身邊的女人,只感覺眼睛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挽住她二叔胳膊的女人既然年齡後她大不了多少,頂破天了才三十左右,「這……」

「這啥啊,還不讓開,你這妮子,越來越痴呆了。」唐萬山見自己侄女瞪大了眼睛望著她的女友,不由得好笑的罵了唐敏一句。

唐敏悻悻笑道:「二叔,這位是?」

「哦,瞧我,忘記給你介紹了,曹麗,先叫曹阿姨,以後說不定就是二媽了。」唐晚上笑眯眯的道。

唐敏確實一陣無語,看著一個年齡比自己大了幾歲的女人,卻要去喊阿姨,她心裡怎麼能不彆扭。

見唐敏愣在那裡不張嘴,一旁的曹麗就抿嘴笑了笑,對唐萬山道:「萬山啊,這就是唐省長的女兒唐敏吧,長的好漂亮啊。」曹麗瞧見唐敏的模樣,毫比吝嗇的把唐敏誇上一番。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唐敏見這個女人蠻會做人的,也就暫時放下對她的敵意,她不明白一個年紀輕輕的漂亮女人怎麼會看上一個比自己大了二十歲的男人,唐萬山出了有錢,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如果說這個女人是為了感情,打死唐敏都不會相信,所以唐敏得出的結論便是,這個女人肯定是為了錢!

「進來吧,快開飯了。」唐敏錯開身子讓唐萬山和曹麗進屋,兩人走進去後,唐敏從曹麗身後才仔細打量這個女人兩眼,竟然穿的如此暴露,深秋了,還穿著緊身短裙,露出白花花的大腿,「一看就不像什麼正經的女人。」唐敏嘀咕一句走了進去。

「大哥,我們來了,這就是我給你說起過的曹麗。」唐萬山和曹麗走到客廳,然後就對坐在沙發上的唐順義介紹道。

唐順義目光只是輕輕朝著曹麗瞥了一眼,曹麗就感覺內心微微一震,心裡說不出的壓抑,來之前唐萬山就給曹麗說了,他這個哥哥不言苟笑,做人很嚴肅,讓曹麗有個心理準備,作為省長,有氣勢曹麗能夠理解,不過這會兒被唐順義盯了一眼,曹麗確實忐忑起來。

「唐省長,您……您好!」曹麗牙齒有些打顫的問候到,明顯很是緊張。

「嗯。」唐順義表情沒什麼變化的嗯了一聲便不再搭腔,倒是一拍的唐萬山感覺尷尬的很。

他這才注意到唐順義旁邊的姚澤,於是就笑了起來,轉移注意的對姚澤道:「小澤也來了啊,聽說你現在都混到江平當市長了,你小子可以啊,真夠厲害的。」

姚澤悻悻笑了笑,對於唐萬山的女朋友,他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別人的家事他可不敢有半點意見,於是出聲喊道:「唐叔叔好,曹……」姚澤望著那個比自己估摸著大不了幾歲的女人,不知道怎麼喊了。

唐萬山悻悻笑道:「阿姨,喊阿姨。」

姚澤不動聲色的笑了笑,道:「曹阿姨,您好!」唐敏在一旁只對著姚澤翻白眼,覺得姚澤喊這個女人阿姨自降了身份不說還降了輩分,心裡很是不悅。

曹麗見姚澤很給自己面子,心裡頓時高興不已,抿嘴笑道:「小澤是吧?剛才聽說已經當市長了?好厲害啊,真是難以想像你這個年齡怎麼能當上市長呢。」曹麗本來只是抒發自己心中的感慨,但是瞧見一旁的唐順義臉色沉了下來,曹麗才幡然醒悟,自己說錯話了……

官場的官員對一些事情非常的敏感,就比如姚澤,年紀輕輕卻當上了市長,被曹麗這麼一說,聽上去就好像姚澤是因為唐順義這個關係戶才當上市長的,這種話,不管是唐順義還是姚澤聽了都會不悅,曹麗心裡後悔的要死,幹嘛要說這些呢,剛剛來的時候唐萬山就交代說要少說話……

見曹麗說錯了話,唐萬山趕緊解圍道:「小敏啊,帶著你曹阿姨去廚房幫幫忙,怎麼能讓你媽一個人在廚房忙乎,你們女人進廚房幹活,我們男人在外面聊一會兒。」

唐敏蠻不情願的哦了一聲,然後朝著姚澤眨巴了下眼睛,才帶著曹麗去廚房。

等兩女走開後,唐萬山才苦著臉,鬱悶的道:「哥,有你這樣的嗎?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瞧瞧剛才我在曹麗面前多尷尬。」

唐順義冷哼了一聲,道:「你可真夠長臉的,找了這麼個女人,都可以當你女兒的吧?」

唐萬山道:「大哥,你說我好不容易這麼多年總算找到個心儀的對象,你能不埋汰我嗎?」

唐順義道:「就這女人,你看看她那樣子,像是過家的女人嗎?大冷天的,穿成那個樣子,要是小敏那麼個打扮,我非打斷她的腿不可!」

唐萬山就悻悻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吧,現在的年輕姑娘都愛打扮、愛時尚,這叫cháo流,是吧姚澤?」唐萬山朝著姚澤擠眉弄眼讓姚澤幫他說話。

姚澤苦笑的點頭道:「是啊,現在的年輕女人都愛打扮,愛美嘛,能夠理解。」

「哼,愛美也得有個度,你說,大冷天的穿成那個樣子成何體統,帶出去不嫌丟人?」

「我就愛這個調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