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六百二十章柔弱的宋楚楚

六百二十章柔弱的宋楚楚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00:28  字數:3500

沈江銘就這麼安靜的走了,帶著不甘與憤怒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卻把一個重大的責任交給了姚澤。

下葬的這天,很多市裡的領導去拜祭了,而且下起了雨,姚澤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事情的時候總會下雨,難道老頭都在為沈江銘的去世而難過?

送走了祭拜的賓客,只剩下宋楚楚和姚澤,宋楚楚一身黑色衣服,氣色難看的低著頭,表情看上去有些麻木,眼眶紅紅的,讓人看了很是心疼。

「楚楚……阿姨!」姚澤喊出阿姨時,心裡變的更加難受了,「節哀順變,以後的日子裡,我會好好替沈叔叔照顧你。」

宋楚楚低著頭卻沒有說話,半響,她才抬起頭,紅著眼眶對姚澤道:「其實我並不愛你沈叔叔,只不過是為了報恩才嫁給他,當年如果不是他替我們一家做主,恐怕我父親早就被冤枉入獄……我難過的因為他就像我的親人,世上唯一的親人就這麼走了,以後該怎麼辦,怎麼辦?」宋楚楚低聲哭泣起來,肩膀一聳一聳的,看上去惹人心疼。

「楚楚阿姨,你說錯了,你還有親人,你還有我啊,以後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好好照顧你。」姚澤伸了伸手,想要將宋楚楚納入懷中,最終還是將手放了下去,心裡一陣苦澀。

「小澤,你先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宋楚楚帶著哭腔道。

「我們一起走吧,不管如何,今後的路我都陪你一起走。」姚澤為宋楚楚撐著傘,語氣堅定的說道。

宋楚楚望著姚澤,見姚澤直視著自己,於是目光漸漸柔和起來,輕聲道:「小澤,你能夠一直陪著我嗎?」

「一定會的。」

宋楚楚露出一絲溫暖的笑意,扭頭望著沈江銘的墓碑,半響,才幽聲道:「咱們回去吧。」

……

陪著宋楚楚回到家中,姚澤見宋楚楚這幾天為了沈江銘的事情,幾乎沒怎麼合眼東西也沒吃幾口,於是讓宋楚楚到卧室去休息,他跑到廚房去給宋楚楚做飯。

宋楚楚卻是是太累了,倒在床上便睡了過去,嫵媚漂亮的臉頰這幾天因為勞心傷神而消瘦了不少,沈江銘的離去對她的打擊不可謂不大,雖然她對沈江銘沒有愛,可是那種一起生活了很久漸漸培養的親情感是磨滅不了的,宋楚楚就如同失去了一個最親的親人,心裡怎麼能不難受。

姚澤在廚房做飯的時候,王素雅的電話打了過來,對於沈江銘和姚澤的關係,王素雅是知道的,知道沈江銘今天下葬,王素雅雖然沒去,卻關心著姚澤,見天色不早了,心裡有些擔心姚澤,就打了過來。

姚澤接通後,喊了聲姐。

王素雅語氣柔和的問道:「小澤,現在在什麼地方?」

姚澤回答道:「我在沈叔叔家裡,這幾天楚楚阿姨太累了,我在給她做吃的,可能會晚點回來。」

王素雅溫聲道:「我待會兒去接你吧。」

姚澤道:「不用,你好好休息吧,我沒事的。」

王素雅嘴巴動了動,嘴裡的話還是沒有說出來,她輕輕嘆了口氣,嬌聲道:「姐等你回家。」然後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姚澤心裡感動不已,即便天下都付了自己,恐怕王素雅也會站在自己這邊,二十多年來,姚澤深深的愛著王素雅,從不記事時對王素雅親情的愛,到成年後,對感情有了自己的看法,這個時候才知道喜歡上了自己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姐姐,因為兩人是姐弟關係,這層隔膜使得姚澤不敢開口,而王素雅也愛著自己的弟弟,不管怎麼要,她都願意把自己的所有一切貢獻給自己弟弟。

即便那時候負氣離家出走,去國外念書,也是念的經濟和營銷學的東西,為的就是以後幫助父親打理公司的事情,她知道姚澤志向一直不在公司的事情上面,為了讓姚澤無後顧之憂,她放棄了喜愛的音樂,投身到了枯燥無味的管理公司的事情上。

這些事情王素雅都沒告訴姚澤。

因為她覺得沒必要讓姚澤知道,只要默默的幫助姚澤消除後顧之憂便行了。

姚澤做好了飯菜,去宋楚楚的卧室,瞧見宋楚楚呼吸均勻,沉沉的睡了過去,不敢將她吵醒,於是靜悄悄的退了出去,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打發時間,一直過去幾個小時,宋楚楚感覺到肚子餓的難受,漸漸醒了過來,然後穿上拖鞋,走出卧室,瞧見姚澤坐在沙發上撐著腦袋睡了過去,就走到他身邊,望著他疲倦的臉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側臉。

姚澤敏感的微微一顫,一下子驚醒,宋楚楚如同受驚的兔子,趕忙將手給縮了回去,俏臉一陣泛紅,「怎麼在這裡睡啊,天涼了,感冒了怎麼辦!」

姚澤笑道:「沒事,我身子好著呢。楚楚阿姨,餓了吧?」

宋楚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確實有些餓了,這幾天都沒怎麼吃東西呢。」

「我給你做了好吃的,不過看你睡的沉沒敢喊醒你,我去給你熱一下菜,馬上就好。」姚澤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去廚房將剛才做的菜重新熱了一邊,端上桌子又親自給宋楚楚遞上米飯。

宋楚楚說了聲謝謝,然後接過米飯,輕輕扒了兩口飯,突然嗓子一陣哽咽,眼淚再次流了出來,剛才看見姚澤在廚房裡面忙來忙去,感覺特別的溫馨,這種感覺讓宋楚楚有些迷戀,多麼希望姚澤能夠屬於她,每天在家裡能夠看到他的身影,但是宋楚楚知道這種事情永遠不可能發生。

一想到等姚澤離開這裡,只剩下自己孤獨的一個人,心裡就感覺如同壓了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