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一十八章靠近你

第六百一十八章靠近你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11 23:27  字數:3605

這幾天姚澤一直忙著整理一些重要的文件,剛剛上任有很多複雜繁瑣的事情需要慢慢理清,所以這幾天姚澤幾乎沒有事情陪燕京來的李芳然和劉羽菲。

快下班的時候,姚澤的電話響了起來,見是劉羽菲打來的,就接通笑道:「這幾天玩的開心嗎?有沒有去領略一下江平的山山水水?」

劉羽菲笑了笑,嬌聲道:「當然看了,只是你怎麼能這麼過分,幾次打你電話都推脫了說有事,不帶這麼敷衍人的啊。」

姚澤苦笑道:「我剛剛來這邊工作,確實是忙的焦頭爛額啊。」

劉羽菲嬌聲道:「我們明天就要回燕京了,難道不來和我們告別一下?」

姚澤見最近幾天確實有些怠慢了李芳然和劉羽菲,雖然兩人和自己沒多大關係,但是看在納蘭離的面上,也不能這麼不給面子,於是就答應下來說晚上請她們吃飯。

剛掛斷劉羽菲的電話,書記張愛民抱著保溫杯走進了姚澤的辦公室,笑呵呵的出聲道:「姚市長工作還適應嗎?」

姚澤請張愛民到沙發坐,然後起身和張愛民坐到一起,給張愛民遞了一支煙,苦笑道:「不適應也要適應啊,硬著頭皮坐到這個位置上,就得做這個位置該做的事情,否則就是失職,所以我現在盡量的抽出時間多看多學,以後不懂的地方還望張書記賜教才是。」

張愛民點上姚澤遞來的煙,笑了笑,道:「這個當然沒問題,其實做官嘛,都是一個道理,不管你是做鎮長、縣長還是市長,都是一用的去管理,鎮長、縣長、市長,最大的區別在那裡?知道么?」

姚澤不解的搖頭。

張愛民毫不忌諱的笑道:「氣勢,你想想,鎮長的其實和市長能比嗎?那鎮長來說,其實職能都是大同小異,管經驗發展,市長只是把鎮長的職能圈大了很多陪而已,他們的共同點都是一樣的,出了氣勢,一種上位者應該有的氣勢,這麼說,你懂嗎?」

姚澤點上一支煙,悶頭吸了一口,然後望著張愛民,沒去回答他的問話,出聲問道:「張書記讓人很難捉摸透啊!」

聽姚澤這麼說,張愛民哈哈笑了起來,道:「有什麼值得捉摸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只要上面高興!」張愛民滿含深意的望著姚澤道:「不管做什麼,都要先考慮到上面的意思,只有他們高興了,你才能有機會走的更遠。」

姚澤追問道:「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張愛民道:「不要把我當政治敵人,我們還是必須作對,但是,作對不意味著就是敵人,姚澤,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我的話,利益共贏是一門藝術,你還年輕,機會很多,很多東西必須自己親自領悟,如果被人說出來,那麼對你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呢,好好努力吧,我很羨慕你。」張愛民拍了拍姚澤的肩膀,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笑道:「有機會一起喝酒。」

「有嘛?」姚澤問道。

張愛民點頭笑道:「會有那麼一天的,走著瞧吧。」

姚澤不明白張愛民說這番話的目的,但是卻值得他去深思。

……

晚飯的時候,姚澤本來準備請李芳然、劉羽菲去正規酒店吃飯,但是劉羽菲卻執意要去姚澤前幾天帶他們去的那個大排檔,納蘭離就不高興的嚷嚷為什麼要去那種地方,不是給姚澤省錢了么。

姚澤倒是不在乎那點錢,就笑道:「是啊,作為江平市市長,你們的朋友,怎麼也得請你們去一次像樣點的酒店嘛,否則多丟面子。」

劉羽菲卻執意道:「可是我就想去大排檔啊,大酒店早就吃膩了,更喜歡小地方的菜,感覺很溫馨。」

見劉羽菲這麼說,另外兩個也沒反對,姚澤就苦笑著答應下來。

晚飯過後,四人並排走出大排檔,劉羽菲臉色有些忸怩的對閨蜜李芳然低聲道:「芳然,你和納蘭離先走吧,我有事情要和姚市長談。」說完,她俏臉泛起了紅暈。

李芳然沒想到劉羽菲會和姚澤有事情談,目光有些奇怪的望著她,意思很明顯,你和姚澤發展的太快了吧?

雖然沒說出來,劉羽菲也能知道李芳然的意思,頓時就嬌聲道:「求求你啦,你們先走嘛。」

李芳然確實有些驚訝,劉羽菲即便是在娛樂圈被那些一線的小天王明星追都從來沒有動容過,怎麼就和姚澤單獨接觸了一下就變的這麼主動了?

難道姚澤真那麼有美女?

李芳然不由得瞅了姚澤一眼,然後笑眯眯的對著劉羽菲點頭。

納蘭離和姚澤走在前面,兩人談著政府的一些事情,李芳然從後面走了上去,抓住納蘭離的胳膊,然後輕聲在納蘭離耳邊低語兩句,納蘭離驚訝的瞪大了眼角,詫異的望了姚澤一眼,眼中的崇拜之情不言已表。

「這麼看著我幹嘛?」姚澤納悶的問道。

納蘭離卻不說話對著姚澤伸了個大拇指,站在後面的劉羽菲卻羞紅了臉。

「神神叨叨的,幹嘛呢。」姚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納蘭離笑眯眯的道:「哥啊,沒啥事,就是芳然突然想起還有些事情沒辦,我得和她先走了,那啥,羽菲就交給你了。」

「喂。」見兩人快步朝著街對面走,根本不給自己搭腔的機會,姚澤不由得皺著眉頭喊了一句,哪知道納蘭離只是背對著自己揮了揮手,臉上卻是笑開了花。

只剩下姚澤和劉羽菲,姚澤苦笑的道:「這兩人神神經經的,真是受不了。」姚澤這會兒才仔細打量劉羽菲,高挑的個頭,套著一雙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