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一十七章仇恨與報復

第六百一十七章仇恨與報復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11 00:39  字數:3844

劉羽菲拿著姚澤給的房卡,去了客房後,將自己的行李放在一旁就去浴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皮包里的手機不停的響著,劉羽菲穿著一件白色浴袍將濕漉漉的頭髮給盤了起來,然後穿著拖鞋去拿手機。即可找到本站

見是她乾爹打來的,劉羽菲接通後,問道:「乾爹,這麼晚了有事么?」

「為什麼我打你電話一直不接?」電話中一個男人聲音沉著的問道。

劉羽菲帶著歉意的道:「對不起啊乾爹,剛才在浴室洗澡呢,沒聽見。」

電話那頭,男人直入主題問道:「那個姚澤你已經見過了吧?」

「恩,見過了。」劉羽菲點頭答道。

「還記得我交給你的任務嗎?」男人問道。

劉羽菲點頭道:「記得。」她猶豫了一下,臉上有些掙扎,最後還是忍不住,問道:「乾爹,你為什麼讓我主動去接近姚澤?」

「不記得我說的話了?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你應該明白吧,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只需要知道,乾爹不會害你,和姚澤處理好關係,盡量取得他的信任,萬不得已即便是……犧牲一些色相也是可以的嘛。」

劉羽菲默默的咬住唇,有無聲表示抗議。

電話那頭,語氣鬆弛了一些,輕聲道:「羽菲啊,這些年乾爹對你怎麼樣?」

劉羽菲心一軟,輕聲道:「乾爹待我如同親生女兒一般,。」

「拿好,乾爹遇到麻煩了,羽菲幫不幫?」電話中的男人一步步的誘導著。

「我幫!」劉羽菲道。

「很好,那麼聽乾爹的話,和姚澤處理好關係,然後從他那裡幫乾爹打探一些消息。」

掛斷電話,劉羽菲失神的坐在沙發上,絕美的俏臉上滿是掙扎之色。

黑暗的房間中,一名接近五十的男人靜靜的坐在自己辦公室中,沒有開燈也沒有做什麼,只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舒服的房門輕輕被推開,一名中年婦女端著盤子走了進來,溫聲道:「又在想事情?」

「嗯,習慣了在黑暗中想事。」男子聲音沒多少語氣的回答。

婦女端著盤子走到跟前,道:「喝點蓮子粥吧,剛熬得。」

男子輕輕恩了一聲,道:「放在這裡吧,我還有些事情要想通,沒事就不要進來了。」

女子輕輕嘆了一聲,然後將盤子放在桌子上,走了出去。

如果仔細看的話,能夠發現這個女人和劉羽菲有些神似,只不過比劉羽菲大了兩倍的零年。

男子見婦女退出去後,他伸手點上一支煙,然後眯著眼睛,辦公室中只能看見一抹紅光,其他地方漆黑一片,「林家的小子竟然還活著,真夠厲害的,竟然讓他多活了這麼些年,林萬山真夠狡猾啊,我說過,讓你們林家斷子絕孫就一定會做到。當年的仇還沒完呢,既然那小子還沒死,那咱們就接著玩……」

……

姚澤一直將阮妍妍的事情記在心裡,快下班的時候,他想著找誰幫忙把阮妍妍送到好一點的小學去上去,想著上學的事情,姚澤突然想起阮可人來。

前段時間在姚澤的幫助下,阮可人已經順利的從駐京辦那裡給調回了淮源,在淮源教育廳任辦公室副主任,自從姚澤來江平市之後一直沒有聯繫阮可人,這會兒想起來了,於是將電話打了過去。

阮可人此時正在教育廳廳長的辦公室,電話響了起來,阮可人對著教育廳廳長說了聲抱歉,趕緊將電話給掛斷。

「阮主任啊,最近這段時間工作的還習慣嗎」教育廳廳長笑眯眯的望著阮可人問道。

阮可人抿嘴笑了笑,道:「多謝李廳長關係,我還算適應,很快就能完全適應下來,請李廳長放心。」

教育廳廳長李興笑著點頭,然後道:「阮主任以後有什麼事情隨時可以來找我。」李興熱情的說道。

阮可人望著李興的微笑,只感覺一陣彆扭,礙於面子,阮可人點頭笑道:「那就多謝李廳長關照了,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出去忙去了。」

「恩,去吧,好好努力。」

「好的,謝謝李廳長。」

阮可人走出李興的辦公室,輕輕吁了口氣,臉上呈現一絲鬱悶之色,想起剛才有人給自己打電話,就將手機拿了出來,瞧見是姚澤打來的,阮可人面色一喜,然後趕緊撥通,等姚澤接通後,阮可人笑了笑,道:「剛才我們廳長在找我談話呢,其他書友正在看:。」

姚澤笑道:「就知道你有事情,所以沒繼續打。」

阮可人走回自己的辦公室,隨時將辦公室的房門給關上,然後坐在椅子上,翹著雙腿,露出兩條筆直的美腿來,她輕笑的對電話里的姚澤問道:「最近剛當上市長,壓力很大吧?」

姚澤嘆氣道:「一市之長,壓力能不打嗎!」

阮可人悻悻笑道:「我咋感覺你話語中透露出一股子得意的感覺?」

姚澤哈哈道:「這是你的錯覺。對了,在教育廳工作的怎麼樣?」姚澤想起打電話的主題,於是問道。

阮可人點頭道:「還不錯,不過這都要謝謝姚市長的關照。」

姚澤笑道:「那就好好乾吧。」

阮可人神色有些猶豫,半響她輕嘆一聲,咬了咬出,嘴唇蠕動的道:「就是……」

「啥?」

「就是咱們廳長好像……好像想打我的注意。」阮可人俏臉微微一紅,道:「已經暗示我幾次了,真是夠討厭的。」

姚澤頓時就沉下了臉,道:「我去幫你打個招呼。」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