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一十四章神秘的溫泉

第六百一十四章神秘的溫泉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9 23:24  字數:3506

劉羽菲感覺山裡面比外面還有冷上許多,也許是對於周圍漆黑的荒寂的一種害怕,所以心裡有些怯意,就對走在前面的姚澤問道:「還要繼續向前嗎?」

姚澤扭頭笑道:「馬上就到了,別怕,沒事兒的,以前我和我女朋友經常來這裡。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說到胡靜,姚澤不由得微微輕嘆一聲,青蔥歲月算是一去不復返了,留下的只是一些值得回憶的往事。

走到中途的時候,姚澤就感覺有些不大對勁了,因為他似乎聽見一陣低喘的聲音漸漸飄進自己耳朵里,有男人沉悶的呼吸聲和女人帶著壓抑的低聲呻吟聲,姚澤止住腳步,朝著那個茂密的小樹林裡面瞅了一眼,不由得苦笑了起來,又是一對野戰隊友。

其實上大學那會兒姚澤也和胡靜來過後山,干過那麼幾次瘋狂的事情,所以說姚澤其實一直就是個極其悶騷的男人。

跟在姚澤身後的劉羽菲也聽見不遠處傳來的曖昧聲,俏臉不由得感覺有些發燙了,她心裡有些緊張的低聲道:「姚市長,要不咱們回去吧?」

姚澤笑道:「都已經到這裡了,回去豈不是可惜了。不用管他們,年輕的男女們總會尋找一些激情,你就當做沒聽見就成了。」

劉羽菲跟在姚澤身後,偷偷朝著姚澤的後腦勺翻了個白眼,嘀咕道:「怎麼可能當做沒聽見,那不是自欺欺人么。」

「馬上就到了。」終於,姚澤笑眯眯的停了下來,然後指著前面似乎沒有路的地方,笑道:「就是這裡。」

劉羽菲朝著姚澤指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後道:「沒有路了啊,你不是說有好玩的地方嗎?」

姚澤道:「看這裡。」他身上將密密麻麻的植物枝幹給扒開,然後笑道:「過來。」

劉羽菲疑惑的朝著姚澤走了過去,然後看了看,道:「那裡有什麼好玩的?」他感覺姚澤怪怪的,心裡就有些發毛了,以前看過恐怖故事,幾個朋友玩殺人遊戲,也是在一座荒山裡面,幾個朋友相互追殺,場景描述的極其恐怖,劉羽菲越想越害怕,帶著哭腔道:「我不玩了,回去吧,這裡好冷。」

姚澤苦笑道:「你害怕了?我又不會怎麼樣你,別怕,你瞧樹榦的下面。」

劉羽菲朝著姚澤指的地方望去,竟然有一個裂開了很大的口子的地方,「裡面可以進去嗎?」劉羽菲問道。

姚澤點頭道:「就是裡面,這裡應該還沒人發現,我也是無意中和女朋友來這裡時發現的這個地方,一般人根本很難注意到,因為有太多的遮擋物,而且裂縫在別人不容易看見的地方,即便是你掰開了遮擋物,不仔細看的話也很難發現。」

確實,裂縫的洞口在那些密集的遮擋物的最裡面,如果不仔細的朝著裡面瞧,根本不會瞧見有這麼個洞穴。

當初姚澤送給胡靜的戒指掉在了附近,姚澤和胡靜到處找,最後戒指沒找到,卻發現了這麼個奇妙的地方。

「跟我來。」姚澤用力的掰開一大片的植物枝葉,然後走到了裡面去,然後讓劉羽菲也跟著走進去,才將樹枝給鬆開,「來,這裡面可是有個很好的東西。」

走到裂縫的洞口,劉羽菲才發現這個洞口的裡面竟然會很開闊,而且最重要的時,洞口的裡面竟然會有一個特別大的水池子,那天然的水池子水面大概只有半人深,但是卻碧綠的清澈見底,周圍便是一些奇形怪狀的怪事。

「真是個好特別的地方。」劉羽菲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對姚澤問道:「這裡真的沒有人知道嗎?」

姚澤走到池子旁邊,瞧見自己幾年前留在這裡的一個小包裹,頓時就笑道:「應該還沒有人發現,這包裹裡面有我留下的浴巾,現在還保留著這裡,說明是沒有人進來過。」

「浴巾,為什麼留浴巾啊?」劉羽菲疑惑不解的問道。

姚澤笑道:「你沒感覺這水池裡的水有些與眾不同嗎?」

劉羽菲用美眸朝著池子瞧了瞧,實在沒發現什麼不同,就搖頭道:「怎麼個不同法?」

姚澤指著他旁邊的位置,笑道:「你過來試試這水。」

劉羽菲點頭,然後走到姚澤身邊緩緩的頓了下去,將白皙的小手伸入水中,頓時不由得驚訝的嬌呼起來:「熱的?」

「天然溫泉,是不是很好玩?」姚澤笑了起來。

「真是太神奇了,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地方。」劉羽菲俏臉的臉龐變的更加動容了,她蹲在身子扭頭去和姚澤說話,由於是抬著頭看姚澤,所以她白色襯衣領口裡面的縫隙不由得變大了,姚澤站著的位置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就觀賞到衣領裡面的美好風景。

好白好白!

姚澤心裡砰砰跳了起來,只是無意間瞥了一眼那領口裡的旖旎風光頓時就感覺劉羽菲簡直就是近乎完美啊,長相無可挑剔、身材凹凸有致,連那胸部……

劉羽菲真可謂真人不露相,外面穿著修身的外套倒是沒看出裡面竟然如此有料,那乳溝深邃也就算了,肌膚竟然還白的近乎晶瑩剔透一般,如果姚澤沒猜錯的話,劉羽菲怎麼也有35b的胸圍了。

「姚市長,你……」瞧見姚澤微微有些發愣的盯著自己,劉羽菲迎著他的目光看了下去,瞧見姚澤竟然盯著自己胸部看,頓時俏臉就緋紅不已,聲音中帶著嗔怪的意味。

姚澤回過神來,不由得尷尬的咳嗽兩聲,道:「剛才在想些事情,有些走神,抱歉啊。」姚澤汗顏的為自己找了個拗口的借口。

劉羽菲也不好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