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一十一章救人

第六百一十一章救人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8 22:31  字數:3663

這個牛逼哄哄將包廂門推開的人不是姚澤,而是被姚澤排遣來的向成東,如今姚澤貴為江平市一市之長,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這種事情姚澤只能進行幕後cao作了,自己如果親自上陣不僅掉價不說,還會惹來不必要的非議和麻煩。

包廂外面兩個守著的小弟竟然沒有似乎動靜的就被來人給闖了進來,那男人盯著向成東,眯著眼睛問道:「你是來當護花使者的?」

向成東朝著沙發上的兩女瞅了一眼,然後問道:「誰是李芳然?」

坐在男人旁邊的李芳然出聲道:「我就是。」

向成東點頭道:「你們兩個跟我走。」

李芳然知道肯定是納蘭離剛才跑出去求救去了,知道應該是來救她和她朋友的人,李芳然就壯著膽子起身,卻又被那人給拽著胳膊坐了回去。

那帶頭的混混望著向成東,冷聲道:「兄弟,你太囂張了?」包廂裡面另外四個小弟慢慢朝著向成東圍了上去。

姚澤原本擔心向成東一個人來會有危險,就讓向成東多找幾個幫手,向成東卻信心滿滿的說,「對付那些混混我一個人就足夠了,如果我應付不來的人,就是多帶幾個人去也於事無補。」

姚澤這才苦笑的讓向成東單獨進去,他則坐在車中等著。

向成東冷笑一下,望著那幾個恨不得站都站不穩的軟腳蝦慢慢朝自己靠近,就對帶頭的混混道:「不是我囂張,而是我根本不需要和你這種人廢話,和腦殘小混混說話我怕降低了智商。」

「找死!」那人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然後怒聲道:「往死你打!」

四人圍上來的時候向成東身手敏捷的從桌子上拿起兩個啤酒瓶子,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前面兩個小混混都上砸了下去,嘭的兩聲響,前面兩個小弟直接慘叫一聲捂著腦袋在地上翻滾起來,另外兩名小弟見向成東身手厲害,而且下手如此之狠,不由得有些膽怯了,朝著後面退了兩步。

「媽的廢物,給老子上!」那帶頭的混混大聲一喝,另外兩名小弟嚇的一哆嗦,咬牙就朝著向成東撲了上去,結果可想而知,向成東當年在特種部隊服役的時候,即便是和部隊的戰友『切磋』一個人也能對付三個身手矯捷的戰友,更何況兩個被酒色掏空的小混混。

沒在向成東手裡過兩回合,一個被向成東一腳給踢了幾米遠,捂著肚子嚎叫起來,另一個也是被向成東一巴掌給扇的摔倒在地七暈八素的,包廂里嚎聲一片。

那名帶頭的混混臉色變了變,有些陰晴不定的問道:「兄弟是混哪裡的?」

向成東走到帶頭混混的身邊,眯著眼睛笑道:「你猜?」

「不會是葛老大手下的?」

「葛你大爺!啪!」向成東毫無徵兆的就甩了帶頭混混一巴掌,然後冷聲道:「就你們這種傻逼玩意也敢出來丟人現眼?趕緊帶著這些垃圾給我滾蛋,你們這些人就是犯賤,非得被揍一頓心裡才舒坦?」

「……」那混混雖然怒氣衝天但是卻也不敢反駁,現在明顯就是如果他反駁了,下場就會和他幾個小弟一樣。

「成,兄弟你厲害,今天算我災。」那帶頭的混混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陰著臉沖著低聲打滾的四個小弟喝道:「都給老子起來,沒用的廢物。」說完,他自己先走了出去,然後準備偷偷去打電話找人。

「趕緊走,免得惹麻煩。」向成東對沙發上坐著的李芳然和她朋友說道。

兩女被剛才打鬥的場景給嚇倒,此時回過神來,趕緊點頭,跟在向成東身後走出了包廂。

姚澤打了電話納蘭離才偷偷從男廁所溜了出來,然後去姚澤停車的位置和李芳然匯合。

事情遠遠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向成東帶著兩女剛剛走出ktv迎面已經走來了十幾個奇裝異服的男子,領頭的男人是個剃著光頭的肥碩男子,在他旁邊的就是剛才那個灰溜溜逃跑的混混。

「狗改不了吃屎。」向成東微微蹙眉,望著眼前的十幾個人冷聲說道。

「兄弟很厲害嘛,一個人放倒了我四個兄弟,夠可以的啊。」領頭的胖子瞅了向成東一眼,不陰不陽的笑了起來。

這時偷偷摸摸從ktv裡面溜出來的納蘭離剛走到門口瞧見兩方對峙的場景,微微一愣,想要再退回去的時候已經被那混混瞧見,然後怒視這納蘭離,對領頭的光頭胖子道:「劉爺,剛才就是這個混蛋開了我們一個兄弟,然後躲了起來。」

被稱作劉爺的胖子將手裡的煙扔在地上,然後道:「最恨這種擔心的孬種,待會兒卸他一隻腿,讓他跑!」

納蘭離聽了眼前這死胖子的話,頓時臉色變的難看起來,如果這裡是燕京,納蘭離肯定叫囂的毀這胖子的祖宗八輩,可是人在江平,山高皇帝遠的,納蘭家在這裡提出來也沒人給面子啊。

「你過來。」向成東看了納蘭離一眼,然後說道。

納蘭離趕忙點頭,趕緊跑到向成東身後,對一臉害怕的李芳然關切的問道:「芳然你沒睡?」

李芳然雖然知道納蘭離跑出去是為了搬救兵,但是在她朋友面前納蘭離顯得如此猥瑣,還是讓她心裡很不舒服,於是沒好氣的道:「死不了。」

納蘭離鬱悶道:「你在怪我剛才偷偷溜掉?」

李芳然不吭聲,納蘭離就道:「我如果不偷偷走開,現在咱們恐怕就遭遇了。」

李芳然望著對面氣勢洶洶的十幾人擔憂的道:「恐怕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去。」

剛才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