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零六章爭奪撫養權(一)

第六百零六章爭奪撫養權(一)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7 00:15  字數:3361

姚澤接到李俊陽打來的電話,說范大志處罰了那對夫妻一千塊錢,然後讓他們當面給柳嫣賠禮道歉,並在鎮上最好的飯店擺了一桌,希望劉嫣和姚澤能夠賞光,姚澤將電話捂住,然後把結果告訴了坐在一旁剝橙子的柳嫣,詢問她要不要過去一趟。//歡迎來到閱讀//

柳嫣將一小瓣橙子塞進阮妍妍嘴巴里,然後笑著搖頭道:「算了,我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當時確實很生氣,不過現在氣都消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嘛,我看就算了。」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讓李俊陽轉告范大志事情就這麼算了,掛斷李俊陽電話,姚澤對柳嫣問道:「嫂子,昨天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柳嫣拍了拍趴在她懷裡的阮妍妍,輕聲道:「妍妍乖,回房寫作業去,我和你姚澤叔叔說點事情。」

阮妍妍乖巧的點頭,然後抱著她愛不釋手的喜洋洋跑回了自己房間。

柳嫣輕輕嘆了口氣,道:「小澤,嫂子知道你為嫂子好,替嫂子操心,可是嫂子不想成為你的麻煩,嫂子想過了,還是算了,我打算帶著妍妍去縣裡居住,到那邊找份工作,先安定下來然後給妍妍辦轉學的事情。」

「嫂子,不麻煩,真的不麻煩,你這樣倒是讓我覺得麻煩,你這麼善良,現在的社會又這麼複雜,你一個人過我總是替你擔心的,你聽話,和我一起走好嗎?」姚澤就如同哄小孩一般,將柳嫣納入懷中,輕聲說道。

柳嫣被姚澤摟住,嫵媚的臉蛋上露出淡淡的紅暈,掙脫了一下,見掙脫不開,就輕嘆一聲,道:「嫂子帶著這麼個孩子,讓你安排到市裡去住,如果被有心人發現,那這就事情來傳一些風言風語不是落了別人的口實嗎,嫂子不會給你拖後腿的,小澤你別在勸嫂子了。」

「放心好了,我自有我的辦法,不會讓別人落了口實。」姚澤信心滿滿的說道。

柳嫣疑惑道:「什麼辦法?」

姚澤其實來之前就已經想好對策了,他來淮安之前就和王素雅提起了柳嫣的事情,並把阮妍妍喪父的事情一起告訴王素雅,稱自己在淮安縣任職是和阮妍妍的爸爸是好朋友,希望能接她們母女來市裡一起居住,王素雅聽了姚澤訴說的事情,就問姚澤自己可幫什麼忙。

姚澤希望王素雅認阮妍妍做乾女兒,並稱阮妍妍非常可愛。

王素雅覺得偌大的別墅總是她一個人住,確實有些冷清,只要不是太難相處,增加兩個人倒是沒什麼,就點頭答應下來。

不過,王素雅還是一度懷疑姚澤是不是有什麼居心,就滿含深意的望著姚澤,問他,那個柳嫣是不是長的很漂亮?

姚澤當時就頗為尷尬的悻悻笑了笑,說,確實很漂亮,不過自己只是拿柳嫣當嫂子看待而已,沒有什麼其他動機。

王素雅這才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

她有哪裡知道,其實有這麼一句俗語「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你說讓你姐認妍妍為乾女兒?」聽了姚澤的敘述,柳嫣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姚澤含笑的點頭,道:「是啊,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而且不會傳出我的謠言。」

「不行,不行,這樣太麻煩了。」柳嫣趕緊擺手,道:「小澤,你是知道的,嫂子最怕麻煩別人,還是算了……」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讓柳嫣愣住了,心裡有些慌張起來,「誰啊?」她對姚澤問道,怕姚澤在這裡被人看見了。

姚澤苦笑道:「我怎麼知道是誰,你開門看不就知道了。」

柳嫣嬌聲道:「那你去我的卧室躲躲?」

姚澤擺手道:「躲什麼啊,沒事,你開門就是了。」

柳嫣不答應,非得將姚澤推進自己卧室後才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門口將門打開,「大哥、嫂子?」望著屋外站在的男女,柳嫣微微一愣。

「嗯。」男子沒什麼表情的應付一聲,然後朝著屋裡看了一眼,問道:「妍妍呢?」

柳嫣擠出笑意,出聲道:「在屋裡寫作業呢,大哥、嫂子你們進來坐。」

柳嫣的嫂子李玉芳一身貴婦打扮的模樣,打扮的倒是不錯,不過長相確實不敢恭維,她朝著柳嫣瞥了一眼,道:「我們是專程過來看妍妍的,讓妍妍跟著你生活我們還真是不放心。」

柳嫣擠出笑意的讓兩人進去,阮成偉的大哥阮成發點了一支煙,朝著屋裡打量一遍,微微蹙眉,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成偉就這麼走了,現在你們孤兒寡母也不方便,我和家裡的老爺子商量過了,把妍妍接到我們那邊去,和我們一起生活,這樣你也可以減輕負擔,你看怎麼樣?」阮大發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他和他老婆這麼多年想要個孩子,可惜一直沒有動靜,去醫院檢查,發現阮大發身體的原因這輩子幾乎不可能有孩子了,想要領養一個孩子,但是養別人家的孩子阮大發心裡總是覺得彆扭,說起孩子的事情,他媳婦就建議說,「反正你弟弟已經去了,要不咱們把妍妍的撫養權要過來,養別人家的孩子還不如養自家的孩子,怎麼說妍妍也是你的親侄女,血液關係斷不了。」

阮成發聽了覺得是那麼回事,於是動了心,又怕柳嫣不同意,阮大發的媳婦就說,給柳嫣減輕了負擔她有什麼不同意的,她這麼年輕,把孩子交給我們她可以安心的再嫁給別人啊,再退一萬步講,即便她不同意,咱們大不了給她一些錢,有錢能使鬼推磨,我不信她會不同意。

所以才有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