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零三章嫂子

第六百零三章嫂子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5 23:09  字數:4134

中午,兩人找了市政府附近的小酒店,要了個包間,點了菜後,李俊陽感嘆的道:「真是沒想到短短三年,姚澤兄弟現在已經當上市長了,老哥真是慚愧啊。」

姚澤給李俊陽遞了一支煙,然後笑著說道:「你現在也是縣局局長了,也不錯啊,有些人混一輩子都沒混到你這個位置,而且你現在年齡不大,以後還有上升的空間啊。」

李俊陽笑道:「我這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能和姚澤老弟比,咱就和比咱差的比,以後老哥還就指望你了。」

閑聊一會兒,酒菜上來,姚澤端起杯子道:「咱們先干一個,前段時間你升職了本應該親自去道賀的,正好那時候在香港搞農改趕不會來,現在道賀李哥不怪罪吧?」

李俊陽趕緊端起杯子,笑眯眯的道:「哪裡敢怪罪啊,心意到了就成。」兩人同時將小酒杯的酒飲盡,李俊陽又給姚澤滿上然後給自己也添上,望著姚澤,嘴唇動了動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姚澤笑道:「怎麼呢?有啥直接說啊,別藏著掖著。」

李俊陽悻悻道:「和你說個事情,你應該還不知道阮成偉的事情啊?」

姚澤一聽,愣了一下,阮成偉雖然一年半以前就和嫂子柳嫣離婚了,但是聽到這個名字,姚澤依然會聯繫到柳嫣,就趕忙問道:「他怎麼呢?不是在監獄裡服刑嗎?」

李俊陽端起杯子抿了口酒,嘆氣的道:「被殺了,在監獄被犯人給捅死了。」

「啥?」姚澤聽了李俊陽的話,端起的酒杯一下子驚的掉落在了桌子上,他驚詫的瞪大了眼睛,「怎麼會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阮成偉以前幹了對不起柳嫣的事情,但是畢竟是阮妍妍的父親,而且姚澤和他稱兄道弟了一年多,心裡難免有些不是滋味。

「聽說是和監獄裡的一個混子起了口角,最後發生了肢體的碰撞,打的紅了眼,也不知道那個混蛋哪來的竹籤,刺進阮成偉的小腹,因為流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

姚澤聽著李俊陽的話,一口就灌進喉嚨,然後出聲問道:「柳嫣沒事吧?」

李俊陽苦笑道:「我也很久沒見到她了,不過聽說好像過的不是很好……」

後面李俊陽說了什麼姚澤幾乎一句也沒聽進去,心裡全是想著柳嫣,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姚澤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兩巴掌,怎麼能因為自己的工作,而忽略了為自己放棄一切的女人,姚澤突然覺得,自己即使在仕途的道路上走再遠,但是失去了自己的紅顏知己,那麼就算走到了仕途的最頂點又能如何?

……

車子平穩的駛入淮安鎮的地面時,姚澤坐在後排位置望著熟悉的一切,心裡感慨頗多,向成東到了淮安鎮後不知道該往哪兒走,就扭頭問道:「姚澤哥,咱這是去哪兒?」

姚澤現在已經正式給了向成東公開的身份,給他當司機。

「一直朝前走吧,我給你指路,咱們先去找個地方住下來。」

姚澤帶著向成東去鎮上的賓館開了兩個房間,讓向成東留下來,他則開著車子去找柳嫣。

……

此時正是學生放學之際,在鎮小學門口,等著三三兩兩的學生家長等著接孩子回家,家長中一名衣著樸素身礀卻高挑的女子和那些家長里短的婦女們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因為她有著一張成熟嫵媚漂亮的臉蛋,在鄉鎮能見到這種美女絕對是罕見的,她的嬌容即便是放在國際化的大都市,換上時尚靚裝依然不必任何美女差,尤其是那一頭烏黑齊腰的秀髮,烏黑髮亮的披散在背後如同一道瀑布一般。

只不過她漂亮的臉蛋上時時露出一絲淡淡的愁容,也不知如此漂亮的女人為誰發愁。

沒一會兒刺耳的下課鈴傳遍整個校園,小學生們歡快的衝出學校,等在門口的漂亮女子盯著大門口張望著,知道所有孩子都快走光了一名穿著粉色外套的小姑娘才低著頭一臉悶悶不樂的走了出來。

「妍妍……」女子朝著粉雕玉琢的可愛小姑娘喊了一聲。

「媽媽,你怎麼來了,我自己能回家呢。」小姑娘瞧見自己媽媽,就朝著女子跑了過去,然後抱著她的大腿,笑道:「咱們回家吧。」

女子帶著笑意的牽住小姑娘的手,出聲問道:「怎麼出來這麼晚啊?別的小朋友早就出來了。」

小姑娘低著頭,低聲細語道:「我……我在掃地。」

女子聽自己女兒聲音有些怪,就蹲下身子看著女兒的小臉,見她眼眶紅紅的,顯然是之前哭過,就微微蹙起了柳眉,輕聲問道:「妍妍,告訴媽媽發生了什麼?」

阮妍妍不敢看自己媽媽,低頭道:「真沒什麼,就是掃地。」

「你如果不和我說實話,我可要去找你們老師了。」女子止住腳步,轉身就要去學校。

小姑娘趕緊拽著她媽媽的大腿,苦著小臉道:「我說,剛才在學校和同學吵架了,最後被老師罰掃地。」

女子輕聲問道:「為什麼要去和同學吵架?」

「是他們先罵的我。」小姑娘眼眶紅紅的,眼淚珠子在充滿靈性的大眼框中打轉,眼淚隨時就要流出來,一副極委屈的模樣。

女子又蹲下了身子,捧著自己女兒的小臉蛋瓜,溫柔的笑道:「他們罵你是他們不對,但是你也不能去罵他們啊,這樣就不怪了。」

小姑娘眼淚啪啪的滴了下來,哽咽的抹著眼淚,帶著哭腔說:「可是……可是他們說我爸爸是殺人犯。」

女子神情微微一怔,望著自己女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