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九十九章紈絝子弟

第五百九十九章紈絝子弟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4 22:02  字數:3567

姚澤去江平市任職的時間臨近,而遠在美國養胎的秦海心也是馬上就要給姚澤生個健康的小寶寶出來,姚澤最近這段時間頻繁的給秦海心打電話,倒是讓秦海心心裡喜滋滋的,對於生孩子的恐懼漸漸變得淡化。

姚澤每次聽見秦海心說害怕就忍不住打趣說:「別人家的媳婦生孩子都是一臉的喜悅一臉的母愛,你都懷胎**個月了,怎麼還沒有一點做母親的覺悟?」

秦海心就不高興的反駁說:「可是生孩子要開膛破肚啊,有本事你去試試,看你怕不怕。」

姚澤在電話那頭溫柔的笑了笑,輕聲細語道:「這個確實是有些心理上的恐懼,老婆,辛苦你了,以後老公一定好好補償你們母子。」

秦海心聽了姚澤的話,嬌俏的臉龐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你如果敢欺負我,以後我就帶走咱們的兒子隱居起來,讓你永遠見不到他。」

姚澤苦笑道:「這麼狠?」

秦海心得意的道:「當然咯,咱寶貝兒子現在可是我手中的王牌呢,只要你敢欺負我,以後等他長大了,我就讓他收拾你。」

姚澤聽了秦海心的話,能夠想像到秦海心俏皮的模樣,心中滿是柔情的溫聲道:「海心,謝謝你的大度,謝謝你願意為我生孩子,以後我一定不會辜負你,我不會說什麼海誓山盟的話,不過,只要只要我一天還活著,我心裡就會一直裝著你。」

「我知道,你不用和我保證什麼,我相信你!」秦海心見姚澤說話正經起來,也就不再和他開玩笑,帶著羞澀又甜美的心情道:「等以後咱們孩子長大了我就讓他繼承我的公司,讓他當個商人,不許他當官。」

姚澤就疑惑的笑道:「為啥啊?當官有什麼不好?」

秦海心撇嘴道:「當然不好,當官如果犯了錯誤是要被抓的,我可不想我兒子以後因為犯了錯誤進監獄,當個商人多好,錢可以隨便花,不怕有紀委去查,想泡妞了也可以隨便去泡,同樣不怕紀委查,以後啊,我不僅要支持我兒子泡妞,還要暗中幫助他,幫他泡很多的如花似玉小姑娘。」秦海心喜滋滋的嚮往著以後有日子的甜蜜日子。

姚澤聽了頓時無奈的笑道:「有你這麼當媽的嗎?簡直是無良的母親。」

秦海心捂著咯咯嬌笑道:「你這個做爸爸的都這麼花心,兒子能好到哪裡去?既然要花心,兒子肯定要超過爸爸才行,這才叫長江後浪推前浪嘛!」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自己確實是有夠花心的,這一點姚澤反駁不了,只好悻悻的將話題轉移開來……

姚澤在和秦海心通話的時候,納蘭離一臉憤怒的衝進了姚澤的辦公室,將手中的一沓文件摔在辦公桌前,一臉惱怒的說道:「有你這麼坑人的嗎?虧我把你當朋友。」

姚澤笑著和秦海心說有些事情處理,晚點再打給他,掛斷電話,姚澤沒好氣的道:「吃火藥了,這麼沖?」

納蘭離憋紅了臉,氣喘吁吁的說:「有你這麼幹事的嗎?你不是說干秘書的活很輕鬆嘛?」他指著桌上的文件,更加氣憤的道:「這就是你說的輕鬆?每天有干不玩的瑣碎事情,有你這麼吭朋友的嗎?!」

姚澤見納蘭離一臉怒氣,也不動怒,笑著道:「你覺得秘書的活累了?」

納蘭離虎著臉點頭。

姚澤就笑道:「那你說說,你想做什麼?」

納蘭離臉色好看了些,想了想,說道:「輕鬆悠閑一點就成了。」

「你確定輕鬆悠閑就行?」姚澤問道。

納蘭離點頭,嗯了一聲。

姚澤道:「那成吧,既然你想輕鬆,剛好農業廳大門口的門衛大爺年紀大了,要不把他換下去,讓你來?」

「……」納蘭離臉色再次變的難看起來,「姚澤,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

姚澤撇撇嘴,冷笑道:「是你自己要輕鬆悠閑的活,當門衛就很輕鬆很悠閑啊,除此職業以外,還真找不出什麼輕鬆又悠閑的活,還有,納蘭離,想要得到別人的尊重,不是靠自己家世有多顯赫,父親、爺爺有多厲害,得靠自己,只要自己用本事爭取的東西別人才會打心眼裡正眼看你,靠著家族的顯赫卻無所世事,終究都是個表面被人尊重,暗地裡遭人鄙夷的廢物!」姚澤見納蘭離毫無上進之心,想著自己家族多麼厲害就不屑於做任何事情,這麼下去納蘭離只會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紈絝官二代,所以他打算藉機敲打納蘭離一番,姚澤理解納蘭離這種傢伙,沒什麼能力,心氣還挺高,所以故意說話重了些,希望能激起他的鬥志。

br/

「姚澤,你……你剛才說我什麼?」納蘭離憋紅了臉,身子氣的只哆嗦,陰沉著臉望著姚澤。

姚澤迎著納蘭離要殺人的目光,一字一句的道:「納蘭離,你聽好了,我說你是個……廢物!」姚澤故意將最後兩個字語調說的更重。

「你這混蛋敢說我廢物,我要你的狗命!」納蘭離整個人都氣瘋了,如同折磨一般的朝著姚澤沖了過去。

姚澤身材比納蘭離大了一號,而且以前沒事喜歡鍛煉身體,身體素質比一般人要好上許多,再加上納蘭離這個紈絝二代以前總是沉浸在酒色之中,身子虛的厲害,剛衝到姚澤身邊,姚澤已經起身一腳將納蘭離踹翻在地。

嘭!

納蘭離疼呼一聲,整個身子摔在地上,他捂著肚子,捲曲著身子倒在地上呻吟著,姚澤走到納蘭離身邊,蹲下身子,問道:「疼不疼?」

納蘭離表情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