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九十七章陰險小人

第五百九十七章陰險小人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3 23:08  字數:4510

姚澤和阮可人蹲在屋檐下,見阮可人緊緊的抱住胸口,姚澤猶豫了一下,很有風度的將自己的西服外套從身上扒了下來,然後披在阮可人身上,低聲道:「再堅持一下,救兵馬上就到了。」

阮可人抬起頭有些羞意的道:「還是你自己穿上吧,小心凍感冒了。」

姚澤裡面確實穿的很少,只是穿了一件白色襯衣,雨水將他襯衣打濕,緊緊的貼在身上在加上冷風肆無忌憚的吹,姚澤凍的嘴唇只打哆嗦,不過還是在阮可人面前裝模作樣的強忍著道:「沒事,我身體好,不怎麼冷,倒是連累了你跟我一起受罪,真是抱歉。」

阮可人伸手拉了一下披在身上的西服,抿嘴笑了笑,輕聲道:「就算你欠我一個人情,剛好幫我一次咱們兩清了。」

姚澤因為覺得剛才有些對不住阮可人,在她身上做了那種事情,這會兒有些內疚,聽阮可人這麼說,姚澤趕緊點頭道:「成,那咱們兩清了,事情我幫你搞定。」

「一言為定!」阮可人笑眯眯的道:「今天這種事情太難忘了,恐怕這輩子都不能忘記,和拍電影似的刺激。」

姚澤悻悻笑道:「你怕嗎?」

阮可人眸子向上一翻,給了姚澤一個白眼,嬌聲道:「能不怕嗎?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這如果被抓住肯定非常慘,想想都直打哆嗦。」

姚澤笑道:「人生能遇到這種經歷,到老了也是一種不錯的回憶啊。」

阮可人抿嘴笑道:「也對,想想都刺激。」

……

向成東開著車子到了姚澤指定的位置,瞧見胡同門口停著兩輛車子,一輛商務車,另一輛車子向成東瞧著有些熟悉,猜想應該是姚澤的,就將車子停在了馬路的另一邊,然後對笑傲天吩咐道:「注意點,這些傢伙身上應該是沒搶的,小心匕首之類的。」

笑傲天沒好氣的撇嘴道:「就我的實力,這些人能夠傷我?」

向成東將車子熄火,然後道:「你就自大把,早晚得吃虧,小心點不會錯的。」他將車門推開,然後從座椅後面拿出一隻鐵棍,迎著商務車走了過去,笑傲天則是空手追著走了上去。

商務車中,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老四從反光鏡裡面瞧見兩人氣勢洶洶的朝著這邊走來,其中一人手裡還拿著傢伙,頓時感覺不妙,感覺對車型中的老二、老三、老四說道:「哥幾個,外面來了兩個人,估計是那傢伙的援兵,小心點,手裡有傢伙呢。」

車裡另外三人聽了老四的話,都朝著後面看去,瞧見一人拿著鐵棍走了過來,三人紛紛掏出自己藏在座位底下的砍刀,帶頭的老大陰著臉道:「麻痹的,好久沒見血了,今天干一票咱們就轉移,如果不是那傢伙給的錢多,老子才不敢這種事情呢。」

「下車。」老大吩咐一句,四人依次從車裡走了出來,瞧見迎頭而來的向成東和笑傲天,帶頭的老大眯著眼睛對向成東問道:「哥們,幹嘛呢?」

向成東朝著四人打量幾眼,然後指著姚澤的車子,問道「這車的主人呢?」

老三冷笑一下,道:「你是來找茬的吧?」

笑傲天不耐煩的冷聲道:「麻痹的,老子就是來找茬的怎麼著?就你們幾個傻逼也敢學別人做打手,一個個跟軟腳蝦似的,信不信老子一個人幾下就將你們掀翻?」

帶頭的老大哈哈笑了起來,望著笑傲天一副饒有興緻的說道:「口氣倒真是不小,不過就是不知道手底下功夫怎麼樣,哥幾個砍了這小子。」帶頭的老大一揮手,四人緊緊握著手裡的砍刀朝著向成東和笑傲天沖了過去。

向成東冷然一笑,握著手裡的鐵棍,將鐵棍拖在地上,小跑的朝著幾人沖了過去,笑傲天則和向成東分開了一些距離,從另一邊朝著四人衝過去,兩人配合的極為默契,當六人越靠越近時,向成東猛的從地面彈跳而起,手裡的鐵棍朝著第一個衝來的人肩膀揮了過去,那名打手沒料到向成東身手如此敏捷,見鐵棒朝著自己身上揮了過來,頓時嚇的趕緊抬起刀來想擋住那一下,嘭的一聲鐵器砸到一起的聲音響起,那名打手只感覺雙手彷彿失去了感覺一般,上面傳出的力道使得他整條胳膊和手到麻木的沒了知覺,砍刀雖然擋住向成東的那一下,卻沒握住掉在了地上,向成東又迅速踢出一腳,這一腳踢在那打手小腹處,將他踢出四五米遠,抱著小腹捲曲在地上打滾。

向成東和笑傲天兩人就如同殺神一般,兩人對上另外三人根本就是綽綽有餘,向成東沒揮一下鐵棒就會有一個人的砍刀被超大的力道給反彈的掉落在地上,而一旁的笑傲天則補上一腳,兩人配合的極其默契,瞬間就將四人打翻在地。

向成東拖著鐵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的朝著老大走了過去,帶頭的老大剛才肩膀挨了向成東一鐵棒,感覺整隻胳膊都廢掉了,他一臉的痛苦,見向成東朝自己走來,身子下意識的哆嗉一下,然後另一隻手撐在地上,朝著後面艱難的挪動著,嘴角哆嗉的道:「你……你要幹嘛?」

向成東不屑的笑道:「就你這種人我還沒興趣要你的命,說吧,人在什麼地方?」

帶頭老大臉色蒼白的道:「人在裡面,我們還沒找到。」

向成東點了點頭,然後掏出手機打給了姚澤。

沒一會兒,姚澤帶著阮可人從胡同裡面走了出來,瞧見狼狽不堪的四人躺在地上,然後對向成東道:「問問他們誰指使的他們干這事的。」

向成東點了點頭,走到那名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