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九十六章屋檐下的曖昧

第五百九十六章屋檐下的曖昧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3 23:08  字數:3405

兩人的身子擠壓在一起,以一個曖昧的姿勢躲在屋檐下面,原本就已經夠尷尬的,卻沒想到原本靜悄悄的屋子裡突然傳出女子漸漸嘹亮的**聲以及男子低沉的喘息聲,更讓人臉紅心跳的是,屋裡男人和女子的**對話越來越低俗起來,聽的阮可人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那種話她可是從來不會說的,打死都不會說。

「姚……姚廳長,要不咱們出去吧。」阮可人覺得繼續待在這裡指不定得尷尬到死,於是帶著羞意的低聲對姚澤說道。

說實話,姚澤此時下腹下面崛起的玩意抵在阮可人最柔軟舒服的地方有些捨不得離開,如果就這麼走了倒是覺得很可惜,那種心理緊張的感覺以及下面帶來的柔軟感讓姚澤有些不能自已,「現在能出去嗎?你不要命了?」姚澤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對阮可人低聲道,可是下面卻並不那麼嚴肅的擠到了阮可人雙腿間被阮可人雙腿緊緊夾住。

阮可人不再吭聲了,只是雙手緊緊的攥住拳頭,心裡緊張到了極點,因為旁邊房屋裡的**聲加上姚澤下面硬邦邦的頂在自己私處讓阮可人感覺身子慢慢變的有些癱軟起來,一陣陣電流慢慢襲便全身,身子由於軟弱無力不自覺的朝著後面姚澤身子靠去。

姚澤此時也是被這種曖昧的感覺沖昏了頭,見自己的物什硬邦邦的抵在阮可人下面她並沒有阻止,頓時感覺得到了阮可人的默認,聞著阮可人秀髮上的淡香,姚澤忍不住的輕輕動了動腰身,對著阮可人雙腿間來回磨蹭兩下子,這一磨蹭使得阮可人身子又一哆嗦,呼吸變的急促起來,「姚澤……你……」

「噓!別出聲。」姚澤一把捂住了阮可人的嘴巴,另一隻手放在了她纖細腰肢上,在她耳邊低語一句,「有人進來了。」

阮可人趕緊閉住了嘴巴,卻感覺到姚澤下身還是不老實的輕輕抽動著,關鍵是,確實又有腳步聲傳了出來,而且朝著他們這邊走來,這個時候姚澤還敢輕薄自己,這……什麼人啊?

「麻痹的,怎麼回事,明明瞧見他們跑到這邊來了,怎麼會沒人,難道長翅膀飛了不成?」院子里傳出一男人小聲的咒罵聲。

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出來,他聲音低沉的道:「不管怎麼樣都得把人給我找到,收了秦老闆的錢就必須把人給他帶過去。」

「秦老闆?」姚澤聽了兩人的低語,心頭微微一動,如果說這個人姓秦,那麼想都不用想一定是秦永昌,姚澤咬牙切齒的想,上次陷害自己,讓向成東和笑傲天去將他狠狠揍了一頓,沒想到這傢伙沒長記性,不讓他知道怕看來他是不會罷休了。

姚澤決定,等躲過這次被堵後一定要找個機會狠狠的教訓秦永昌一頓。

「三哥,那怎麼辦?附近都找遍了,找不到這對狗男女啊。」其中一人說道。

「繼續找,他們不可能從我們眼皮底子下逃出去,說不定躲在哪個旮旯里呢。」兩個人的腳步聲慢慢朝著姚澤這個方向傳來。

正當外面兩人要走到姚澤所在的位置時,天空突然嘭的一聲響,一個大悶雷打了下來,嚇的那兩人身子不由得一哆嗦,而躲在裡面的阮可人也是被這一聲悶雷嚇的臉色蒼白,幸虧被姚澤捂住嘴巴,否則非得尖叫出來。

雷聲過後,地面上啪啪的就落下了大雨點,兩人原本準備去瞧瞧姚澤那個位置,因為雨下大了,兩人就止住了腳步,趕緊跑到北面屋子的大門口屋檐下躲雨,一人低聲皺眉道:「操,這他媽叫什麼事啊,這個時候下雨,還怎麼找人啊,讓我逮到那個混蛋非給他打殘了,真他媽折騰人。」

姚澤和阮可人所站的位置剛好是兩間屋子隔出的空隙,所以頭頂沒有遮擋物,兩人瞬間就被雨水打濕了全身,姚澤能夠感覺到阮可人身子因為冷而發顫,就湊到他耳邊,以微不可聞只有他們兩人能夠聽見的聲音問道:「是不是很冷?」

雨水打濕了她的臉龐,阮可人美眸半閉半睜,鬱悶的點了點頭,姚澤就將兩隻手騰了出來,緊緊摟住阮可人的身子,阮可人嚇了一跳,微微掙扎,姚澤卻越摟越緊,低聲道:「別動,這樣會暖和一些。」

原本就已經是深秋了,晚上涼意十足,這會兒又下起了大雨,兩人身子被淋濕,連姚澤都感覺到了身子冷的直哆嗦,更別說柔弱的阮可人。

南面屋裡的男女伴隨著一聲悶雷已經結束了他們的『征伐』,屋子變的安靜下來,但是姚澤卻並沒有因為下雨下面就疲軟,依然是堅定不移的硬邦邦抵在阮可人的雙腿間,而阮可人心裡有些埋怨姚澤,都這個時候了,既然還能想那種事情,想就想把,這傢伙都是有一下沒一下的試探性的攻擊,將阮可人心裡的**給撩撥起來了又不動彈了,等阮可人**熄滅了這傢伙又試探性的磨蹭幾下,阮可人心裡嬌怒的只差吼出,你丫的要麼別亂動,要麼就給你點行么?!

可惜,這種話永遠不會從她這種有些保守的女人嘴裡說出來,若是陳媛媛說不定直接鄙視上姚澤了。

「三哥,要不咱們先去車上等吧,這麼大的雨,站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啊?」外面,那漢子建議道。

被稱作三哥的男人思索了一下,就點頭道:「也成,胡同就那麼一個路口,他們逃不走,給老大和老二打電話,就說去車裡等著。」兩人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姚澤和阮可人依然緊緊的貼在一起。

「人都走了,你還不放開我?」等人走遠了,阮可人身子依然被姚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