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九十五章無意識的嬌喘

第五百九十五章無意識的嬌喘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2 23:38  字數:4097

阮長治給姚澤倒上酒,然後笑道:「好久沒沾酒了,身體不行,今天豁出去了陪姚廳長好好喝幾杯。即可找到本站」

姚澤就擺手道:「我的酒量不行,咱們隨意就好,酒不是什麼好東西,喝多了傷身子,還是隨意吧。」

阮長治端起杯子笑道:「成,那咱們先干一杯,姚廳長我敬你。」

姚澤趕忙端起杯子,笑道:「可別這麼說,您是長輩,應該是我敬您才對。」

兩人相視一笑,將一小杯酒喝了下去,阮長治給姚澤挖了一些雞腿,解釋道:「你嘗嘗這雞湯味道怎麼樣,用了獨特的方法炖的。」

姚澤感謝的接過雞湯,放在鼻尖前面嗅了嗅,聞起來倒確實不錯,就償了一口,味道確實鮮美的很,比一般的雞湯味道要好的多,姚澤就笑道:「真是山珍海味啊,阮廳長,這雞湯是怎麼做的啊?」

阮長治得意的笑道:「這是祖傳秘方,這雞湯可是需要很多種材料一起慢慢的用溫火炖幾個小時,讓味道入了骨髓。」他朝著姚澤曖昧的笑了笑道:「年輕人多喝點對身體有好處,補氣養身啊。」

姚澤當下明白,補氣養身只是一種好聽的說法,估摸著喝這玩意還能增加床上的辦事效率,不由得多喝了兩口。

這時候桌子上的菜全部上齊了,一旁的阮長治就將阮可人喊到桌邊,偷偷使眼色的對阮可人道:「可人啊,你趕緊來敬姚廳長兩杯酒,以後還指望著姚廳長多關照你呢。」

阮可人明白父親的意思,但是她又不喜歡做那種故意獻媚的事情,就尷尬的端起酒杯,悻悻笑道:「姚廳長,那個……我敬你。」

阮長治在一旁聽了不由得搖頭,苦笑道:「到外面做了一年多的駐京辦副主任,基本的敬酒詞都不會真是急人。」

姚澤笑道:「這種事情咱不強求,我覺得阮主任這樣挺好,不做作。」姚澤站了起來和阮可人輕輕碰了一下杯子,然後仰頭一口將酒給幹了。

接著又是張秀卿給姚澤敬酒。

一家人敬了個遍,又喝了一會兒氣氛漸漸說開了,阮長治趁著這個機會就對姚澤說的:「姚廳長,今天請你到家裡做客其實不瞞你說,是想請你給辦點事情。」

姚澤雖然知道阮長治要說什麼,但是卻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畢竟是別人有求於自己,如果自己顯得太殷勤,反而會讓別人誤解,於是就笑道:「阮廳長有什麼事情只管說,能辦到的我一定儘力。」

一旁的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偷偷朝他看了一眼,心想明明知道還裝什麼糊塗。

阮長治端起杯子又和姚澤喝了一杯才嘆氣道:「姚廳長也知道我女兒在燕京那邊工作,我們老兩口也老了,不希望女兒離我們太遠,就希望她在我們身邊,而可人自己也不願意去燕京那邊工作了,原本說把工作辭了得了,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太妥,畢竟努力了那麼久才熬到副主任的位置,說辭就辭了太過兒戲,所以就想著看姚廳長能不能幫幫忙給疏通一下關係,讓咱們可人從燕京調回到淮源來?」

姚澤朝著阮可人看了一眼,見阮可人也正盯著自己,就笑道:「既然阮廳長都開口了,我試試看吧,儘力把這個事情給辦下來。」

張秀卿聽了姚澤的話,臉上立馬笑開了花,趕緊偷偷在桌子下面碰了一下阮可人的腿,低聲道:「還不趕緊敬酒。」

阮可人鬱悶的道:「不想敬了,不喝不了。」

「那怎麼行,人家幫你這麼大的忙,你總得表示一下吧,否則那裡有誠意。」張秀卿沒好氣的偷偷睨了阮可人一眼。

阮可人鬱悶的站了起來,端起杯子準備再敬姚澤一杯,卻被姚澤喊住,故意捂著頭,苦著臉道:「哎喲,不能再喝了,再喝恐怕走不動道了,阮主任這杯酒咱們就免了吧,我喝不了了。」

阮可人倒是樂意不喝,就抿嘴笑道:「既然姚廳長喝好了,那我就不勉強了。」

阮長治在旁邊聽了阮可人的話,氣的直翻白眼,這丫頭片子太不懂人情世故了,你家客人說喝好了,你就真不敬酒了?

不過見姚澤確實喝了不少,阮長治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也就不再勸酒。

吃完飯,阮可人和她母親去收拾碗筷,阮長治和姚澤則坐在沙發上喝茶聊天,猶豫兩人都喝了不少酒,聊著聊著便聊到了阮可人身上,阮長治說的興起,將阮可人為什麼和楊清明離婚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姚澤這才知道,原來是因為阮可人的丈夫出軌了,兩人才鬧著離了婚。

姚澤回想起在燕京的那一次車中,阮可人看了手機之後,當場沒忍住哭了出來,應該那時候剛發現她丈夫出軌吧。

等阮可人和她母親忙完從廚房出來,姚澤見天色也早了,於是就起身告辭。

阮長治見姚澤喝了不少酒,就讓阮可人送姚澤去樓下。

姚澤和阮長治以及張秀卿一番寒暄後,和阮可人出了門,走到樓下時,姚澤止住腳步對阮可人笑道:「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的。」

阮可人擔憂的道:「你喝了這麼多酒還能開車?要不我幫你開回去吧?」

姚澤擺手道:「不用,一點酒而已,沒什麼問題。」

說罷他將車門打開,坐了進去,車鑰匙孔插了半天沒插進去,阮可人在一旁見了直搖頭,伸手將姚澤的車門打開,然後毋庸置疑的道:「你去副駕駛的位置。」

姚澤苦笑的點頭,「也好,麻煩你了。」

阮可人坐到駕駛位置後,抿嘴笑道:「麻煩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