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八十九章博弈(二)

第五百八十九章博弈(二)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2-01 02:06  字數:3704

姚澤按照沈江銘的吩咐,去將光碟複製了一份,因為沈江銘如今做的事情已經觸及到了很多人的利益,姚澤怕有人狗急跳牆對沈江銘不利,於是讓向成東這個一身功夫的高手暗中保護沈江銘。。

朝陽初升,沈江銘的專車緩緩朝著省委大院開了進去,一臉嚴肅的沈江銘推開車門,夾著公文包,腳步沉重的朝著辦公大樓走去,而姚澤坐在後排位置,望著沈江銘筆直著脊樑,腳步沉穩的越走越遠,神經變的緊繃起來,他緊緊的攥著拳頭,眼眶有些濕潤。

沈江銘這是在用他政治生涯中最後的力量在為自己博得最大的利益,不惜與省長斗與省委書記斗。

等沈江銘背影消失在姚澤的視線中後,沒一會兒姚澤電話響了起來,是常務副市長唐順義打來的,「你在沈市長的車裡嗎?」唐順義站在自己辦公室的玻璃窗口,望著下面一輛江平市車牌的政府車子,對姚澤問道。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在呢,我有些不放心。」

唐順義笑了笑,離開窗戶,坐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上來吧,到我的辦公室里來。」

姚澤去過唐順義辦公室兩次,所以算得上是輕車熟路。

到了唐順義的辦公室,姚澤順手將房門給關上,唐順義就笑著指著對面沙發,說:「坐吧,看你樣子很緊張嘛。」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點頭到:「是有一點。」

唐順義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問道:「你在緊張什麼?」

姚澤被唐順義問愣了一下,不過想想,自己只是擔心沈江銘,但是到底緊張什麼確實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見姚澤低頭沉默不語,唐順義笑了笑,繼續說道:「不用擔心,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姚澤抬起頭,望著唐順義柔和的目光,有些感動。

唐順義就道:「不要用這個表情看著我,我只是為了我女兒,如果不是我女兒非得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我不會幫你幹這種事情,昨天沈市長去我家找我談了很久,他把他的計劃全盤說給我聽了,雖然冒險卻不失為一個險中求勝的好辦法,他這是在用他的官位推你上去啊,如果不是他手裡攥著省長和書記忌諱的東西,這種特殊的情況根本難以實現。。」

「如果省長和書記同意了會是什麼情況?」姚澤問道。

唐順義將金絲眼鏡給摘了下來,放在辦公桌上,然後出聲道:「他下你上,你會頂替他的位置。」

姚澤默認,然後繼續問道:「如果失敗呢?」

「如果失敗了,說明事情談崩了,陳省長和王書記一定會對付沈市長,到時候沈市長恐怕……」唐順義看向姚澤,表情嚴肅的繼續道:「到時候恐怕連你都跑不了,好看:。」

姚澤聽了唐順義的話,咬牙切齒的狠聲道:「大不了這官不做了,如果敢傷害沈叔叔,我不會放過他們。」

「這種幼稚的話就不要從嘴裡說出來了,政治就是如此,你既然進來了,就得接受這個遊戲規則。」唐順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親自給姚澤倒了杯熱水,語氣溫和的道:「喝點水,年輕人性子不能急,否則什麼事情都做不好,既然走了仕途這條路,就不要想著不幹了,真不幹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落馬。」

姚澤不服的辯解道:「我自己不願意干又能怎麼樣?」

唐順義笑了起來,「你見過那個當官的自己願意不幹的?權利就像一個無形的漩渦,只會讓人越陷越深,越來越無法自拔,讓人迷失在其中,終身為之搏鬥。」說到這裡,唐順義嘆了口氣,憂慮的說:「我現在倒不怎麼擔心你當不上江平市市長,而是擔心你當上江平市市長以後,應付不來張愛民,以你的道行,和他斗簡直是雞蛋撞石頭。」

……

沈江銘推開省長陳安的辦公室房門時,陳安正在會客,那客人一身西裝革履看上去很有派頭,不過沈江銘並不認識,只是朝著陳安點點頭,聲音僵硬的道:「陳省長,我找你有些事情談。。」

陳安對於沈江銘的態度很不滿意,聲音有些責備的說:「沈市長,我這裡正有客人呢,你怎麼門都不敲就進來了。」

沈江銘也不管陳安高不高興,繼續重複道:「我有事情需要和你談談。」面色不改,完全沒有將省長陳安放在眼裡的表現。

陳安在客人面前掉了面子,不由得有些惱火,剛要發作,那客人就笑著起身道:「陳省長,那我就先告辭了,咱們的事情來人再談,看來這位領導很急,我就不打擾了,先行一步。」

「張老闆,真是抱歉……」陳安將那人送出門外後,回到辦公室板著臉對沈江銘道:「有什麼事情趕緊說,我這裡還忙著呢。」

沈江銘自顧自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去,冷笑道:「陳省長就這麼不待見我?」

陳安一臉不悅的望著沈江銘,道:「你究竟要說什麼?」

沈江銘動作不緊不慢的將公文包拉鏈拉開,然後從裡面取出一張光碟,輕輕放在茶几上,聲音淡然的道:「還是為了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事情。」

陳安見沈江銘將那份光碟擺在自己面前,臉色就有些陰沉起來,眯著眼睛望著沈江銘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我都和你說了,這件事情不能曝光,知道你們涉及到多少官員嗎?一旦事情曝光,咱們華北省就得政治大動蕩了。」

沈江銘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根本不會再忌憚陳安,聽了陳安的話,頓時冷笑的反問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