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八十四章月光朦朧的夜晚

第五百八十四章月光朦朧的夜晚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28 20:26  字數:3543

王素雅俏臉滾燙滾燙的,起身想要上樓去洗澡,卻發現身子軟弱無力,「小澤,你背我上樓。」王素雅望著姚澤嬌聲說道。

姚澤笑著點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在王素雅臉紅心跳的情況下一把將她的嬌軀給橫抱了起來,笑道:「姐,你真輕。」

王素雅將臉埋進姚澤胸膛,不再吭聲。

將王素雅抱到她的卧室,姚澤動作溫柔的將王素雅給平放在床上,然後趕緊蹲下身子去幫王素雅脫高跟鞋。

王素雅紅著臉,低聲道:「我自己來。」

「你別動。」見王素雅要起身,姚澤趕緊制止,然後握住王素雅的腳踝,輕輕將王素雅的黑色高跟鞋從腳上脫了下來,露出穿著白色短襪的嬌美的小腳。

王素雅見姚澤握住自己的腳踝,頓時就忍不住縮了縮腿,腳拇指不知覺的彎曲一下,看上去煞是可愛,「小澤,你……」

「姐,你的腳真美。」姚澤握住王素雅的腳板,感嘆的笑道。

王素雅含羞帶怒的嬌聲道:「不許你這麼說,否則我生氣了。」

姚澤怕真惹得王素雅生氣,關係又和以前一樣糟糕,頓時嚇的將手給縮了回去,悻悻的笑著望著王素雅。

王素雅見姚澤那副忌憚的模樣,頓時就抿嘴一笑,道:「以後給我老實點,不許胡鬧。」

姚澤悻悻點頭,然後笑道:「等我當了省長看你還怎麼反抗……」

王素雅破天荒的露出一個嬌俏可愛的表情,嬌聲笑道:「等你當了省長再說吧,現在還早著呢。」

的確,副廳級到正部級,看上去只有三個級別的差距,可是這其中的難度可以用難於上青天來形容,廳級和部級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那是經歷過無數艱難困苦爾虞我詐之後才獲得的上位者的氣場,姚澤自認為現在稚嫩的在省長眼裡像個孩子一般。

見姚澤有些心不在焉,王素雅就關切的柔聲道:「怎麼,這就氣餒啦?」

「當然不會。」姚澤挑了挑眉,笑道:「我是在想啊,等我真當上省長了,姐你不會又反悔吧?」

王素雅俏臉帶著一絲笑意的道:「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了?」

姚澤思索一下,笑道:「好像還真沒有。」

王素雅就睨了姚澤一眼,然後輕聲說道:「別胡思亂想了,去休息吧,我要洗澡了。」

姚澤又將王素雅另一隻高跟鞋拖下去,又幫她拿來拖鞋,才一副依依不捨的離開王素雅的卧室。

躺在黢黑的卧室,姚澤目光望著天花板,心思不定,心中突然變的有些煩悶,自己的身世,沈江銘的宿仇,以及接下來自己仕途道路該如何走,一切的一切如同一塊笨重的石頭壓在姚澤心底,讓他感覺有些出不過來氣。

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氣,從床上坐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起身走到了外面的陽台,望著隔壁陽台黑燈瞎火,估摸著王素雅已經睡著了,就在他扭頭看向另一邊時,突然發現陳媛媛家所在的陽台上站著一個身影,黑暗中,似乎也望著自己這個方向,姚澤心思不由得一動,走回房間拿出手機撥給陳媛媛。

電話那頭,過了好一會兒才接通,姚澤就出聲問道:「還沒睡吧?」

「你不也沒睡嗎。」陳媛媛沒好氣的道。

姚澤納悶的道:「你這是吃火藥了?」

陳媛媛輕哼一聲,道:「要你管。」

姚澤嘆了口氣,道:「心情不好,我過來找你,咱們喝兩杯?」

陳媛媛在電話裡面猶豫一下,然後才答應道:「過來吧,我可告訴你,今天不許碰我,否則有你好看。」

姚澤悻悻道:「我向黨保證,過來只是喝酒。」

陳媛媛聽了姚澤的話,不屑的撇了撇嘴,輕哼一聲掛斷了電話。

姚澤想到陳媛媛和洛貝琦都在別墅裡面,心裡就有些火熱,趕忙穿上衣服,然後拿起床邊的外套,輕手輕腳的推開卧室的房門,走到王素雅門口停頓了一下,然後轉向朝著樓下走去。

出了門,姚澤感受到外面凜冽的冷風,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然後趕緊將外套穿上,小跑的躥到旁邊一幢別墅,然後輕輕敲了敲房門,沒一會兒陳媛媛穿著一件白色的蕾絲睡衣,將門給打開,她一頭波浪卷玫瑰紅的頭髮披散在背後,少婦氣質顯露無疑。

姚澤朝著睡衣前面那高高隆起的酥胸瞟了一眼,然後悻悻笑道:「洛貝琦人呢?」

陳媛媛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道:「先睡了。」

姚澤走了進去,順手將門給關上,然後問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有心事嗎?」

陳媛媛匹自坐在沙發上,將抱枕抱在懷裡,點了點頭,道:「是。」

「什麼心事,公司的事情?」姚澤疑惑的問道。

陳媛媛輕輕嘆了口氣,道:「如果拿不到這筆資金,我的公司可能就要倒閉了,到時候可能就是身無分文了。」她可憐巴巴的望著姚澤,道:「如果真這樣了,你會養我么?」

姚澤笑眯眯的坐到陳媛媛身邊,將她摟在懷裡,然後道:「當然會,而且告訴你吧,你這筆資金一定會拿到的,不用擔心。」

「你就這麼用把握?」陳媛媛美眸望著姚澤,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道:「當然,我說沒問題就肯定不會有問題。」

陳媛媛似懂非懂的望著姚澤,眼眸突然閃過一絲狡黠,「你和那個李總不會是有那種關係吧?」陳媛媛在姚澤耳邊問道。

姚澤心虛的捂嘴咳嗽一聲,沒好氣的道:「胡說八道什麼,我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