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八十三章姐,你在撒嬌么?

第五百八十三章姐,你在撒嬌么?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27 23:35  字數:3694

更新時間:2013-11-27

從沈江銘家出來,姚澤有些失魂落魄,腦海中一直回想著沈江銘那悲憤交加的眼神,充斥著無盡的傷感和仇恨!

姚澤不知道沈江銘與誰結了仇,問了沈江銘,可是沈江銘沒告訴姚澤,只是說時機到了一定會說出來。

看沈江銘謹慎的眼神,姚澤明白那個人一定很難對付,否則以沈江銘瑕疵必報的性格不可能隱忍到現如今,一邊想問題,一邊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頭,一陣寒風吹過,姚澤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伸手將裡面的襯衣領子給豎了起來,護住脖子,這是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姚澤掏出手機,見是王素雅打來的,不由得一笑,然後接通。

王素雅剛應酬完政府領導,從飯店出來,讓她的秘書先走,然後才打給姚澤問道:「小澤,你回家了沒?」

姚澤站在街頭,踱著腳,感覺有些冷,聲音有些抖的道:「沒……沒呢,剛才沈市長家出來,正準備回來,你事情忙完了?」

「對啊,我也剛應酬完領導呢,你在什麼地方?我現在開車去接你。」

……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一輛銀色寶馬緩緩停在了街頭,姚澤附近的位置,車窗打開,王素雅將頭伸出一點,朝著姚澤喊了一聲,姚澤正低頭想著事情,聽見王素雅的聲音,他抬頭笑了笑,然後趕緊小跑過去,坐在了副駕駛位置,打趣道:「在不來我可就凍死了。」

王素雅朝姚澤望了一眼,然後微微蹙眉,柔聲責怪道:「怎麼不多傳點衣服,多冷的天啊。」

姚澤悻悻道:「白天倒還好,就是晚上從屋裡出來有些冷。」

「事情談的怎麼樣了,工業區開發的項目拿下來沒?」姚澤出聲問道。

王素雅搖頭道:「有三家勢力比較強的公司在競爭,困難比較大。」

姚澤就笑道:「我幫你吧。」

王素雅搖頭道:「算了吧,我可不想讓你濫用私權。」

姚澤道:「我啥都不幹,就是給負責的領導打個招呼。」

「那也不行,小澤啊,你可不許胡來,你可答應我了要當時省長呢,可別為了這些小事把自己前途給毀了。」王素雅抿嘴笑了笑,委婉的拒絕。

姚澤了解王素雅的性子,也就不再堅持,點頭道:「那成吧,你自己解決,有什麼困難就告訴我,別自己硬抗知道嗎。」

王素雅輕輕點頭,然後道:「陪我去一個地方。」

姚澤疑惑的道:「什麼地方?」

王素雅沒有回答姚澤,車子慢慢朝著郊區行駛了去。

到了墓場,姚澤才知道王素雅來的目地。

明天就是姚澤母親四周年忌日。

停好車子,王素雅伸手將後排位置的一束百合花給拿了起來,然後對姚澤笑道:「下車吧。」

姚澤擠出一絲笑意,點點頭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王素雅見姚澤穿的單薄,就提醒道:「車裡有一條毛毯,帶上吧,否則待會兒會很冷。」

姚澤拿著毛毯和王素雅一起朝著母親的墳地走去。

深夜,墓地四周黑燈瞎火,天氣又有些冷,一陣陣冷風刮在樹上發出簌簌的怪聲來,姚澤苦笑道:「姐,你不怕嗎?」

王素雅一臉平靜的道:「怕,不過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姚澤聽了滿心感動,伸出胳膊摟住王素雅的肩膀,和她並肩前行。

「姐,我們好久沒一起來看媽了。」姚澤輕聲感嘆道。

「是啊。」王素雅帶著一絲悵惘的道:「小澤,有時候想想聽對不起咱媽的,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待會兒比親生女人都好,可是在她去世後,我卻沒好好照顧你,我……」

「好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那時候是我不好惹了你,以後我們再也不生對方的起了,好好的生活。」

「恩。」王素雅輕輕答應一聲。

兩人走進一條羊腸小道,寒冷的秋風吹的姚澤打了個寒顫,也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被周圍陰森的氣氛給嚇倒,他身子有些哆嗉,就將毛毯給圍了起來,然後對王素雅道:「我先披一會兒,待會兒給你。」

王素雅道:「沒事兒,我不冷,穿的挺厚。」

姚澤見王素雅確實穿的挺厚實,穿著一條合體的制服西裝套裙,外面還裹著剛才從車裡拿出來的一件厚實的齊腿的羽絨衣,就笑道:「你是不是都想好了,今天晚上過來?」

王素雅抿嘴笑道:「對是,晚上守在墳前,等著轉鍾吧。」

兩人走到一處墳前,止住了腳步,姚澤將手裡的電筒對著墓碑,望著墓碑上熟悉的笑臉,眼眶有些濕潤了,他將手裡的百合花輕輕放在墓碑前,然後輕聲道:「媽,我和素雅姐來看您了,您過的還好嗎?兒子好想你。」姚澤說著話眼淚忍不住的流淌出來,心裡想著母親這些年的不易,心裡感到心酸,同時更加痛恨自己那個無情無義的親生父親。

姚澤通過納蘭冰旋以及劉曉嵐的對話大概的知道猜測到,也許燕京林家就是自己出生的地方,但是他又不怎麼敢確定,畢竟林家屬於什麼家族,普通人是望塵莫及的,姚澤自認為自己只是個普通人,怎麼能是皇親國戚呢。

李鴻德曾經是國家總理,如果姚澤真是林家子孫,那麼就是前任總理的孫子,想到這些,姚澤都感覺不現實,所以一直不敢確定燕京的林家是不是自己真正的家。

王素雅來到姚澤身邊,與他並排站在一起,望著墓碑上女子溫和的笑意,美眸中閃爍著晶瑩的淚滴,她伸手摟住姚澤的腰身,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