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七十九章惡毒的報復

第五百七十九章惡毒的報復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26 00:56  字數:3622

「你起來吧。當年,在你大哥之前,你的那場車禍也是那人乾的?」林鴻德聲音變的有些顫抖,內心的怒火讓他雙手變的哆嗉起來。

林萬山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痛苦之色的點頭道:「如果不是那次車禍,如今我也不會連個小孩都沒有。」

林鴻德彷彿一下子老了十歲,臉上全是悲哀之色,他聲音不再想剛才那般洪亮,低聲問道:「這麼多年,一點線索都沒有?」

林萬山搖頭道:「也許那人以為我們林家到我這一代便要絕後了,所以他才沒有再做出行動,這些年我一直盯著孫家和李家,他們都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爸,你說納蘭家……」

「不會。」林鴻德擺手道:「絕對不會是納蘭家,當年我確實是得罪了太多人,沒想到這些人會如此歹毒的報復……」

「納蘭冰旋有沒有給您提供一些什麼有用的訊息?」林萬山突然問道。

林鴻德搖頭,輕嘆一聲,道:「原本她打聽到了,當年和她一起來我們林家的那個納蘭德的部下,可惜她去晚了一步,兇手已經將那人給害死了。」

「沒在那人家找到什麼線索?」林萬山皺著眉頭,繼續問道。

林鴻德搖頭道:「原本是有一個記事本,也許可以從那個本子上找到一點線索,可惜被那殺手給奪走了。」

林萬山道:「看來那人確實是知道一點什麼內情,否則兇手不至於二十年後還要去殺了他。」

林鴻德道:「如果納蘭冰旋不查這件事情,也許那個人現在還活著。」

林萬山點頭道:「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時間,很多事情都會浮出水面的。」

……

一天後,副省長唐順義與姚澤等人離開了燕京,回淮源市。

回去的隊伍中多出了一人來,自然是被納蘭錦發配到了淮源的納蘭離。

快下飛機的時候,唐順義將姚澤叫道了他身邊,笑道:「將納蘭離交給你沒問題吧?」

姚澤苦笑道:「把這麼個大少爺交給我不好吧?」

唐順義道:「你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一切不變,給他弄個空閑的職位就是了,現在也沒合適的位置給他,讓他先到你那裡打磨打磨,這樣我才放心。」

姚澤問道:「那我給他安排個什麼職務呢?」

唐順義思索一下,笑道:「要不讓他給你做秘書?」

「這可不行。」姚澤趕緊擺手道:「他這種大少爺我不放心,秘書活需要細心的人來做,他做不了。」

「那你就看著安排吧,別讓他在咱們淮源捅婁子便可以了。」唐順義交代道。

姚澤點頭答應下來,又重新做回了自己的位置。

和姚澤同一航班的還有陳媛媛和洛貝琦,不過有唐順義在,兩位美女並沒有和姚澤打招呼,裝作不認識一般。

納蘭離坐在姚澤身邊,望著他斜對面的陳媛媛,低聲笑眯眯的對姚澤道:「那不是陳小姐嘛,怎麼沒過來和咱們打招呼,什麼情況啊?」

姚澤閉著眼睛道:「你傻啊,咱們省長就在後面呢,她們能過來打招呼嗎。」

「這有什麼問題,我怎麼感覺你在心虛?」納蘭離盯著姚澤,笑了起來。

姚澤睜開眼睛,瞪了納蘭離一眼,悻悻道:「你一大老爺們怎麼整天這麼多八卦?」

納蘭離撇嘴道:「不是我八卦,只不過是你和陳媛媛表現的太過密切罷了,眼不瞎的都能看出來。」

姚澤聽了納蘭離的話,古怪的朝他笑了笑,道:「你知道剛才唐省長過去找我嘆的什麼嗎?」

納蘭離望著姚澤的笑臉,心裡瘮的慌,不由得問道:「說啥了?」

姚澤挑眉得意的道:「他把你交給我了,也就是說,你的前途掌握在了我手裡!」

納蘭離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獻媚的笑了起來,道:「姚澤哥,那啥,沖著咱們這關係,你總不至於吭我吧?」

姚澤哼了一聲道:「那可說不準,看心情咯。」

納蘭離信誓旦旦的保證道:「以後我就以姚澤哥你唯首是瞻了,只要姚澤哥賞我個清閑威風的官職。」

「清閑威風?」姚澤笑了起來:「你倒是想的很美,清閑的工作威風不起來而威風的工作也清閑不起,你自己挑吧。」

納蘭離想了想,咬牙道:「你就給我個清閑的工作吧!」

姚澤搖了搖頭,道:「你不打算繼承你爸的衣缽?」

「得了吧,就我?是混仕途的料?」納蘭離自嘲的笑了笑。

姚澤就道:「這可不好說,兩年半以前,我也認為自己不是當官的料,現在不也照樣慢慢爬起來了,雖然還沒到封疆大吏的程度,但是在我這個年齡也不差了,所以任何事情都不是那麼絕對的。」

納蘭離道:「還是算了吧,我對仕途沒什麼興趣,先混著吧,以後找機會做點其他事情。」

姚澤笑道:「人各有志,不過只要不做犯法的事情,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以你們納蘭家的實力,你以後幹什麼都不會差到那裡去。」

納蘭離聽了姚澤的話,就喜滋滋的道:「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吧。」

姚澤和納蘭離正聊著天的時候,陳媛媛起身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然後笑眯眯的站在納蘭離身邊,道:「我們可以換個位置嘛?我有些事情想和姚澤商量一下。」

納蘭離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笑著點頭道:「那你們聊吧。」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朝著姚澤曖昧的擠了擠眼。

「你這啥事不能回家再說啊?」姚澤沒好氣的瞪了陳媛媛一眼。

陳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