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七十一章鋒芒畢露未必好

第五百七十一章鋒芒畢露未必好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22 00:52  字數:3509

更新時間:2013-11-21

在張兼的帶領下,姚澤進了農業部辦公大樓,在三樓最裡面的一件辦公室止住了腳步,張兼站在許部長辦公室門口低聲對姚澤道:「姚廳長,給你提個醒,辦公室不只是有許部長,何副總理也在呢。」

姚澤驚詫的瞪大眼睛,有些緊張的道:「何副總理?他……他來這裡做什麼?」

張兼笑道:「自然是來找你的,別緊張有什麼說什麼就是了,當然范忌諱的事情可別亂說。」

姚澤苦笑一下,心想你這不是說廢話嗎。

房門被張兼輕輕敲響,裡面傳來李莊嚴沉著的聲音:「請進!」

張兼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小心翼翼的將辦公室的門給推開,對坐在沙發上喝茶的李莊嚴道:「許部長,姚廳長來了。」

許莊嚴笑著點頭,朝著張兼身後的姚澤看了一眼,道:「快進來,姚澤。」他沒有去喊姚澤的官職,直呼其名估摸著想讓姚澤心裡輕鬆一些。

姚澤面對這種級別的大人物說不緊張那絕對是吹牛的,他擠出笑意的道:「許部長您好。」

許莊嚴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擺手道:「過來過來,別這麼緊張嘛,我們又不是老虎。」他讓姚澤到他身邊去,然後又扭頭對張兼吩咐道:「小張啊,給姚澤倒杯水來。」

「誒。」張兼答應一聲,趕忙去拿被子給姚澤倒水,躬腰將茶杯放在茶几上,偷偷看了一眼許莊嚴旁邊的西服男子,然後站直了身子,道:「許部長,沒什麼事了我就去幹活了?」

「嗯,你去吧,有事再叫你。」

等張兼離開辦公室後,許部長笑眯眯的對姚澤道:「姚澤啊,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看長相應該有些面熟吧?」

姚澤那裡敢直視何安國,只是悻悻的點頭道:「何總理,我知道呢。」

何安國一直都是一副不悲不喜的表情,臉上看不出任何波動,只是他打量姚澤的時候帶著意思凡夫俗子的意味,將姚澤從頭到腳的看了一邊,直把姚澤看的坐立不安時,他才終於露出一絲笑意,伸出手道:「小姚,很不錯嘛!」

姚澤見何安國伸出手來,於是趕緊伸了過去,感覺自己的手有些顫抖的和何安國握在了一起,何安國感覺到了姚澤手心的冷汗,將姚澤的手鬆開,然後笑道:「不必緊張,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可別把你這國家棟樑嚇壞了我的罪過可就大了。」說完他哈哈笑了起來,一旁的許莊嚴也跟著笑了起來,姚澤臉色雖然在笑,但是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別提有多彆扭,只是他自己察覺不到而已。

一番寒暄之後,許莊嚴切入主題,對姚澤道:「我相信你也知道我和何總理喊你來的目的吧?」

姚澤雙手握著茶杯,輕輕點頭道:「嗯,應該是為了農改的事情吧?」

許莊嚴笑著點頭道:「你的方案我們農業部和資深專家已經探討過,完全可以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而且你的方案我已經呈遞到了上面去只等著審批下來便可以實施了。」姚澤自然知道許莊嚴說的上面是什麼意思,心裡竟然有些狂熱起來。

「許部長,我需要做什麼嗎?」姚澤趕緊問道。

一旁的何安國就道:「這就是我今天來的目的。」何安國笑著問道:「姚澤同志,你有興趣來農業部工作嗎?」

姚澤聽何安國如此問,心裡第一反應便是極度興奮,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到皇城裡來當官,姚澤自然是求之不得,嘴上想答應,心裡卻又有些猶豫起來,前幾天和沈江銘通過電話,聽沈江銘的語氣似乎為自己鋪好了道路,姚澤冷靜下來想想,覺得來燕京工作不一定見得是好事,猶豫資歷太淺,姚澤摸不清裡面的門道,想聽聽沈江銘的意見再做決定,於是帶著歉意的和何安國道:「何總理,因為我們農業廳那邊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處理,這會兒就實在是沒法馬上確定下來,能不能給我幾天時間考慮一下?」

何安國笑著點頭道:「不急,我只是想聽聽你的意見,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不勉強你,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和你深入探討一下有關農改方面的具體措施以及實施辦法,到時候我去做報告的時候也不至於似懂非懂弄出笑話來……」

……

姚澤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農業部的,只感覺和做夢一樣,自己這次的燕京之行,竟然見到了三個國內頂尖的大人物,林鴻德、納蘭初陽、何安國,哪一個不是跺一跺腳全國都要震動的角色,副廳長李國定說的每次,全國農業代表大會確實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啊。

感慨不已的走出農業大廳,身後的張兼追了上來,氣喘吁吁的跑到姚澤身邊,笑道:「姚廳長太不夠意思了,怎麼這就走了,晚上咱們哥倆去喝幾杯?」

因為姚澤心裡還裝著事情,農業部到底要不要來姚澤還得詢問沈江銘的意見,自然沒什麼心情和張兼吃飯,就婉拒的笑道:「張大哥真是抱歉,晚上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這樣吧,抽個時間我請你可好?」

「這樣啊,那真是太可惜了,不過辦正事要緊,姚廳長最近幾天不會離開燕京吧?」張兼出聲問道。

姚澤苦笑道:「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得看領導的安排,不過最近幾天應該走不了。」

「那就好,這兩天我有時間了再聯繫你,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張兼笑道。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和張兼寒暄了幾句然後離開農業部,坐上了等在大門口的車子,深深的吁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