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六十九章納蘭冰旋

第五百六十九章納蘭冰旋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21 00:28  字數:3495

酒吧震耳u聾的聲音讓納蘭冰旋微微蹙起了柳眉,一名穿上迷你裙的年輕服務員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對姚澤和納蘭冰旋道:「兩位晚上後,先前有訂位置嗎?」

姚澤搖頭,知道納蘭冰旋不喜歡在外面,就問道:「還有包廂沒?」

那名女服務員笑著點頭道:「包廂還想呢,不過最低消費一千九百八十八。」

「你是怕我出不起嗎?」姚澤見女服務員不是先帶他們去包廂,而是先把價錢報出來,不由得有些生氣。

女服務員見姚澤惱火,頓時悻悻的吐了吐舌頭,小心翼翼的解釋道:「先生,您有所不知,咱們這裡定下來的規矩是先付錢再消費呢,去包廂得先交兩千的押金,真是抱歉。」

姚澤伸手去拿錢夾子,納蘭冰旋已經拿出一張金卡遞給女服務道:「刷我的。」

姚澤不好意思的笑道:「怎麼好意思讓你花錢。」

納蘭冰旋不以為然的道:「我是叫你出來的,自然是我掏錢。」

姚澤大致的了解納蘭冰旋的ig子,也就不去和她掙著買單的事情。

刷完卡,在女服務員的帶領下,姚澤和納蘭冰旋進了一個豪華小包廂,沒一會人酒水全上齊,納蘭冰旋打開一瓶紅酒,然後將高腳杯倒滿了一杯,然後對姚澤問道:「你喝什麼?」

姚澤打開一瓶冰銳,悻悻笑道:「我就喝這個吧。」

納蘭冰旋打量了姚澤一眼,倒是把姚澤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前幾才來燕京時喝的差點暈死過去,現在看了酒都有些害怕,所以姚澤選了這種沒多少度數的雞尾酒。

「要不……要不我換別的?」姚澤試探的問道。

納蘭冰旋沒多少語氣的道:「隨你吧。」她端起高腳杯也沒說和姚澤碰杯,自顧自的喝了起來,一下便是半杯,姚澤看的膛目結舌,納蘭冰旋酒量啥時候變這麼好了?

納蘭冰旋自顧自的在一旁喝酒倒是讓姚澤哭笑不得,心想,竟然喜歡一個人喝酒,幹嘛多此一舉喊我出來呢?

「你有心事?」見納蘭冰旋兩口喝完一杯紅酒,又往杯子里倒,姚澤就忍不住問道。

納蘭冰旋倒滿一杯,將酒瓶放心,然後看了姚澤一眼,道:「你不是當官的么?察言觀色是最基本的本領吧?這種事情還用問我!」

姚澤抿了一口『冰銳』,只感覺和納蘭冰旋說話時總是容易詞窮。

坐在包廂里,兩人各自喝各自的酒,包廂倒是顯的有些沉默,姚澤就悻悻道:「要不要唱歌?」

納蘭冰旋思緒有些飄忽的搖頭,姚澤便站了起來,給自己點了一首老歌,《在他鄉》跟著旋律輕輕哼唱了起來……

納蘭冰旋手裡端著高腳杯,美眸凝視著姚澤,眼神有些飄忽……

那時候他三歲,納蘭冰旋五歲,兩人一起聽的最多的就是這首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雖然不懂歌詞的意思,但是兩人都很喜歡哼唱這首歌曲,如今物是人非,他又在什麼地方呢?

納蘭冰旋望著深情演唱的姚澤,恍惚間回到了很多年前,兩人才相識的時候,那時候他似乎才剛剛換掉開襠褲吧?

納蘭冰旋獃滯的表情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不知足中,一行清淚從美眸中緩緩流出,順著臉頰滴落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一曲畢,姚澤才發現納蘭冰旋淚流不止,頓時嚇了一跳,趕緊放下話筒,坐過去問道:「納蘭小姐,你怎麼呢?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納蘭冰旋從來沒在外人面前流過淚,即便是家人都沒有過,今天突然聽到這首歌,想起多年前的往事,心裡的思念和抑鬱之情無法壓抑,眼淚便止不住的如同泉水一般不住的往外流。

「哎。」見納蘭冰旋不吭聲,姚澤輕輕嘆了口氣,也不再開口詢問,開了一瓶洋酒,給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他微微蹙眉,依然喝不慣洋酒的味道,總感覺如同馬尿一般難喝,就把瓶子放在一旁,打開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後輕聲道:「想開些,不管任何事情,只要儘力了,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合,即便最後不如意,至少自己努力了。」姚澤像是在對納蘭冰旋說,又像是在默默自語。

納蘭冰旋將姚澤的話聽在心裡,輕輕摸了一下眼睛的淚水,端起桌上的高腳杯一口將大半杯紅酒一口給喝了,然後目光直視姚澤,語氣堅定的道:「不管他在哪裡,我一定會找到他。不管是一年,十年,還是……一輩子!」

姚澤苦笑,有些羨慕那個男人,「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又為你做了什麼,值得你這樣?」

納蘭冰旋此時已經有了醉意,原本清澈的美眸變的有些飄忽迷離,姚澤的問話讓她笑了笑,慘然中帶著傷感,讓人心疼,「他救過我。」姚澤看向納蘭冰旋的時候,納蘭冰旋又加了一句,「那時候他三歲我五歲,用他稚嫩的小手,頑強的將我從煤氣中毒的洗手間給拖了出去。」

「拖?」姚澤疑惑。

納蘭冰旋笑了笑,眼眶濕潤,「那時候他才三歲,能拖動我已經很不錯了,之後他也因為受到煤氣的原因暈了過去,差點沒醒過來……」

「哦。」姚澤輕輕應了一聲,心裡不好受的道:「救命之恩啊。」姚澤不知道的是,其實在無意間納蘭冰旋這個冷漠卻極品漂亮的女人已經慢慢進入了自己的內心,聽著納蘭冰旋將那個人的事情,姚澤內心有些酸楚起來。

「也算得上是救命之恩了。」姚澤笑了笑,然後道:「所以你就以身相許了?」

「不,我和他的事情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