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六十六章你想幹嘛?

第五百六十六章你想幹嘛?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20 00:09  字數:3532

李芳然聽了納蘭離要去華北的事情,頓時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放下手中的葡萄,出聲問道:「我怎麼不知道這個事情?」

納蘭離笑眯眯的道:「這不是還沒來的急和你說嘛,我爸今天才和我說這個事情,原本我不樂意,但是他下了死命令必須讓我去,我也沒辦法啊。」

李芳然情緒有些低落的道:「你走了我咋辦?」

納蘭離將李芳然納入懷裡,柔聲道:「沒事,如今科技這麼發達,想見你了,我一個飛機就飛過來了,要不你別演戲了,跟我一起去華北吧。」

李芳然輕輕推了納蘭離一下,感覺在眾人目睹下本納蘭離抱著有些難為情,就輕輕睨了他一眼,嬌聲道:「我不演戲你養我?」

「好啊。」納蘭離笑著點頭。

李芳然撇嘴道:「我才不要,女人得獨立,否則就沒有地位可言,是吧,阮小姐。」李芳然將目光看向這裡唯一的女性阮可人。

阮可人聽了李芳然的問話,無不同意的笑著點頭,道:「女人確實應該經濟獨立,如今的社會,靠男人是靠不住的。」

正說著話的時候,包廂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一聲嬌媚的聲音穿入包廂中:「我也同意這話。」陳媛媛取下墨鏡,帶著一絲淺笑的走了進來,高貴的氣質和嬌艷的臉蛋立馬讓房中的納蘭離和李晨感到了驚艷。

作為同行,李芳然第一眼便認出了陳媛媛,李芳然入行的時候陳媛媛已經是國內頂尖的明星,此時瞧見陳媛媛突然出現在包廂,李芳然詫異的站了起來,瞪著眼眸不敢確定的問道:「你是媛媛姐?」

陳媛媛抿嘴笑著點頭,然後看了李芳然兩眼,笑道:「李芳然,我看過你演的戲,很不錯。」

李芳然一臉欣喜,「是嗎,多想媛媛姐誇獎,真是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當年你離開了娛樂圈可是造成了不小的轟到,真是為你感到惋惜。」

陳媛媛直接走到姚澤旁邊位置坐下,然後將皮包放在腿上,才笑道:「沒有什麼好惋惜的,每個人選擇的道路都不同,我覺得現在的生活比在娛樂圈更加充實,女藝人想要在娛樂圈混好,要麼有後台,要麼有運氣,要麼就是被潛,逃不了這三種模式。」

因為李芳然混在娛樂圈就不好去接這個話題,只是悻悻笑了笑,又舀起葡萄吃了起來,不再去說這個話題。

酒菜上齊的時候,李晨才悻悻的開口讓陳媛媛給她簽了個名,沒想到李晨當年竟然是陳媛媛的腦殘粉,怪不得陳媛媛來後,李晨機會沒有吭聲,原來是看見偶像,心裡激動。

納蘭離不由得打趣李晨道:「我好像記得你的偶像不是蒼井空嗎?」

李晨尷尬的瞪了納蘭離一眼,反駁的道:「那能一樣嗎?媛媛小姐在我心裡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說到這裡姚澤不由得感到好笑,自己前不久才將陳媛媛給侵犯呢,如果李晨知道這個事情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姚澤請幾人吃飯原本就是為了感謝他們,幾人接觸不多,倒是沒法敞開了話題聊,吃完飯,李晨建議再次ktv娛樂一下,因為李芳然演戲趕了好一段時間的進度,納蘭離好久沒和李芳然親熱,不想將晚上寶貴的時間給浪費了,就搖頭不願意去。

既然納蘭離不去,晚上的活動自然就沒法進行了,分別前,納蘭離拍了拍姚澤的肩膀,道:「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在淮源見面了,到時候可得關照這我。」

姚澤苦笑道:「我一個芝麻鸀豆的官怎麼關照你。」

納蘭離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道:「副廳級還算芝麻鸀豆的官?你野心不小啊。」納蘭離發出兩聲怪笑,然後對著姚澤擺了擺手,然後開車揚長而去。

陳媛媛晚上是奔著姚澤來的,阮可人自然知道這會兒該是主動消失的時候,也沒問姚澤要不要回駐京辦,只是說晚上喝了些酒有些頭暈,先回家休息。

就只剩下姚澤、陳媛媛和李晨,倒是李晨很不會使眼色,一副獻媚模樣的道:「媛媛姐,你要去什麼地方啊,要不我送你吧。姚澤沒事你就先走吧,我來送媛媛姐。」李晨朝著姚澤笑眯眯的道。

姚澤苦笑不已,點頭道:「那好吧,把這個機會讓給你了。」

李晨聽了姚澤的話,頓時大喜。

倒是一旁的陳媛媛嫵媚嬌俏的臉蛋對著姚澤偷偷瞪了一眼,然後帶著笑意的對李晨解釋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和姚澤還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交談,你先走吧。」

李晨原本喜悅的表情一下子淡了下來,鬱悶的朝著姚澤看了一眼,心想有什麼事情白天不能嘆,還非得晚上?

不過陳媛媛如此開口了,李晨也不好再堅持,只能鬱悶的點頭,然後扭頭幽怨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般看了姚澤一眼,道:「那我就先走了,這個任務還是交給你吧,可要照顧好媛媛姐,咱們電話再聯繫。」

姚澤笑著點頭,望著李晨的保時捷飛奔而去,扭頭望著嫵媚動人的陳媛媛,調笑的道:「人家這麼熱心的想要送你,你幹嘛拒絕?」

陳媛媛踏著高跟鞋嬌怒的走動姚澤身邊,伸出白皙的手就去扭姚澤的耳朵,「你這混蛋,是不是個人。」

姚澤吃痛一下,趕緊拍開陳媛媛的手,齜牙咧嘴的道:「我怎麼不是人了,不就是把這個機會讓給了那小子嗎,這和是不是人有關係?」

陳媛媛咬牙切齒的道:「你這混蛋對我做了那種事情,現在就撇開,沒那麼容易!」

聽陳媛媛這麼說,姚澤心裡倒是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