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五十章正房和小三的鬥爭(一

第五百五十章正房和小三的鬥爭(一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12 03:32  字數:3867

走出林鴻德的大院,姚澤重重的鬆了口氣,然後感嘆的道:「真是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見上林鴻德這種人物,還有,納蘭冰旋,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納蘭初陽老首長的孫女,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

納蘭冰旋將車門打開,聽了姚澤的感慨,出聲道:「沒什麼可驚訝的,你以後說不定能混到林爺爺那種級別去也沒個准。」

「總理啊?」姚澤苦笑道:「挖苦人也不帶這樣的吧,那種高度我自認為我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到那種級別是需要超凡入聖的境界和大氣運的人才能行的,我嘛,我還是老老實實的一步步的向前走。」

到了駐京辦門口,納蘭冰旋將車子還給姚澤,然後笑道:「今天謝謝你了。」

姚澤擺手道:「可別這麼說,應該是我感謝你才對,讓我見了我偶像一面,晚上恐怕得失眠了。」

納蘭冰旋朝著姚澤擺了擺手,道:「再聯繫吧,我得走了。」

姚澤就問道:「你去什麼地方?」

納蘭冰旋道:「當然是回家啊。」

姚澤恍惚間醒悟,還是沒能完全接受納蘭冰旋是納蘭初陽孫女的這個事實。

望著納蘭冰旋美麗的倩影漸漸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姚澤輕輕吁了口氣,苦笑的低聲自語道:「這種女孩子註定和自己得擦身而過……」

「喲,姚廳長啊,唐省長等你老半天了,你快跟我過去吧。」唐順義的秘書劉大志在門口瞧見姚澤,面露焦急之色道:「你的電話也打不通,唐省長讓我來找你,我這上哪去找啊,等得都快急死了。」

姚澤掏出手機,這才發現沒電了,跟在劉大志身後,姚澤小心翼翼的問道:「劉秘啊,唐省長找我幹嗎?」

劉大志搖頭道:「這個我哪能知道,應該不是什麼小事吧,否則也不會催促我幾遍,讓我找你。」

姚澤心裡有些忐忑,該不會是剛才瞧見了納蘭冰旋,覺得我又在招蜂惹蝶?想要教訓我把?

劉大志輕輕敲響唐順義的房門,推門走了進去,姚澤才回過神跟著他屁股後面走了進去。。

唐順義正坐在沙發上翻看著文件,瞧見兩人進來,他將老花眼鏡取了下來,然後對劉大志道:「小劉啊,沒你的事了,你先去忙吧。」

劉大志點頭答應一聲,恭敬的退了出去。

唐順義就笑眯眯的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對姚澤說的:「過來坐,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姚澤悻悻一笑,走到唐順義身邊坐下,然後心虛的道:「唐省長要問什麼?」

唐順義將文件放在玻璃茶几上,然後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開門見山的問道:「納蘭姑娘和你是什麼關係?」

聽了唐順義的問話,姚澤心裡一突,看來真是要找自己麻煩啊。

姚澤趕忙解釋道:「唐省長,您別多想,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關係,並不是您想的那樣。」這唐順義還沒怎麼問呢,姚澤便有些自亂陣腳了,果然還是太過青澀。

唐順義聽了姚澤的解釋,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半響才止住笑,瞪著姚澤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姚澤悻悻的道:「難道不是和納蘭冰旋有關?」

「當然和她有關,但是我不是懷疑你和她有什麼特殊的男女關係,我只是問你,你和她朋友關係如何?」

姚澤想了想,小心的回到道:「應該還算不錯吧,。」姚澤覺得他和納蘭冰旋關係不錯,但是並不知道納蘭冰旋有沒有把他當成什麼好朋友,所以回答起來有些心虛。

唐順義就點了點頭,道:「我這次來燕京的主要目的其實就是見納蘭初陽一面,不過納蘭初陽自從退下去後就宣傳不見外人,我的想法是……」說到這裡,他望著姚澤,道:「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姚澤木訥的點頭,唐順義見了就欣慰的笑了起來,不過臉上剛露出笑,見姚澤又是搖頭,他嘴角不由得抽搐一下,嘆氣道:「真不知道你這副廳長的位置是怎麼當上去的,簡直就是個榆木疙瘩腦袋。。」

唐順義直接對姚澤說開了的道:「你幫我安排一下,讓納蘭冰旋給我引薦一下納蘭初陽。」

姚澤這才明白感情找自己的真正目的其實是為了讓納蘭冰旋幫著唐順義引薦到納蘭初陽那裡去,不是為了給自己女兒出頭。

姚澤當下就點頭,道:「這個事情我可以去求納蘭冰旋幫幫忙,不過能不能成我可說不準。」姚澤故意用到求這個字眼,其實就是讓唐順義記自己一個恩情,要說姚澤是個榆木疙瘩腦袋,那還真是太瞧不起他了。

唐順義自然能夠體味出姚澤話里的含義,就笑眯眯的點頭道:「你好好去辦這事,這件事情不管成與不成,我都給你記一功。」

姚澤就悻悻道:「給唐省長辦事情可不敢邀功,不過事情我一定儘力給辦好。」姚澤不知道唐順義為什麼要見納蘭初陽,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們這個級別的人物所做的事情不是姚澤能夠隨便揣摩的。

唐順義聽了姚澤的話,就點頭,然後問道:「有煙嗎?」

姚澤趕緊從口袋裡掏出煙來,遞給唐順義,然後幫他點上,姚澤見唐順義眯著眼睛吸了一口煙後,將煙霧吐出來,才出聲道:「和小敏處的怎麼樣了?」

姚澤原本以為唐順義會和自己說一些政壇的事情,沒想到說的是他和唐敏感情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尷尬起來,咳嗽一聲後,給自己也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心中篤定後才出聲說道:「我們關係